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3章 今朝有酒

小说: 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 作者: 问鼎 更新时间:2019-01-09 字数:2468 阅读进度:5053/5053

陈扬想了想,挂断了叶枫的电话。

便只剩下那边一腔火热心情的叶枫凌乱在了风中。

这时候已经是陈扬和黑衣素贞来这里的第三个年头了,还是寒冬腊月的。

不过今天的阳光很好。

正是上午十点。

那阳光的细碎温暖,让人觉得心中都是细腻的,美好的。

陈扬看着外面的世界,那些高楼大厦,那些蓝天白云等等

“这应该不是真的。”陈扬再次喃喃道。

随后,他拨通了黑衣素贞的电话。

电话很快就通了。

黑衣素贞那边的声音依然清清冷冷。

倒是对陈扬有些不同,她与其他人是冷淡。与陈扬是清冷

冷淡和清冷,那还是有区别的。

“喂!”黑衣素贞在那边说道。

陈扬微微一笑,说道:“你现在在那里呢?”

黑衣素贞说道:“嗯,昨天刚回京都这边。”

“昨天回来了?”陈扬心中忽然有些酸涩。她回来,居然没有知会自己一声。

黑衣素贞说道:“是啊,怎么啦?你好像怪怪的。”

陈扬哈哈一笑,说道:“没有,是觉得你不够意思啦。你回来,应该通知我,我去接你啊!”

黑衣素贞恍然大悟,说道:“没那么麻烦啦,我和叶枫在一起。”

陈扬心中再次抽痛,这种感觉,他很少有过。

他这一生,没有对爱求而不得过。

大多都是女人喜欢他。

“我刚才”陈扬欲言又止,但最后还是鼓足勇气,并作平淡状,说道:“我听叶枫说,他向你求婚了。”

黑衣素贞那边一片沉默。

陈扬心中已然知道答案,但他却还在渴望奇迹发生。

只是,很快,一切的希望都随着黑衣素贞的回答而破碎。

“我答应了。”黑衣素贞说道。

陈扬的心狠狠抽搐了一下。

他马上打了个哈哈,说道:“啊,那真好,恭喜你!”

他想了想,又觉得不对,说道:“可是,我们再过几年就要离开的。一切都会雁过无痕!”

“正是因为雁过无痕,所以,我想尝试一下。”黑衣素贞说道。

陈扬不甘心的说道:“你是认真的?”

黑衣素贞说道:“当然,我这尊肉身,不知道以后能不能成功的运用起来。所以现在,让自己少留一些遗憾才好。”

“可这样对叶枫也不公平!”陈扬说道。

黑衣素贞说道:“一切都会雁过无痕,需要想那么多吗?”

陈扬沉默下去。

半晌后,他一笑,说道:“好吧,那我尊重你的决定,恭喜你!”

随后,他挂了电话。

跟着,陈扬将手中的电话猛地掷了出去。

那手机在墙上砰的一声,随后四零八落。

“莫名其妙,神经病!”陈扬骂了一声。

他觉得很是暴躁,烦躁。

他从来不觉得叶枫这种人也能入黑衣素贞的法眼。

但是世事就是这么讽刺,她居然要和叶枫结婚。

那怕将来会雁过无痕,可陈扬心里还是很不痛快。

从白天,到晚上

陈扬什么也没做,就一直在沙发上坐着。

夜晚,寒意袭来。

陈扬也根本不在乎。

他根本没有任何心思去静修,修炼等等。

他想了很多。

许多的东西,就像是父母的爱一样,总是让人觉得理所当然。

陈扬总是觉得,黑衣素贞永远不会去跟其他人产生爱情。

她永远都会是自己最好的知己,朋友。

“素素!”陈扬正视自己的内心,他知道自己很早就爱上了她。

从在古世界的时候,那种情愫就让他沉迷其中。可是,他没有勇气去跟她谈爱。

她是那样的高贵,那样的纯洁,那样的神圣不可侵犯。

而自己呢?妻子好几个,桃花债一大堆。

这样的自己,有什么资格去爱她,追求她呢?

陈扬觉得,就这样处着,便已经很好很好了。所以他没想过要再前进一步。

门铃突然响起。

陈扬没有做声。

他知道是谁来了。来的人是叶朝宁!

“陈扬,我知道你在里面。”叶朝宁说道。

“进来吧!”陈扬大手轻挥。

那门锁就自然落了下去。

叶朝宁进来的时候,屋子里的窗帘是关的,一片幽暗,且带着寒意。

这屋子里,一点生气都没有。

她打开了灯,便看见陈扬坐在沙发上。

叶朝宁反手关上了门。

她今日穿着红色呢子大衣,青春靓丽,动人高贵。

陈扬和黑衣素贞的真名早已经与他们说了,所以叶朝宁早已不再称呼陈扬为陈俊了。

她来到陈扬面前。

陈扬马上伸了个懒腰,笑笑,说道:“今日突然有些困倦,就在沙发上睡了,你不来,我还不会醒呢。”

叶朝宁叹了口气,说道:“在我面前,你不需要伪装的。想必,你已经知道了我哥和你姐的事情。哦,对了,其实,她从来都不是你的姐姐。你有多在乎她,我都是看在眼里的。”

陈扬那里肯承认,说道:“你乱说些什么有的没的。”

叶朝宁说道:“我就是有些不放心你,所以才过来的。”

陈扬说道:“那是大好的事情,我恭喜还来不及。你以为我是心胸狭窄的人么?”

叶朝宁说道:“好吧,你要这么说,我也没办法。那到时候婚礼,你要去参加吗?“

陈扬说道:“我当然!”

叶朝宁说道:“行吧!”她顿了顿,道:“你应该还没吃饭吗?咱们去找个烤串店,整点?”

陈扬说道:“我又不需要借酒浇愁。”

叶朝宁说道:“喝点啤酒,算什么借酒浇愁,你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吧?”

陈扬无语,然后说道:“走走走,少废话!”

两人出了大厦,然后由叶朝宁开车。

叶朝宁很快就找了个夜市摊,很接地气的那种

然后就在哪儿吃了起来。

各种烤串来一些,加上啤酒。

这个季节的啤酒不用冰,喝起来也是冰啤酒的味儿。

“其实有个问题!”陈扬喝了一杯啤酒后说道:“你应该知道,我们还有九年就要离开这里了,那是不得不走的。你哥哥不应该在这错误的感情里深陷下去。”

“那有什么大不了?有几个人结婚,能保证十年不离的?”叶朝宁显得有些不屑:“今朝有酒今朝醉,我辈修道之人,难道都不如那些凡夫俗子洒脱吗?”

陈扬说道:“我去,你们这点修为,还不太好意思说是修道吧。”

叶朝宁眉毛一竖,道:“你这是什么屁话,怎么就不算了?就像人一样,难道只有富人才能说自己是人。穷人就不配是人了吗?我们不过是修为低一些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