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家被拆了

小说: 猫也得拯救世界 作者: 奇怪的张三 更新时间:2020-03-27 15:27:29 字数:2576 阅读进度:69/72

挂断电话,毛米竟然感觉到了一丝困倦之意。

难得的,毛米在酒店松软的床上,酣睡了一晚上。

白天吸收的灵力,悄无声息的在毛米体内炼化,转化成为灵脉中汹涌的一部分。

天亮醒来,毛米随便吃了点早餐,塞了两口猫薄荷。

手机上,李亦贤又发来两条信息,催促毛米回江余市。

再次搭乘高铁,故技重施。

这次车上倒没有王可在了,清净不少。

毛米引导灵力在体内运转了几个周天后,高铁已经把他带回了江余市。

科技,改变生活。

要是没有高铁,毛米还得自己用四肢跑回去,费时费力。

下车后,毛米一路上打量江余市。

异兽灾遗留的痕迹,在这短短的一个月之间就几乎看不见了。

离开的时候,江余市还是满目疮痍,现在已经焕然一新,恢复了往日的车水马龙。

在一些破旧的建筑拆除后,整个城市规划的更加细致具体,街边门面,还有些商家将留下的抓痕稍加装饰,变成了独特的风景。

江余市已经完全走出了异兽灾的阴影,甚至将留下的伤痕融入了城市,变成了它独特的文化。

街头的人们,又恢复了往日忙碌而充实的生活。

回到东方小区,毛米老远就感受到了小区内两股喷涌而不稳定的灵力波动。

怪不得李亦贤一直催毛米回来,两兽的灵力波动非常狂暴,凭借出色的听觉,毛米能听见两兽痛苦的嚎叫,看情况两兽似乎渡劫不太平稳。

打开家门,一道身形拔射而出,直奔毛米的面门。

血盆大口上布满了森冷的尖牙,朝着毛米的脖子上咬去。

如果是普通人,措手不及之下,下场可能会非常难看。

毛米早就察觉到了屋里的情况,显然不会被轻易偷袭。

迅速抽手一勒,将来袭者的头勒在腰部锁住,来袭者四肢不停舞动,颇有几分气势。

毛米看着被勒住的二哈,他的体型已经涨大了不少,皮肉似乎有些肿胀,狗毛好几块都脱落下来,能看见身上鼓起的筋肉。

确实是灵兽三劫中的千年劫。

渡百年劫,灵兽体内的灵脉会被改造,以让灵兽能承受更多的灵力,孕育适合修炼的身体素质,排出体内杂质,相当于巩筑修炼之基,焕发修炼之潜能。

度过之后,才算是正式走上了修炼之路,灵力的吸纳才会更加自如。

到了千年劫,则是说明修炼有所小成,度过之后,外强筋骨,内横体魄,身形也可以在一定范围调节,初具灵力外放能力,强悍之处,远超百年灵兽,可以说是一个分水岭。

渡千年劫之后,在妖兽界方能称作是真正的灵兽。

不过分水岭两边的差异越大,显然就越难渡劫。

如果说百年劫是巩筑地基,那么千年劫就相当于是扩建框架。

将原来的肉身完全重塑,将其涅槃成灵兽之体,从此之后才能施展一些天赋灵通或者变化自己的形体,可大可小。

不过好处越多,风险越大。

不少凡种灵兽在重塑过程中,受不了煎熬之痛,迷失自我,有的甚至直接身毁道消,陨落在千年劫之中。

毛米没有渡劫的原因是,他本来就是灵兽之体,不过是修为大减,灵脉中多了一重阻碍而已。

黑子和二哈显然避免不了渡劫之苦,不过如果能成,实力会大大增强。

此时正值二哈暴走之际,根本不分眼前是谁,这才冲向了毛米。

不过被毛米锁在腋下之后,二哈暴动的身体渐渐由于缺氧,不再那么凶猛了。

走进房里,毛米倒吸了一口凉气。

原本整洁温馨的小屋里,整个变得一团糟,所见之处,没有一个东西是完整的。

沙发被开膛破肚,棉絮撒的到处都是,像是屋子里的雪景。

冰箱砸倒在地上,冰箱门则折在另外一头,冰融化在地上,形成一滩水渍。

原本挂在天花板上面的老式三叶吊扇,现在缺了一片扇叶,砸在平常吃饭的餐桌上面,餐桌上的食具则呈破碎状,撒在地板上。

以前常看的电视,屏幕上也被一道抓痕切开,放映着彩条雪花马赛克。

李亦贤呢?

毛米突然心跳漏了一拍,看向她的卧室。

卧室门是木质的,现在只有残留的上半部分木板还在,下面呈现撕裂状,地上撒着木屑,从外面依稀可以看见房间里也凌乱不堪,衣柜倒在地上,各种衣服变成了布条,到处都是。

毛米夹着二哈,冲进了李亦贤的卧室。

书桌倒在地上,床上床垫破开了一个大洞,露着里面暗黄色的弹簧。

不过,房间里却没有李亦贤的身影。

“李亦贤,我回来了。”

毛米大喊道。

由于两室一厅的户型比较小,声音在房间里似乎产生了回荡,动静很大。

不过,没有人回应。

毛米赶紧拉开浴室门。

里面东倒西歪着一堆洗浴用品。

只剩一个房间了。

由于房子里肆虐着两股灵力,毛米也没办法感知李亦贤的状况,不过没人应答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毛米看了一眼腋下二哈的狗头,还好,狗嘴里没有血腥味。

在另一个房间里吗?

毛米知道,黑子就在那个房间里。

打开门,这个房间倒是模样如初,没有面目全非,东西还是整洁的排列着,二哈的狗窝,毛米刚来时候的猫床,那个印着小花的猫粮碗,都还是原样。

房间里外,完全是两个世界。

毛米走进房间,没有看见李亦贤的身形,大松了一口气。

“算你运气好,要不然今晚上肯定会多一道菜——爆辣狗肉!”

毛米对丧失思考能力,面色憋的铁青的二哈说道。

角落里,黑子正在闻言抬起了猫头。

毛米看向黑子,他的情况也绝对算不上好,不过比二哈还是强不少。

黑子整个猫身弓起,毛发倒竖,猫瞳中布满了血丝,不过理智尚存。

看来这个房间能逃过一劫,全靠黑子把二哈拦在门外。

毛米给二哈快要晕厥的狗头上,来了一个暴栗。

看看人家黑子,再看看你?

说,你是不是趁着渡劫之由,把压抑着拆家的**,全部爆发出来了?

毛米觉得,以二哈的性格,也不是没有可能。

拿出手机给李亦贤打了个电话,电话接通。

毛米问她在哪里。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声音:“跟你们说了多少遍,审题要认真……”

似乎抓住了个机会,李亦贤压抑着的声音传来,“喂,你到家了?”

“我在上课,等会说。”

原来在学校。

“李亦贤,你来给大家讲讲这题。”

电话里传出一道声音。

然后就是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看样子好像是手机从什么地方掉在了地上。

毛米对着“喂”了几声,都没有响应,于是挂了电话。

“还到家了,我一不在,家都被拆没了!”

毛米看着满屋狼藉,翻了个白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