第四十八章 :喝酒后的邪火

小说: 男人不窝囊 作者: 一时激动 更新时间:2016-09-11 20:17:37 字数:3736 阅读进度:48/474

我当即说:“清姐,别拐弯抹角,直说吧,怎么样才能办成这件事?”

林清转头看我一眼。笑着说:“你真的很聪明啊,我刚去你家,向人打听你,人家你以前傻。现在好像有些变,不过,还有些傻,把说好的老婆放跑。你不会是装傻。借机沾人家的便宜吧?”

“呵呵,别听人家乱说,清姐,你别转移话题,我心里焦急的很。”我看着前面的路,声音有些急切。

“好吧,不再逗你,清姐知道那个吕镇长软肋,只要能击中这个软肋,吕镇长会站在你这边,要是你击不中,估计街道办主任还是张大成。”林清开着车,不紧不慢地说道。

“什么软肋,难道还要我才行?”我疑惑地问。

“对,咱们两个,或者再找个比我年轻点的女人,但必须要漂亮才行。那个家伙唯一的弱点,就是女人,咱们给他来个仙人跳,明白吗?”

“知道,仙人跳我倒是听说过,就是让一个女人当诱饵,等上钩后,我们随后出现,开始勒索……是这种吧?我以前在外地打工,有人遇到过,不过这可是犯法的,很容易出事儿。”

“你呀,又不是让你打劫他,只是趁他睡觉,拍几张他的照片,到时候,要他两不相帮,即便他报警,你又没有要挟他给钱,或者办坏事,法律上讲,没有多大责任,况且,他绝不敢报警的。当然,这是你的事,要是不敢,就回家吧,这条路没希望。”

林清说着,把车停了下来,眼睛盯着前面的路,脸上很是轻松。

我沉默一阵,低声说:“行,我做,不过找女人……”

“要是简单找女人,清姐可不缺,美容院不少漂亮女孩子,可是那些女孩子,大多被姓吕的搞过,都认识,并且还容易走漏风声,要找,必须是姓吕的不认识,还要事后能保密的。”

“说到这个,我倒有个可以信任的女人,人真的很会演戏,长得也很漂亮。”我想到了吴美丽,觉得吴美丽最合适不过了。

于是针对吕镇长的圈套就设计好了。

傍晚,我亲自去找吴美丽,吴美丽看到我,神情很是紧张,低声说:“磊子,你想干嘛?你亮子哥出去买东西,随时会回来的,你……”

我说:“别紧张,我来找你是想请你帮个忙,放心,不会让你白帮,只要这事成了,你借我的钱,一笔勾销,而且这件事成了,对你家也有好处,要不然,张大成还是街道办主任,咱们后面那个小广场,真的要跳广场舞,你想睡个安稳觉也难了。”

“那你快说,什么事?你还办不成,找我一个女人,又不会打架,又没钱……”吴美丽低声说道。

“长话短说,张大成背后就是吕镇长,那个姓吕的不是个好东西,喜欢女人,我想让你和上次,你和你弟对我下套那样,对他下套,我拍他几张照片,到时候……”

没等我说完,吴美丽摇着头,很坚决地说:“不,不行的,磊子,嫂子真的不敢对吕镇长那样,你拍了照,嫂子怎么办?以后,吕镇长还不把嫂子害死?磊子,你饶了嫂子吧?真的不行,县里美容院那么多女孩子,你给钱,她们才会做,要不,这钱让亮子拿出来。嫂子真的不能去勾吕镇长。”

“可是县城美容院的女孩,姓吕的大多认识不好办,要不,也不会来找你。”我有些无奈地说道。

“县里不行,市里也有,嫂子真的不敢,会死人的,况且亮子要是知道,还不把我打死?磊子,嫂子求求你,放过嫂子吧,嫂子以后准备去上班,挣了钱还你还不行吗?”

吴美丽说着,就想给我跪下,却被我伸手拦住,脑子里却想到:“对啊,县里不行,市里可也不少那种女孩,听明子说,那些个高级会所,还有女大学生呢!”

这时,外面传来脚步声,吴美丽慌忙站起来,低声急切地说:“磊子,亮子回来,你可不别乱说。”

我还没说话,脚步声就到了屋门口,吴美丽抢先说:“磊子,你亮子哥出去买东西还没回来,你找他什么事?”

“找我啊,我回来了。”亮子的声音很响亮,推门进了屋,看到我马上笑着说:“原来是磊子,正好,我去买了酒菜,一会儿,永峰也要来,咱兄弟好好喝几杯。”

我心里有事,本不想坐下,可想着要是拉到张大成,单单靠我一个,也不行,亮子和刘永锋虽然办不成大事,但跑跑腿什么的,也很有用。

忽然又看到吴美丽的小嘴,心里一阵愧疚,亮子都不知道用过没,我却都用了,笑笑说:“好,要不咱们去我家喝,还有几瓶汾酒。”

吴美丽却轻声说:“还是在嫂子家喝,天可不早了,婶估计都睡了,可别再给婶添乱,再说,你亮子哥,可不能多喝,还熬着中药呢。”

我心里清楚,亮子的那个病还没好,果真,亮子气呼呼地说:“别乱说,再去炒几个热菜,今天,不喝药了,不就是个受凉感冒吗?不喝药也能好。”

我看着亮子的架势,心里好笑,真是爱面子,都不能搞了,还受凉感冒,嘿嘿,你倒是想夜里光着干坏事,现在不能。

又一阵沉重的脚步,高大魁梧的刘永锋也来了,手里还拎着一个袋子,冒着热气呢,香香的,我知道是刚出锅的卤猪肉。

“啊,磊子,你也在啊,下午我去找你,你不在,遇到亮子说夜里喝酒,呵呵,没想到你比我先到。”

刘永锋说着,把袋子递给吴美丽说:“弟妹,去,把这些肉切了,足够我们喝酒。”

吴美丽笑着切肉去了,我们三人在客厅坐下开喝。

亮子家的客厅,没有我家那种大沙发,大方桌,几把椅子,坐着倒也很舒坦。

老白干,下肚喉咙火辣辣的,够味儿。

热乎乎的卤猪肉,被吴美丽用葱花,香醋,还有小磨香油,调制的很美味。

我说:“嫂子,别光看着,你坐我身边,不能喝酒,就吃点儿。”

吴美丽倒没推辞,拉了把椅子,坐在我身边,香香的,我看着吴美丽那纤细的小腰,心里就来火,特别是她张开小嘴吃菜,我心里的火越发的大。

刘永锋居然拿来小碗,不用酒杯,结果没等我提起张大成的事,亮子就有些不行了,开始迷糊,话也开始多起来,重复的也很多,其中一句:“磊子,哥得好好谢谢你,在家没少帮你嫂子,哥都知道,谢谢你。”

这句话说了十多遍,让我心里更是内疚,人家还谢谢我,我却把人家老婆的小嘴用了。

吴美丽悄悄凑到我耳边,低声说:“磊子,要不别喝了?看你亮子哥,这点本事,都有些醉了。”

“滚一边去,男人喝酒,女人别插嘴,怎么就别喝了?才刚刚喝,我不行,你来替我喝。”亮子迷迷糊糊地骂道。

“我才不替你,一会儿,喝吐了,我可不管你。”吴美丽说着,站起来,找了毛巾,递给亮子,让他擦擦嘴,我心里叹气,张娟,你难道真的不回来了?杨澜,我恨你!

我心里难受,端起面前的小碗,看着亮子和刘永锋说:“来,喝酒,这老白干带劲。”

一气喝了一小碗,心头火烧火燎的,痛苦还真的减轻了不少,索性又倒了一小碗,给刘永锋也倒上,亮子的小碗,还有不少酒,他肯定不行了。

“来,再喝,这次都喝光。”我再次端起小碗。

吴美丽走过来,把我的小碗拿下,说:“哪有你们这么喝的?喝了一碗,要吃点菜,再喝。”

“磊子,听说你想把张大成拉下马,对吧?哥……支持你!”亮子含含糊糊地居然第一个提出来这个事。

我夹了颗花生米,放到嘴里,边嚼边说:“这是肯定的,我和张大成,已经是死仇,不把他弄倒,这个家都不能住了,他肯定要在咱们院子后弄那个广场舞。”

“干!要是他敢放音响,我第一个给他砸了!”

亮子挥舞着手巾,很是气愤,却差点从椅子上跌倒,吴美丽忙过去扶住他。

刘永锋大声说:“我早看那老小子不顺眼,明明老子打了电话,到最后死不认账,这事没完,我还在揣摩那天接电话那人的声音。”

“拉倒吧,都多少天了,你还能……”

“你别说,当时那接电话的人,说话有些结巴,好像不是咱们这片的,要不然,我早确定是谁了。张大成家几个,好像都不结巴,街道办那几个也不结巴,真是奇了怪。”

吴美丽倒是说:“这有什么难的,你问问吴秃子,让他想想那些天,街道办有没有一个结巴?现在结巴可不多。”

刘永锋豁然开朗,大手啪,拍在脑门,大声说:“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好,你们喝着,我去吴秃子。”

没等我拦住他,迈开大步就走了出去,这个刘永锋就是这个脾气,心里藏不住事。

我看着迷糊起来的亮子,端起小碗,说:“来,把碗里的酒喝了,我也该回了,明天还有事。”

亮子这次没含糊,端起小碗,一气喝光了,我刚喝光,还没来得及放下碗,亮子直接趴在酒桌上,呼呼睡了起来,显然真心喝醉了。 ㊣:㊣\\、//㊣

我站起来,感觉两条腿发软,刚才真喝的快,三瓶老白干全喝掉,菜却没怎么吃呢。

“嫂子,你照顾好亮哥,我也要走了。”我说着,晃晃悠悠向门外走去。

“嫂子送送你。”吴美丽居然没去管趴在桌上的亮子,快步走过来,扶住我的胳膊,那软绵绵的上身,磨蹭着我的胳膊,我心里的邪火一下燃烧起来,不过,想到亮子,还是强压住火气,慢慢向外走。

来到院儿里,我推开吴美丽,也含糊不清起来:“嫂子,你别管我,去看……亮子哥。”

吴美丽却忽然抱住了我,低声说:“磊子,你别走,嫂子心里苦。”

我有些发懵,这是嘛情况?吴美丽不是一直说不能对不起亮子,现在抱住我干嘛?不会又想来那种……

“磊子,嫂子真的受不了了,亮子他的病越来越严重,那个都已经直不起来,这些天,他用手……让嫂子真心难受,磊子,嫂子想要你给嫂子一次,嫂子真的熬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