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门主之子照虐

小说: 末世之统领天下 作者: 天涯鸟 更新时间:2017-10-29 00:46:51 字数:3661 阅读进度:274/679

“我里个日,你们这两个混蛋,给老子死去。”薛云说着一掌拍出,这个死玻璃,太恶心了。

一掌之下焉有他们的抵抗之力,那些c级d级的小喽喽瞬间被击爆,那小辫子和玻璃也被打的吐血倒飞出去。

“呸!小小a级也敢这么嚣张。”薛云吐了一口继续迈腿,将二人提在手上,如同拖着两条死狗。

小辫子和“恶心的玻璃”哪个更惨,不用说,薛云当然更加照顾了后者。

只剩下一口气还吊着,随时都有可能嗝屁。

他们恐怕现在都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个看似并不强壮的女人怎么能怎么强大,打他们就跟杀鸡宰羊一般。

这么大的动静当然惊动了里面的人,可是薛云走在路上却没有一个阻拦。

原因……薛云已经知晓。

他那强大的感应已经收在心底,他们竟然在开派对。

本来在前面声音不显,可是越接近后院声音就越来越大,yin语浪荡声不绝于耳,有男人的欢呼,女人的尖叫还是大声的惨叫声薛云握紧的双手暴露了他所知晓。

“嘭嘭!”

两条身影破空而去。

“啊!”

“混蛋!”

“是谁干的。”

……

细细定睛一看原来是“五大将”其二,众人皆怒。

死的小辫子和玻璃在他们其中身份非凡,乃是堂主的得力干将,现在他们竟然被人杀死,尸体也被这么放肆扔到这里。

“你是什么人!”稍微聪明的人就已经意识到事情并非这么简单。

毕竟还是有个别的上了战场,曾经见过薛云的“雄威”,现在见了更是惊为天人,心中忐忑不安。

“他是薛云,他是那个恶魔,是他……”

“快跑,是他。”

“救命啊!这个煞星竟然来砸场子了。”

……

“都给我闭嘴!”

一个如狂狮般的声音响起,如炸雷。

顿时,声音戛然而止,没有一个人再大声喊叫,连上大喘气都没有。

薛云背后陡然一双华丽威武的翅膀展开,将短袖撑开化作碎片,露出了精装的胸膛,他的眼睛扫视着面露惊恐的众人,如一尊神邸,没有人敢和他直视。

看到这场面,薛云不由得升起了愤怒,男人都坦胸露ru,酒气熏天,女人都将自己躲在角落哭泣。

还有的躺在地上只剩下出气没了进气,身体都是*的,不着寸缕,身上还有被捏的淤青还有被打的伤痕,私处更是血流不止。

“畜生,畜生,死不足惜,死不足惜……”

薛云看到此景依然被怒火烧到脑袋,双目充血,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他恐怕已经把这些混蛋给秒杀了无数次。

即便如此那些实力弱的也被他的“震慑”给吓得吐血,这是一种怎样的眼神。

“你是薛云?来到京都还没好好玩过吧,今天既然来了就让我尽尽地主之谊吧,一块来玩玩?”一个身着白色西装男人摇着玻璃杯走出来。

长相……如果说他是女人也就算了,可是“妖媚”用到男人身上。

玻璃杯中赤色如一条飞龙滚烫,时而腾飞而起下落,薛云本来一打眼也以为那是红酒,可是仔细看来他就有杀人的冲动了。

“你很爱喝它吧!”

薛云并没有回答他,从始至终也没有看他一眼,只是盯着那玻璃高脚杯道。

年轻男子虽然有些恼薛云不给他面子,但是也知道些许薛云的厉害,但是也只是些许而已,他也并没有太在意,这样就奠定了他今天是注定要栽的,而且是栽的很惨。

“哦,莫非薛兄弟也爱这一口。

不是我说处子的血是最香甜的,醇香满口,若……”

没等他说下去,薛云翅膀忽闪了一下一团雷火直接飞出。

“保护老大!”

“挡住他,别让他伤到老大。”

“老三,快!”

见到薛云竟然突然大打出手,几个声音响起,充满了慌乱。

可是,薛云要对付一个人要那么难吗?

再次扇动翅膀,几团雷火迎着那三条身影,嘭嘭嘭,三人去时速度比来之速度还快。

“啊!”

“他……噗。”

“快……快跑,快……”

三人皆重伤瘫躺在地上。

那年轻男子比三人强些,在那一瞬间只是被雷火双翅伤到双臂,但是身体各部分还是好好的。

听到三人的话,他拔腿就是要跑。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薛云,你给我等着,老子不会放过你的,我要叫父亲将你灭杀,你的女人沦为奴隶,父母万刮。

虽然还没有安全逃离,但是他已经都想好要怎么报复薛云了。

他根本就没有参与大战,哪里知道薛云的厉害,也只是偶然听到父亲说京都来了个外来人很厉害,这次大战立了大功,在他看来立再大的功又能怎样,自己还有个好老子呢。

薛云的本事还被他排在了第二位,他认为一定是薛云对父亲“打点”过,想要立军功,以前这么多人他知道见过多上。

不知道有多少人给他送了礼,请他美言几句。

对于薛云这样的野路子没关系的家伙还是很排斥看不起的,可是他却忘了,即便是薛云给他老子“打点”过了,那他老子也不可能在家里也是说说吧。

不是说,有些人的智商还真是低到了令人堪忧的程度。

薛云现在在京都“高层”中的地位难道就会比一个门主弱,怕是更重要吧。

一个s级的门主和一个ss级的超级大高手,是个傻子也知道两者之间的天壤之别。

“小老鼠哪里走啊!”

薛云嘴角勾起了一丝戏谑的笑,异常诡异,对于这种人神共愤的人,他可不会留手,哪怕其父辈是什么手眼通天的存在。

再说,手眼通天?对他而言吗?

“留下吧!”

就连卡诺的瞬移也不过和薛云在伯仲之间,他的速度在薛云眼里不过是龟爬式的。

“噗!”

再次倒飞回来,在空中划出个完美的抛物线,那不要钱的鲜血洒出。

“你……你可知道我爸是谁,竟然……竟然敢伤我。”风厉食指指着薛云颤抖,不知是伤的疼还是气的发抖。

剩下的数十号人见风厉都被狠狠的“教训”这一顿,都把头差点没塞进裤裆里,他们也意识到似乎情形对他们很不利,也都两腿打着颤。

“我不知道你老子是谁,但是今天既然见了你做这些不是人的是,就要替你那个不负责任的老子管教管教,相信他聪明的话还会感谢我的。”

薛云说罢一巴掌将他抽了起来,竟然扇出去两三米远。

那一颗颗雪白的牙齿沾染着血丝被吐出来,就像是豆子,满嘴的牙竟一颗不剩,这力道的控制如神鬼之力。

风厉似乎感受到薛云身上的杀意,竟然吓得胯下一激灵,涌出一股腥臭。

吓尿了!

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这一点,即便是见了也没有人笑他,因为他们也差不了多少了。

“泥补撒我,我毁壤我巴给理……”

“给你妈吊!”

薛云再一耳光。

啪!啪啪!

许是打这着解气,薛云直接把他按在地上一顿狂抽。

看得众人目瞪口呆,胆小的甚至一屁股坐在地上。

“你们这些混账,这一巴掌是为了在前线死战的将士们,他们在前线生死卖力,你们却欺淫他们的妻女,死不足惜,这一巴掌是为了这些可怜的女人,是你们毁了她们的一辈子,这一巴掌是为了老子解气,这一巴掌……”

薛云扭了扭脑袋打的他狗血喷头,临了踹在他的小腹,这家伙倒是横飞出去,落到人群中人人唯恐避之不及,都看着他啪地落在地上,也没有人敢“伸出援助之手”。

“哼哼!还有你们,都该死。”

薛云从院子出来,只有几个哭哭啼啼的女人跟随,其她的都几近落气,薛云含泪给她们了个痛快,那些“可恶”的人,也都让他们受了些苦才动手击杀了去。

这几个女人可往哪里带啊!

“你们……”

“求求大人收留我们吧,我们知道自己都脏了,哪怕是做个端茶倒水的侍者也行啊,只要大人您给口吃的我们什么都能做。”

薛云皱着眉头看着齐齐而跪下的几女叹口气,才缓缓道。

“京都应该有孤儿院吧,我到时候让人带你们到哪里也算是有个吃饱饭的差事,你们不是我不收留你们,也没有嫌弃的意味,实在是不适合,我这家里还有一大家子人。

到时候在孤儿院好好照顾那些落难的孩子,他们也不会剥削亏待了你们。”

薛云本想也许她们并不太满意自己这个安排呢。

哪晓得她们也是面露喜色,她们也都是孤家寡人了,若非这些混账为了夺来她们,残忍地杀死了她们的至亲,现在也是好歹有个家。

被他们盯上了,都是有一点姿色,他们也“一劳永逸”将她们一家人都搞定,现在举目无亲,要说是投靠薛云也是没办法的办法,现在能自食其力她们也都不想甘居为奴。

毕竟现代性的想法还是存在些,被薛云见了她们那么落魄是的样子,羞愧之心还是有些,真的在薛云手下干活以后怕是连头都不敢抬。

女人心,海底针,这一次薛云还真是又算漏了这一点,那就是人的羞耻之心,她们尚存一缕,哪怕是为了做人的最后的尊严。

不到万不得已她们也不想整日活在过去的屈辱。

所以薛云说出这个主意,她们也都纷纷点头。

那这就好办了,随便找个人都能将她们安排好,毕竟跟他征战过的可都是京都的中层地位的人,那些a级b级也都是小权在手。

那一个负责孤儿院防卫工作的进化战士们,有的也是跟他“混过”,见薛云竟去了孤儿院,一个个都恨不得扑上来跟薛云说上两句话,薛云的交代他们自然不敢不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