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 灵珠子

小说: 末世之统领天下 作者: 天涯鸟 更新时间:2017-10-29 00:48:24 字数:3258 阅读进度:354/679

如若不然就像是,灵珠子那样,又有谁人喜欢他呢?又有谁和他做朋友呢?毕竟这么一个骄傲的人,与他交朋友是一件非常懊恼的事情,说不定哪天他就气你一下。

薛云从不巴结任何人也不和谁,过度的亲密,除非是自己人,所以他对灵珠子的态度并不算好。

薛云摇了摇头,嗯对于清风散人的带山头并没有回答,他知道清风散人也不过是,开玩笑罢了,以他的身份又怎么能随意的人当作,大哥呢?

即便是他同意,他所在的势力里的人也不会同意,道门的那些人即便是,在这吗?看得开,但是他们年轻一代的骄楚,领军人物任,外面的一个,他们瞧不起的“普通人”人做老大,这是十分的不合情理的。

但是这并不是代表薛云惧怕了,而是没有必要,清风散人对于他来说,也不过是个过客而已,在他的生命中只不过是昙花一现,如果能做朋友那便是好,如果不能做,他也不遗憾。

清风散人当然也知道薛云的为难,所以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笑了笑。

“唉,总是有些事让人为难,总是有些事,身不由己,这都是,活在世间的羁绊。”

看着清风散人,那颇为不自在的笑容,薛云也是十分的感叹,他何尝不了解,清风散人这年轻人的想法呢。

像清风散人这种脾气,在外界是那种正交狐朋狗友的人,所以能让他乖乖的已经是非常的不容易了,虽然认识没多长时间,但是学员认为他已经,将清风散人看的非常的,明白了。

“不对?小青风,你过来看看,这里有古怪,我们挖挖看。”

薛云苦笑着扫视了下四周,看到了一个怪异的景象。

刚才她们的打斗应该是十分的激烈的,那附近的土地应该有所破坏才是,可是这脚下的土地,却完好无损,刚才即便是他们没有,破坏的脚下的土地,那么他们踏在上面应该有脚印的,为什么?这脚印却是,走过便消失了。

于是他在原地,踏了几脚,他的脚力在地上肯定是留下的几个大坑,可是这几个大空没过多长时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这地面可以,自愈一般。

清风散人当然也看到了,所以也是十分的惊奇,即便是他也没有见过这样的景象,隐世势力中也没有这样的地方。

他也是颇为在意这个诡异的景象,所以他跟学员对视了一眼,决定一定要探个究竟,这东西一定是关乎于这场战斗的输赢,所以他们不能马虎。

这战场绝对有诡异,就像这徒弟的自愈能力一样,到底是为什么他们必须要查个水落石出,要不然到时候的大战他们会,吃亏,吃大发的。

灵珠子,当然也看见,但是碍于面子问题,两人都趴在那里看,他也没有凑过去,只是自己在脚下,踏了两下,踏出了两个大坑,看着他慢慢的恢复到一起。

他看见了也是和清风散人一样的表情。

薛云见到基本是这两个来自于隐世势力的人,都没有见过这样的景象,也不禁泛起了嘀咕,这到底是什么能力?既然可以让土地自愈。

他怀疑,很有可能是那个神秘势力布下的一方大阵,他也是颇为精通阵法的,所以他也感觉到了阵法的气息。

当时将曲轻舞,封印在那水晶棺中,便是,运用的小型法阵。

那个小型法阵是用,能量核中的能量,将她的身体里细胞全都控制住,不能新陈代谢,所以她的一切完好生命也停滞,她末日初期实力并不强大,所以那些能量和足以将她的**给封印住。

轩辕想到这里,便开口问清风散人:“你们到我们中有没有?什么类似的?阵法,就是可以令物品或者是什么东西复原的阵法,我怀疑这便是那样的法阵。”

薛云虽然精通阵法,但是他并不是,全都会,而是他掌握了几种。阵法的图集而已。

清风散人听了薛云的话也是,陡然间灵光乍现。

“阵法,对一定是,一定是阵法。”

他激动道。

“似乎,在我们道门中,也有类似的阵法吧,不知道,是不是,我们有一种考验的阵法,是对我们年轻人的力量,那是可以进去历练,其中的异象和变异兽,都是虚拟的,我们杀死他,它们还可以恢复。”

清风散人微微的思考了一下,便说。

“对,就是这样的阵法,不知道你们到我们长辈中有没有这样的阵法图,或者是跟随而来的长辈中有没有阵法师,还有你灵珠子,现在我们应该跑去,刚才的不愉快,现在是信诚合作的时候了,不能再计较那么多了。

不然我们,是难以破解出这个阵法,万一这阵法之中还套着,其他的杀阵,到时候若是全部的人都现在这里恐怕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薛云手指触向脚下的土地,发现确实是有一层薄薄的能量,把地面全部覆盖。

然后他升到空中,看着这座山头,就该是多么大的面积,多大一个法阵才能将它给覆盖住,得用多么巨大的能量之源才能将的法阵启动,他是真正的惊叹。

可谓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他身为一个阵法师,当然能看出,这大阵的巧妙和用功了。

确实厉害这个,神秘势力的,底蕴也确实丰厚,要不然启动这么一个大阵,他猜测只用一个小时之内,必定要耗尽,最少三个以上,ss级的能量核。

要知道在他们来之前这个大阵就已经早就布好了,所以这个大阵不知道已经开启了多长时间,消耗了多少的能量?消耗了多少的物资了,所以他也非常的惊叹这个势力,还真是财大气粗。

他现在有些怀疑,到时候,与他们一战究竟,能不能战而胜之了。

他没有一丝的把握,也没有底,因为他觉得现在,他们所聚集的力量,还是有些薄弱的。

人心不稳加上,实力并非超绝,实在是令人伤神啊。

他非常的忐忑,这一次战斗的无功而返,一旦这样会使他们反战联盟,士气有极大的反弹,相观对面的事情必然会高涨,这样相对比而言,若是一战而败的话,他们便很难再次崛起了。

灵珠子和清风散人,看不出这里的弯弯道道,不过,他们佛门和到我们的前辈,肯定是,能知晓,这其中的奥秘,所以必须把这个信息告诉他们,让他们自己斟酌去。

到底是要相互揣摩,相互防着,还是精诚合作,共同御敌。

“走,我们现在必须回去告诉他们这些,若不然,恐怕是要完了。”

薛云向后,说了一句,便自顾自的起身飞起向远方。

灵珠子和清风散人这些,也不敢说什么,相视一眼跟在他后面。

即便是灵珠子,现在也不敢反驳薛云的话,毕竟这危机时刻可不仅仅是他自己的事,而是所有的人,佛门道门以及所有的隐士势力,还有所有的世俗势力,他们共同的安危。

三人的速度可不慢,没有多长时间便回到了京都。

没有理会守在门外的人,三人便齐齐进了会议室,会议室内的人还都在等着他们。

然后,三人就将所见所闻向他们,说了一通,此时灵珠子,也悄悄的,贴着他师傅戒禅大师的耳边说了一句什么?

薛云还察觉到似乎他们,还朝自己看了一眼。

他心中便对佛门产生了巨大的意见,在这个时候竟然不想着合作抵御敌人,还想着内斗,真是罪大恶极。

不过戒禅大师倒是没有显露出什么,她和老道都说是对阵法有一些了解,但是他们却不好出面,所以他们愿意将这些,理论性的知识交给一个人,让他去破解这一出阵法,这一位必须是年轻的俊杰,所以就在各个势力中的,年轻人勿中选出。

毕竟他们若是先去的话,恐怕会给那些隐世势力,一个信号,说是他们怕了,竟然连这样的扛鼎人物都先来,打探一下,这是未战先怯,对他们,到时的大战极为的不利。

其他势力的,领头人何尝不知道这一次出行的危机呢,可是第一次他们就已经,有些,做得不太令人满意了。

毕竟他们阻拦了自己势力中的人,去探查战场,这一次在不给一些表态的话,恐怕会引起佛门和斗门的不满意,到时候就得不偿失了。

但是他们却不愿意,自己势力中的年轻人,被选上。

薛云听了戒禅大师,这一席话,然后深深的看了灵珠子一样,才恍然大悟,原来灵珠子是在这儿等着他呢。

他心中不禁泛起了冷笑,这佛门还真是“清静之地”。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便是说的这样吧,所以,他对戒禅大师和灵珠子,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厌恶,他很少这样讨厌一个人或者是一个势力,这是第一次。

他们的领头人和他们的年轻一辈的领头人都是这样,又怎能不让他想到这整个势力的腐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