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渡千年劫

小说: 猫也得拯救世界 作者: 奇怪的张三 更新时间:2020-03-27 15:27:30 字数:2383 阅读进度:70/72

李亦贤开学已经有两个星期左右了。

作为高三学子,学校会将你所有的学习时间都安排的明明白白,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的时间,其他时间基本就是学习了。

蓝星上,九门功课同步学,尖子生和吊车尾的差距,可以用天差地别来形容。

所以,升学班的学习压力会非常大。

异兽灾过去没多久,学校稍微翻新一下,就立马召集学生上课了。

接毛米电话的时候,李亦贤找了个老师背身的空隙,偷偷和毛米聊了两句。

结果老师转身就点她回答问题,吓得她一激灵,手机掉落在地上,要不是有保护套,声音肯定会很清脆。

终于熬到放学,李亦贤给茜茜和西瓜两个闺蜜打了个招呼,就急忙往家里赶回去。

不知道二哈和黑子怎么样了,出门的时候,李亦贤就发现两兽眼睛通红,身体打颤,看起来怎么都不像是灵兽的样子,反而像是走火入魔的凶兽。

啪嗒。

李亦贤把钥匙打开房门,朝里面看,竟然一片漆黑。

用手按下开关,灯也没亮。

“毛米?”

李亦贤有点发怵,朝房间里喊道。

“嗯。”

从里面的房间里,毛米回应了一声。

李亦贤顿时注入了勇气,快步往房间里去。

刚路过客厅,李亦贤就发现了一些不寻常的感觉。

一脚踩在棉絮上,一脚踩在水上,一脚踢开了什么小东西,发出清脆的响声。

不过李亦贤刚从外面进来,眼睛还没适应黑暗,完全不知道客厅已经混乱的代名词了。

推开房门,李亦贤借着微光,终于看见了分开一个月的毛米。

微光?

在房间里,两团荧光从黑子和二哈体内发出。

看着,就像是在身体上挂上了许多荧光棒一样。

毛米转身,对着李亦贤作出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李亦贤点头应允,凝神看向二哈和黑子。

他们身上哪有什么荧光棒啊,两兽身体膨胀了不少,筋肉之间由于身体膨胀,有些变形,肌肉连接的地方,撕裂开不少裂口,那些“荧光”就是从裂口中泄露出来的。

本来李亦贤还奇怪,为什么两兽没有悸动咆哮呢,看见他们的身体时,她终于明白了。

此时二哈和黑子的情况绝对称得上惨烈,膨胀的身体就像是塞下了一个大号气球一样,身体多处变形,连脸都快凹进胀大的肌肉里了,明显正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从远处绝对认不出来这是一只狗和一只猫,更像是两只肥猪。

“他们没事吧?”

李亦贤忍不住小声道。

此刻她很庆幸,自己不能修炼,要不然肿胀成这样,得受多少罪啊。

“渡劫,主要还是依靠他们自己的坚持和韧性,如果我帮他们压制住身体的变化,就算现在他们能轻松许多,以后还是会出现问题。”

“不如就让他们自己努力,有我在旁边护着,起码性命无忧。”

毛米回答着李亦贤,眼睛却依旧盯牢两兽,他们出现承受不住的迹象,毛米就会插手,终止他们的千年劫。

听了毛米的回答,李亦贤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一点。

李亦贤生性善良,可不愿意看见二哈和黑子出什么事情,更何况,二哈陪伴了她整整六年,在李亦贤心中,早就当他是家人了。

可惜这种事,李亦贤也没有办法帮上两兽,只能在心底默默为他们加油打气。

千年劫主要是涅槃,让身体脱离凡胎,进入灵体境。

现在两兽正在经历的,就是将原来的凡胎完全碾碎,重建身体的过程。

二哈和黑子,修炼速度过快,根基不稳,而且两兽又是普通凡种,不像毛米有九灵猫一族顶尖的血脉,故每次渡劫都是一场痛苦的彻底蜕变之旅。

千年修为积攒的灵力,正从他们体内的灵脉中溢出,狂暴的压缩游走在血肉之间,不停地摧毁着他们的肉身根基,在他们体内刮起灵力风暴。

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两兽并不是毫无动静,他们的身体正在以非常高的频率抖动着,不过振幅很小,显然是体内灵力暴走所致。

李亦贤看着二兽渡劫,仿佛自己的身体也燃烧了起来,不自觉的咬紧了一口银牙。

汪——

喵——

几乎是同时,二哈和黑子发出一阵痛苦的咆哮叫声。

他们体内的灵力,从撕开的裂缝中要倾泻出来。

“不行,时间还不够。”

毛米挥手,两道灵力光束连接了二哈和黑子,在他们身体表面上形成了一层灵膜,阻止了快要倾泻出来的灵力。

这个时候,如果灵力全部倾泻出来,那就会消散于天地之间,二兽将会彻底失去灵力,就算是不死,也会留下一幅残破的躯体。

一定要熬过来啊。

毛米虽然喜好捕猎灵兽,不过和二哈黑子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后,他已经把二兽当成了朋友般的存在,要不然,他也不会帮助二兽走上修炼的路。

虽然毛米能确保二兽不会因为千年劫而死,或者丧失灵智,不过他们能安稳度过千年劫,成为真正的灵兽,才是毛米愿意看见的结局。

在灵力强行被压制在体内之后,二哈和黑子似乎又安静了下来,两兽身体上焕发的荧光更加强烈了。

砰砰砰——

正在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李亦贤正想起身去开门,突然感觉一阵风刮起来,眼前一花。

毛米已经横身闪现在了门口,打开了房门,门外站着一个陌生男子。

“你家的……”

男子的眉头拧在一起,正准备训斥毛米,刚开口就被打断了。

“滚!”

毛米直说了一个字,瞪了门外男子一眼。

一瞬间,男子就像掉入冰窖之中一样,浑身冒冷汗。

那感觉就像自己敲开了地狱罗刹的门,三零二室仿佛充斥着煞气,他只要一动,就会被眼前的少年送进阴曹。

说完这个字,毛米把门关上,像是瞬移一般,回到了房间里,照看二兽。

“那人是楼上的邻居,挺难缠的,这几天总来敲门。”

李亦贤开口道。

“放心,他以后不会来了。”

毛米答道。

门外的男子,在门关上以后,原地愣了有半个小时,被路过的邻居拍了下肩膀,这才回过神,双腿一软,差点瘫倒在地上。

“怎么了?”邻居问道。

男子面色煞白的答道:“哦……没,没事。”

然后在邻居奇怪的眼神中,转身回自己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