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成年人的崩溃【求收藏!】

小说: 猫也得拯救世界 作者: 奇怪的张三 更新时间:2020-03-19 05:44:00 字数:2616 阅读进度:19/72

“不是只要搞定这一个箱子的书就行了吗?怎么还有麻烦。”,毛米这几天已经被学习搞的头昏脑涨了,没想到搞定学习基础后,还有问题。

“那也没办法啊,没有钱,在人类社会寸步难行。”

李亦贤说的确实是实话,她真的没有钱了。

“英兴中学的学费是五千一年,我现在卡里还有两千左右,真不够了。”

“你钱哪里来的?”,毛米问道。

“我爸妈留给我的。”,李亦贤突然有点低沉。

“那再找他们要,不就行了。”

“再也要不到了,他们去了很远的地方。”

李亦贤低着头,肩膀耸了起来,手抓紧了裤子,玉指上的血色都褪去了,整个人蜷了起来。

“去哪里,打个电话不就好了。”,从电视上,毛米学会了不少,至少不会还觉得,每个人的手机里都封印着一条真龙了。

没有回答,毛米看向李亦贤,发现李亦贤似乎有点异样。

去了很远的地方……

不会是……

毛米蹲下来,看着地上的李亦贤。

李亦贤的眼中摄着泪,秀眉紧皱,咬着嘴唇,没有发出抽泣的的声音。

毛米知道,去了很远的地方有两种含义,从李亦贤的表现来看,恐怕李亦贤想表达的是第二种。

李亦贤察觉到蹲下来的毛米,迅速用袖子摸了下眼眶,故作轻快的说:“他们没带手机,联系不到呀。”

“你一个人生活很辛苦吧?我看书上说,人类是群居动物,非常依赖家庭亲……”

还没说完,毛米顿住了。

李亦贤的手主动环上了毛米的肩颈,头埋进毛米胸口的位置,整个身体揉进了毛米的怀里。

“借你身体用一下。”

毛米感觉怀中的李亦贤身体有些颤动,犹豫了一下,学着电视情节,把手轻轻放在她的背上,搂住了她。

“嗯……呜哇……”

李亦贤终于压制不住自己的声音哭了出来。

开始只是小声的抽泣,后来嚎啕大哭,眼泪如汩汩之泉。

美眸中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下来,李亦贤想止住,泪却流的更酣畅,就像是突然决堤的水坝一样。

十年了,李亦贤独自生活了十年。

李亦贤的父母是医生,在十几年前的一场瘟疫中,主动请战,前往疫情最严重的地方。

“把最严重的病人,送到我们这里。”

最严重的病人,显然传染性也是最强的。

疫情持续了八个月,最后,李亦贤的父母也没有回来。

只有一张上面写有密密麻麻签名的锦旗送到了李亦贤家里。

从此后,李亦贤就开始独自生活。

小区里的人,也格外照顾李亦贤,这也是大爷大妈们为什么对李亦贤特别热情。

一方面是李亦贤确实是个善良漂亮的小姑娘。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李亦贤父母所作所为,让大家发自心里的尊敬。

锦旗上的每一个签名后面,都是被拯救的一生。

但李亦贤却把那面载着荣耀和感谢地锦旗烧了,发誓自己绝不当医生!

也是从烧点锦旗的那天开始,李亦贤就突然独立了。

尽管当时李亦贤还才八岁,刚上二年级。

靠着体恤金生活,一个人学着做饭,一个人试着换灯泡,一个人写作业,一个人面对学校同学的疑问,“你爸妈呢?怎么不来接你。”

“他们去了很远的地方。”

其实这些,李亦贤觉得还好,最难的是每个夜晚,李亦贤独自睡在空旷的房间,面对黑暗。

一直到现在,李亦贤睡觉都习惯蒙着头,这样比较有安全感。

都说人的崩溃就在一瞬间,甚至可能只是因为一件很小的事。

李亦贤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是因为从小到大积累的负面情绪、是因为突然被提及的父母、是因为将尽的体恤金、是因为高三的压力、是因为毛米变身的惊吓、是因为对未来不确定性的恐惧……

或者,只是刚好在家里,刚好有个怀抱可以借。

毛米和二哈守在李亦贤旁边,有些手足无措。

一直维持着动作,毛米感觉自己衣服现在已经湿了一大片,已经挺久的了,可是李亦贤还是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这样下去不行啊,哭的都快断气了,人类身体是不是有bug啊,不知道适可而止吗?

手刀起落,毛米一掌劈在李亦贤的颈部,李亦贤“嗯”的一声,停止了哭泣,身体软在毛米的怀里。

毛米扶起李亦贤,看见她眼睛充血红肿,就算昏了过去,眉头还是紧皱着的。

“看来这个女人生活确实不容易啊,所以说还是妖兽好,要是猎物都这样崩溃大哭,我嘴都下不去了。”

将李亦贤抱到她自己房间的床上,用被子盖好。

李亦贤若有所觉,缩到被子里,用被子盖住头。

毛米犹豫了一下,被子拉好,让李亦贤的头露在外面。

“蒙在被子里睡觉,好像对身体不好。”

毛米不知道从那本书上好像看见过这个。

头从被子里解脱出来,李亦贤紧紧扭在一起的眉头,缓缓松开了。

毛米发现已经深夜了,安置好哭晕过去的李亦贤后,换了一件衣服,拿起了《汉语词典》。

二哈去李亦贤房间里,舔了几下李亦贤被子外的手,窝在李亦贤的房间里睡了。

……

清晨。

李亦贤迷迷糊糊的醒过来,感觉神清气爽,通体舒坦,呼吸的空气都格外清新。

我昨天好像断片了?

完了,昨天竟然趴在一只猫妖怀里哭断片了。

咦,怎么二哈在我房间里睡?不是早就把他这个习惯改过来了吗?

鼻翼微动,李亦贤闻到外面传来一股香味。

二哈眼睛没睁开,鼻子却发出吸气的声音,嘴里开始“吧唧”起来。

谁在做饭?是毛米?

李亦贤从床上下来,二哈也醒了。

穿着睡衣,李亦贤慢慢挪到客厅。

汪汪……

二哈跑的飞快,往厨房去了。

毛米端着三个盘子从厨房出来,盘子里冒着热气。

踢开扑过来的二哈,毛米对穿着睡衣的李亦贤道:“眼睛消肿了?昨天肿的和被几只蚊子叮了一样。”

什么比喻。

李亦贤有点不好意思道:“谢谢啊。”

“谢啥啊,我看时间不早了,昨天你又被我打晕了,总得吃东西吧,箱子里有本食谱,不过我没试过,做了顿简单的菜煮饭,还不知能不能吃。”

昨天我是被打晕的?怪不得断片了。

李亦贤一看时间,糟糕,学校第一节课都要上完了吧。

像一阵风一样,完成洗漱,囫囵尝了两口菜煮饭,李亦贤跑出了家门。

猫薄荷煮饭,味道真不错。

毛米赞叹着自己的厨艺。

“二哈,你过来把剩下的全吃了,这么好吃,剩下来一滴我都要你狗命。”

二哈卖力的舔着盘子。

出门,上了公交,李亦贤坐在座位上,望着窗外明媚的阳光,笑了起来。

……

毛米:上学的钱还没搞定,倒是先当上保姆了。

我可是高贵的万年灵兽九灵猫啊,混久了都快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