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小说: 美人谋之冰山帝君傲娇宠 作者: 竹落云山 更新时间:2019-02-10 12:17:21 字数:5808 阅读进度:241/320

李少彦听门环之音,不知是谁深夜至此。

现已亥时,许是笛音惊扰,叫人未入睡。小俊子也是终日守候在自己身旁,只是挥手叫他去开房门。

而后,听其在哪里训斥道殿下在夜读,你也不怕惊扰到殿下!还不快走。

起身,步至门口,起唇,言“道小俊子,不必如此,现已亥时。你还是回去吧,由她来照顾本殿下。

小俊子停言”,便离开了书房,进来的是一妙龄女子。

将她带入屋内,觉其似乎见过,又不敢多言“。毕竟要保持皇家的威严,否则有违常理

坐回原位,唤她来到跟前,问之你贵姓芳名

这样问许是略显突兀,却不知用何词代替其中

望着跪着的人儿,言”语间还是有哪些冷漠

欧阳雪

书房

房门缓缓推开,见是日日服侍在殿下旁小俊子。

粉唇轻启,还未言“,训斥声于耳旁响起。

闻得,方察觉自个唐突,突殿内郎朗清音传至耳,闻得今夜由自个服侍殿下,心下暗喜,双颊早已红霞布满。

许久,待平复,轻移莲步缓缓入内,

立旁,低垂双眸,后闻得询问声,觉眼眶发热,汩汩热泪似蓄势待发,心下不由暗嘲,虽得主相救,牢记主相救之恩,可怎奈主却未记得,实可笑。

清音起,略沙哑。回殿下,奴婢贱名欧阳雪

所谓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可若是施恩者不记此事,又有何恩可报?

李少彦

听边上人儿,说道她的名。不想言”语,只觉有一丝熟悉,也不愿多加言“语表达

坐在那里,仿佛时间禁止,停止的那一瞬间,房里只留下两人

房外,一缕清风拂过。犹觉那一抹清凉,心境也逐渐恢复

起身,吩咐道去吧本殿下的古琴拿来

而后又复言”那一把上面刻有诗句的古琴,别弄错了

说完便走出房门,步至石凳上,坐下

手抚琴,弹奏出凄婉的乐章。月色的照耀之下,显得格外庄严

砰的一声,心中便知琴弦已断。这琴弦世间难寻,也就只有父皇赏赐的唯一一些

世上恐怕再也找不到与之匹配的琴弦,便轻声叹气

欧阳雪

书房

见其得知已名,却仍未想起之时,心中已是伤痕累累,涟水秋瞳,哀怨望旁之人,却又无可奈何,只道世事无常罢。

后得其吩咐,逐步行至琴旁,待取来,放至屋外石桌之上。

泠泠清音,娓娓传至耳,星眸微闭,静静聆听此曲,突曲断,星眸幽幽睁开,望去,见琴上弦已断去一根。

才知不奏之由,逐步至旁,低音问道主子,是否需婢拿去命人续弦?

李少彦

看着断了的琴弦,心中充满荡漾。琴若没有了好弦即使再过于名贵的那又能如何?

琴弦象征一把琴的灵魂,断了也就断了,无法再接上

看着欧阳雪,也只有淡淡地说道将这把琴收入到琴阁,也许那里面有合适的琴弦

看着那皎白的月光,想着思念之情,难以溢于言“表

而后又对欧阳雪吩咐此事明天再去办

欧阳雪

闻主子所言”,本欲近身取走那琴,岂料主子后又言“,便只可继而立旁,待其再吩咐

站了许久,其还未有所吩咐,心下有些不耐,想着自己心心念念的主子,近在咫尺,若告知其自己心思,不知会否……

思此便已其至身前,微俯身,做了番争斗,颤言”主子,夜已深,小主们亦早已歇息,不若奴婢代小主……服侍主子歇息……

音落,乌睫遮眸,柔荑紧握,知晓就等主子一句话

李少彦

夜,渐深

思念之情,溢于言“表,但未能如愿,琴弦断裂

风,扶过

轻抚着园中二人,一主一仆

欧阳雪微微俯身,言”语之间欲可滴,让人心感酥麻

竭尽所能忍住**,却还是未能忍住,转身,横抱佳人在怀

看着怀里的她,那绯红的面颊,心想居然还害羞了

进入房内,将欧阳雪房于床忧觉不妥,便再一次抱起,来到沐浴池边,冷言“道你且先去沐浴,本殿先去房中整理书籍

还是无法下定决心,与她共枕,想着欧阳雪的面容,身姿,心里微微一阵

整理完毕,来到池中,借着浓雾使她未觉,便从后抱住她

欧阳雪

娇躯被人打横抱起,心下一惊,檀口惊呼出声,后敛音,杏眸斜望其,后一想,即玉郏遍布红霞,不敢再多言”,柔荑紧拽其裳。

本已躺于床上,岂知主子又让自个起身,即眸中神采暗淡许多

缓缓起身,欲下床,其又抱之,至浴池,闻言“,才知其原意只是让自己沐浴罢了

因今日事发突然,有些愣神,从未想过主子会……

本沉思,后忽被抱住,惊呼谁!

转身,才发觉是主子,娇躯微微颤颤,言”主子,奴婢不知是你,方才……

欲言“又止,到后面,不再言”语,只是待其所答

李少彦

在怀里的她,娇艳可人,让人难以忍受**,不得不附上去

入池时,未脱衣,然觉其繁琐,便退去

池中两人,坦诚相见,让人亦觉柔软舒适,将她压在池边,轻柔一吻。

对她的身体展开强烈的攻势,不停地喘息着,听见她的声音的心更加难耐。

若不给予她名分有当何如?只能停下言“道本殿下不能给予你名分,你可愿?

欧阳雪觉大掌覆盖之处,火热阵阵,抬头望其,本欲开口,哪知其后所言”,娇躯轻颤,后贝齿轻咬红唇,娇言“道主子,奴婢自知配不上您,所一切都是奴婢自愿的,若出事,与主子无任何干系。

音落,闭眸,自古帝家无情,果真,也罢,能有今日,已是大幸,还求什呢

李少彦

低眉深吻,如今池中只有尔与自己。池中嬉戏,虽为侍女倒也不喜做越矩之事

而后又环抱着她,从耳畔不听亲吻,听着她的回答甚为满意

看着她那媚眼,心里不禁躁动。将她抱出水中,直接放在床上。

欧阳雪浴池升温,水雾遮眸,视不清物,而后忽被腾空抱起,玉臂即环住其颈脖,不语

娇躯泛红,红霞步颊,眼眸微眯,觉身体内如火烧般,而那男子的怀抱,可令自个冷静,即如猫儿蜷缩在其怀中

后觉身下被刺穿,檀口惊呼啊

指甲嵌入其背之皮内,痛处却丝毫未减,眼眸湿润

李少彦

她的指尖刺入皮肤,丝毫未有察觉,一心只在温柔乡之中,只觉她身体的迎合

夜渐深,心也累,停下入睡

不知她在身边在做何事,只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当初的誓言”,又浮现只待身旁早已不是从前那人

白昼出,无人应,身旁的人儿还在入睡。听见声响起身望,我起唇言“伺候本殿下穿衣

欧阳雪

夜**漆,待所做之事毕,后闭眸入睡。

长这么大,第一次觉得原还可这么累。

虽然身下感不适,可一想终如愿以偿,心下自是兴奋。

虽知今夜之事只是南柯一梦,天明便要将其忘却,可心下仍不由兴奋,许是因为他吧

晨光熹微,后闻其言”,即起身替其更衣,后抬首轻言“殿下衣已着毕

李少彦

晨光初见,披绣闼,俯雕甍。

ji情已逝,房内仍是两人,不再是合欢之人而是主仆

男子似乎全然忘却昨夜之事,女子一旁默默无闻对男子言”听计从

而后起唇,曰去给本殿下备好早膳,而后你去对小俊子说给你安排一间厢房给你独住。毕竟服侍过本殿下

欧阳雪

四周静谧,觉怪异万分,却因主还在旁而不敢多作言“语

想着昨晚本是最亲密无间隔二人,而现却又成了主仆,眸中色彩不由黯淡。

却忽闻言”,惊后抬首,后即低首言“谢殿下,若无事,奴婢便退下了

虽其所说之处十分诱惑,可自己又怎好因此事毁他大好名声,也罢,今生能一只看着他便好

即匆匆转身离去,独留一道残影落其眸中虞娘子虞莞容

旦日晨起,匀面媣服,柳眉倩倩,糜颜腻理,面凝香雪,钗燕拢云。

不觉间竟至了这御园,见杜芳仪亦立于御园,故携媵同往御园中去。略抚额鬓,前言”。给芳仪请安。

杜芳仪杜十娘

晨起心燥,绿衫蓝裙信步游园,未几扑面闻香,入眼姹紫嫣红貌,恍觉已至御园。

静立花丛间,观百花摇曳娇艳欲滴。玉指抚面,铅华浅施胭脂香。花有开败时,人有色衰日,若他日荣宠不复,何以安身。

忽闻莺声,回眸打量只觉眼生,掩面色,笑言“快快免礼,不知是哪个宫里的,本嫔眼拙,竟识不得妹妹。

虞娘子虞莞容

园晨,美之醉人。

但愿来生,不求荣,不求华,只求安,只愿不曾入宫。

入宫许久未见帝颜,抿唇施施然起身,曼。妾乃新晋娘子虞氏,承蒙圣上隆恩得以进宫侍奉。今日出来游赏,不知芳仪在此,打扰了。

言”罢,小心视其。

杜芳仪杜十娘

又一新晋佳人,红墙黄瓦之间,纵然尽享富贵荣华,仍不及平安欢颜至白头。

拂娇花,目游移,曼声随口道御园繁花似锦四季如一,意在众人赏之,何谈打扰。宫中繁文缛节甚是严谨,妹妹可还习惯?

四季如一,却也是新旧交替罢了。

虞娘子虞莞容

睨眼前俏人儿,当真是艳冠群芳不可小觑。低眸,掩住眼中一丝厌恶。其语气淡漠难辨喜怒,怕也是个难缠的角儿。

宫中新人无根无基若是结下梁子日后可是有的过。丹唇扯起一抹笑意,蝶翼睫微微卷翘。宫中繁琐规矩之多,妾只怕一不小心触犯其中一个,就是大罪了。

杜芳仪杜十娘

余光暗察其神色,低眸谨慎所思无从探也,唯其言“稍觉忐忑与旁人无异。

回身凝视,扬眉浅声安分守己自无所惧,若有谁蓄意为难便来怡红,本嫔虽力薄,尚可相助一二。

一人之力难立足,山头独木不参天。应使羽翼愈丰,方可护人护己。

虞娘子虞莞容

风水轮流转,深宫妃嫔哪个不知。微凝眸,忖度其话内分量,半晌珠玉轻吐。后宫繁杂庸者若妾

小心抬眸欲看其神色然惺惺垂。

宫之险恶何人能料,若不小心,只怕会惹火于身。添敌不如交友。且杜氏聪颖,过不了多日,许便能与中宫抗衡。姐姐今日此言”妹妹定不忘

杜芳仪杜十娘

其意自菲未知真假,仍顺口嗔道何为庸者?不思进取自甘堕落方为庸。

念及初见,势不宜过盛,方柔神缓声于宫中立足不过如逆水行舟,徐徐前行即可……

激流勇进则沦为众矢之的,浪打船翻。言“未明即止,多说多错得不偿失。

虞娘子虞莞容

凄凄深宫红颜涟涟姽婳姱嫣轻摇臻首暗自叹之,宫闱幽深仿深如似海葱指轻点眸光不明隐含凉悲,唇角浅笑似带无奈,温然言”。谢过姐姐,莞容受教了,定刻记于心

颔首提裾福。时辰已晚,妾告退。

语毕由媵引,心绪乱乱,媵搀且返宫。

杜芳仪杜十娘

远望佳人背影浅,落花入泥残败不堪

随风摇摇曳曳如花一般,纵然生出满身荆刺,亦难逃秋来落泥。

盼只盼惜花爱花人,赏玩至花期过,凋零时。

陌暖汐

斜椅于塌,畴昔过往。今晋为御女,心喜之余,不觉忧愁。进宫数载,今才为御女。

侍女端茶入殿,茶香扑面。不知日后如何

昔日交好,多日未有来往。想必也另寻他人,微叹,心中踌躇

杜十娘

闻絮暖有晋升者,忆暖汐,细想之下竟许久未见,故往

脚踏青缎白莲鞋,步履轻快。念其一朝晋升,想来门庭若市,未知此去叨扰否,竟些许忐忑。

少顷至絮暖门前,示下通传,候门外静待。

陌暖汐

心中正烦闷,侍女来报杜芳仪来访,不禁心中有疑,不知其所来何事。

忆起与之交际,应没有敌意。

忙起身前往,恐会怪罪。见其正在殿前等候,笑道多日不见,姐姐怎这般生疏了,姐姐快请进。

杜十娘

迎者絮暖正主,心暖无隔阂矣,扬唇曰哪里是生疏,妹妹晋升别提有多惹眼了,纵然你我亲厚亦不可不顾礼数落人口实不是?

言“语间应邀入内,自婢子手中取过红木方盒,启之内置玉镯晶莹通透,搁至桌案,复言”一早就该来恭贺妹妹的,各种缘由耽搁了,略备薄礼聊表心意,还望妹妹不嫌弃。

陌暖汐

闻言“一顿,继而笑曰姐姐取笑妹妹了,这絮暖殿虽有暖字,可近来冷清的很。只怕也只有姐姐记挂着

接过玉镯。见其晶莹剔透。想来必是不凡之物,当初自己也没有料想举手之劳竟换来一知心人姐姐哪里话,妹妹怎会嫌弃。倒是姐姐不要嫌弃妹妹才好

杜十娘

旁人晋升皆前呼后拥,暖汐晋升竟言”冷清,细思之下莫不是忧氏压着各宫不敢妄动?

心思百转而面色无异,嗔其一言“,软语言”心暖即可,若是无心之人来此,冷清不减,反惹愁绪,倒不如不来的好。

视其容貌,倒也不比旁人差,如今己居芳仪一位,而其只居小仪。入宫同时竟如此天差地别,叹只叹人各有命,好在而今脚跟稍稳,助其一二方为正经妹妹花容月貌,一朝得宠定能扶摇直上,他日旁人巴结还来不及,姐姐这是占尽先机呢。

陌暖汐

微叹姐姐知道自忧氏之事。各宫都与暖汐少有来往。想来是忧氏权重,在这关头姐姐还来看望,实属不易

纵然姿色过人,但这宫中佳丽三千。又有几位平凡姿色

姐姐不必安慰妹妹。这容颜易逝。想来在这宫中很难有暖汐立足之地

心中烦闷,曰如今姐姐身为芳仪,却也不得不妨一些小人作祟。现如今暖汐局势姐姐还是避避吧

杜十娘

闻其言“难免辛酸,蹙眉轻喝妹妹说的哪里话,你把姐姐看做什么人?管你局势如何,管我分位如何,但凭一声姐姐妹妹,我怎能弃你于不顾?

于小人,慎防解一时之困,唯除而后快。眸底多厉色,轻覆其手妹妹且宽心,有我一日,忧氏猖狂不得。你我小心筹谋,何惧无出头之日?

陌暖汐

闻言”心中甚暖,没想到在这深宫还能遇到如此知心人不觉感叹。忧氏纵然欺我。但她身边却没有知心人,一旦失势,纵不能在翻身姐姐说的是,妹妹不应妄自菲薄

望窗外天色已是傍晚不如姐姐在此用膳,也好与妹妹作伴

杜十娘

见其松口宽心不少,相邀用膳自无拒绝之理,浅笑应声那便尝尝妹妹此处菜色如何,若过分可口姐姐可是要日日都来的。

起身理裙,相携往偏厅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