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激愤

小说: 男人不窝囊 作者: 一时激动 更新时间:2016-09-11 20:17:34 字数:3242 阅读进度:37/474

第二天刚洗过脸,我拿出一个玉胚。拿出笔,脑子里想象着张娟的模样,在上面勾画着。还不停地在上面写字……

整整一天,除了吃中午饭,我没开过书桌,在几个玉胚上。画着写着,来回琢磨着,脑子里也不断闪现出张娟的娇羞,欢笑。吃惊的模样,一直到了傍晚,才把那三个玉胚做满记号。

没来得及收拾,倒下睡着了。这一觉,睡到大半夜,被饿醒来。

摸了摸肚子,我才想起只吃了两碗面,拉开灯,来到厨房,发觉只有些馒头,我很想吃点好的犒劳下自己,对凉冰冰的馒头没一丝食欲。回到屋,看看表,发觉很晚了,超市早关门了,只好啃了两嘴馒头,抱着肚子睡了。

一晃七八天过去,看着雕刻好的三个小玉张娟,左右看,就是觉得不很满意,没有杨澜的那六个感觉传神,我一直琢磨着,到底少了点什么?

这时,妈端着碗汤,走了进来,看我对着三个小玉人发呆,低下头仔细看看,说:“这是照张娟刻的吧?”

我抬头看了看,嗯了一声。

“我觉得你这个张娟,脸上的表情像是假的,没有上次杨澜的那个表情看着真实。”我妈还特意在那小玉人的脸上,指点了几下。

“啊,对,不错,看着这笑容感觉有些不真实,可这是我心里想着张娟对我笑的样子刻出来,难道她当时在骗我?那些笑,都是装出来的?”我这一想,又想起张大成的那些话,张娟很有心眼,不愿意和我闹,上学一去不回了。

想着,想着,我心里难受,黯然放下手里的刻刀,低声说:“妈,张娟可能不会回来了。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败家?”

妈没有做声,放下汤,只是叹了口气,拉开门走了出去。

喝了汤,我再次拿起小玉人,左看右看,发现小玉人的笑容有些牵强,不过看久了,也就再也看出来。

我拿着刻刀,重新戴上眼镜,慢慢地在那玉人的俏脸上,轻轻地滑动着,到了最后,笑容真的很自然了。

才发现,小玉人竟然有了种纯洁清新,自己心里都不敢多拿,生怕拿的久了,会弄脏人家。

我把三个小张娟的放到一起,仔细看着,越看越觉得美,心情也好了起来。

忽然,外面有人高声喊:“磊子,快去镇东头看看,打工的回来十几个,听说好像王叔出事了。”

我心里一惊,都没收拾玉人,站起来拉开门跑了出来,却发觉院里没人,爸难道真的出了事?要不,才出去一个来月,怎么就回来了呢?

来到最东面的镇口,正好看见两辆面包车向镇外驶去,不少女人都围在那里,我加快脚步,冲过去,果真亮子还有其他人都在,却没看到我爸。

“亮子哥,我爸回来了没?”我心里还觉得对不住亮子,毕竟和吴美丽发生了那些事。

我这一问,正说话的十几个男人,都不出声,亮子看着我,也支支吾吾说不出话。

我觉得不对劲,就连在场的兰子嫂子也催促说:“亮子,王叔以前不总是带你们几个?你倒是说话呀?”

我脸色也变了,这时,走在最后的刘永锋,背着包慢慢走过来,看到我,“扑通”跪在地上,对着宽大的行李包,狠狠地磕了三个头。

大声哭叫着:“叔!永锋对不住你,没能保住你的身子,对不住你啊!磊子,你过来,大叔在这里。”

永锋大声哭着,伸手把自己的行李包打开,掀开被子竟然露出一个黑色的骨灰盒!

我一看,头轰的就一片空白,腿一软,“扑通”就栽倒在地。

隐约看到,十几个回来的男人,也都“扑通”跪倒在地,亮子哭着说:“叔,我不是个人啊,对不住你。……”

场面一阵的混乱,女人们更是看着十几个哭的稀里哗啦的男人,还有那个黑色的骨灰盒子,都吓呆了。

我好不容易缓过一口气,伸手就抓住了永峰的衣领,赤红着眼,盯着永峰问:“这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讲清楚!”

刘永锋抹了把眼泪说:“几天前,王叔带着我们在工地,架子突然塌了,为了救我们几个,王叔大喊着让我们跑,他硬是用劲拉着架子倒向另一边,结果叔被压在架子下面,等我们赶过去,叔已经去了!”

“为啥不打电话,让我去,啊,为啥不打电话?”我的大手来回扯着刘永锋的衣领,大声吼叫。

“打了!打了十几个电话到街道办,开始还有个人接,后来就没了动静!工地大老板来了,对我们说,要想要赔偿,必须先把王叔火化,要是答应火化,赔偿二十万,我们也打不通电话,只好自己做主,没办法,就火化了,没想到王叔刚火化,老板就翻脸,把我们全开了,一分钱也不给。我们抱着大叔的骨灰盒到处闹,上面倒也对这事很关注,但老板跑了,找不到,再闹也没啥动静,我们的钱也不多,幸亏上面给了我们一点钱,这才回来,在车上,人家不让带骨灰盒,我就把其他褥子丢掉,把王叔包在被子里,给带回来了!”

我听着听着眼睛就更加红了,松开刘永锋,站起来骂道:“张大成,老子要不杀了你全家,老子不姓王!打电话报丧你都不让。”

永锋和亮子一下子抱住我,亮子说:“磊子,别冲动,现在过去,人家不承认,难道你真要杀人?”

这时,很多女人也都围过来,劝着我,左一句右一句,乱成一团,低头看着那黑色骨灰盒,觉得心口很难受,头一晕,就倒下了。

我再次醒来的时候,看到马明坐在旁边,马上说:“明子,给我把刀,我要去宰了张家那几个畜生!”

“啪”一个耳光,打了过来,马明狠狠地瞪着我,大声说:“乱闹个啥?咱妈都气的躺倒了!你难道真的想让老王家断子绝孙?有本事你也当个街道办主任,把他们逼得鸡飞狗跳,现在你给我,老老实实地穿上孝衣,三天后,咱爹要出殡,你让他安安生生的走,行吗?”

看着马明同样赤红的眼睛,我的怒气一下子被压住。

出殡那天,人很多,厚厚棺材放在大街上的灵棚里面。

两班音乐班儿,可劲儿吹打着。

吃过中午饭,管事的老者,七十多岁,身体硬朗,在镇上很有威望,大声喊:“准备出殡!所有的孝子,都出来,跪下磕头。

我头上裹着白布,身上穿着孝衣,跪在最前面,马明也穿着孝跪在我后面,身后是我本家的兄弟,还有些个小孩子,都跪在后面。妹妹没回来,联系不上,派人到县城打电话,也没联系上,当然也没联系到张娟。

街道办里的一位瘦高老者,高声喊道:“孝子出炉,向上跪,向上跪,再向上跪!”我跪在前面,就不断地向前跪着移动。

老者再次大喊:“合棺!”

这时哭声一大片,灵棚里面,有人拿着圆石头,对着棺木上的大黑钉猛砸。

我大哭着喊:“爸,躲钉!爸,躲钉!”

老者大声说:“出灵!”

拿起放在前面的小红砂盆,狠狠地摔在地上,“啪”四分五裂。

我被搀扶起来,哭着向前走,后面抬棺的男人,一阵的急促大喊,接着风风火火地抬着大黑棺,向前面快步冲去。出了镇就是王家村,我家老坟就在王家村田地里。

半路,把棺财放在凳子上,稍微歇一歇,我们孝子跪在地上,大哭一阵。

来到我家老坟近处,准备歇一下,进麦地。

从北面涌过来一大群人,挡在路前,为首的歪脖子女人,在她身边我看到张三,心里的火气一下燃烧,却死死地压制着。

歪脖子女人,高声喊:“这是我家的麦子,不能进我家的麦地,踩了麦子怎办?”

张三就站在女人旁边,也跟着大声叫着:“踩坏麦子,谁来赔!” 本书醉快更新{半}[^浮^}{^生]

我看着张三得意嚣张的嘴脸,跳起来准备冲过去。却被身后马明按住肩膀。

他说:“当你的孝子就是,这些事我来!”

马明把孝衣一脱,丢在棺材角上,站了起来,向前面走去。他一出现,很快从后面跟出来十多个青年,个个满脸的凶狠之气。

马明对那领头的女人,喝到:“前天派人和你家商议赔偿,你家死活不同意,原来是受人挑拨,行,老子索性也耍一次横,滚,踩坏你家的麦子,是看的起你!今天我爹要走,谁敢拦着,我马明就打的他,连他爹都不认识,兄弟们拿家伙!”

十几个青年,掀开衣衫,从后面拔出明晃晃的砍刀!显然马明早有准备。

那群女人哪里见过这场面,歪脖子女人身后的人都不自主地向两旁退开,这时,有人厉声喊:“小子,我们镇还轮不到你嚣张!你出什么洋相!”

张大成带着自家的几个兄弟,快步冲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