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第17章

小说: 满级大佬种田养崽日常 作者: TJ追梦人 更新时间:2022-06-24 字数:2400 阅读进度:17/25

“会长。”身着干练职业装的女人从侧门走进办公室,手中拿着一份份包装好的植物样品。

“刚刚有贵女来登记了,诞生了新的植物精灵?”

看见还未关闭的页面,她的声音中不失激动。

对于平安镇这个小地方来说,每个新的植物精灵的诞生,都有着别样特殊的意义。

“是的,是一个很可爱的豆芽精灵,名字叫林芽芽。”

陈奶奶起身将登记的位置还给她:“她的妈妈是林惜,刚来咱们镇的c级贵女。”

“这位贵女我听说过,前几天还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职业装干事笑着坐下来,说:“毕竟咱们整个平安镇,加上会长您,c级贵女的数量也不过五个。”

“她很优秀。”回想起少女过分精致昳丽的容颜,和面对豆芽精灵时柔软的神色,陈奶奶温和地评价。

“等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好好看看这位林惜贵女。”干事打趣道:“毕竟那可是得了您老青眼的,必然有非凡之处。”

平安镇贵女协会的植物精灵登记工作,一般是由职业装干事负责。

只是刚刚她临时去实验室有些事,恰巧陈会长来查看,便主动出声帮忙。

没想到平时十天半个月都不一定能发生植物精灵诞生的事,居然在会长暂代的这半小时内出现了,还真是缘分弄人。

职业装干事在心中感慨,看到虚拟屏幕右上角少女的证件照时,更是情不自禁地赞了一声漂亮。

户主:林惜

成员:林芽芽(豆芽精灵)

林惜进入办公室的时候,穆心在外面走廊上的座椅休息,顺便还通关了好几局游戏。

“林惜姐姐,你出来了?怎么样,登记完成了吗?”一看见林惜的身影,她便关了光脑,欢喜地凑了上来。

“很顺利。”林惜笑着点了点豆芽精灵,“从现在起,芽芽就和我在一个户口本上了。”

“哦不对,现在她不叫芽芽了,叫林芽芽。”林惜纠正了一句。

“林芽芽?”穆心煞有其事地点评:“不错,听起来就是一家两口。”

“嗯,谢谢穆心姨姨。”听了她这话,芽芽的叶片都开心地翘起来,嫩嫩的声音像是掺了蜜水一样甜。

穆心哈哈大笑。

植物精灵的登记完成了,她们便慢悠悠地回四合院,路上有说有笑的。

距离四合院还有几步路,穆心的光脑忽然叮叮咚咚响了好几下,她打开一看,微微拧眉。

“妈说找我回家有急事。”她依依不舍地停下了脚步:“林惜姐姐,我现在恐怕不能去你家玩了。”

“你先忙,想来玩的话什么时候都可以。”林惜顿了顿,补充说:“如果遇到麻烦需要帮忙的话,可以随时联系我。”

“谢谢林惜姐姐,你真好!”穆心是风风火火的性子,也没推辞,直接挥了挥手,便急急忙忙地往家里跑。

好在穆家和她们所在的位置距离不远,没几分钟便到了。

但一进家门,穆心便察觉到了与往常完全不同的凝重气氛。

穆大娘坐在主位上长吁短叹的,还不住地抹着泪,穆二嫂和穆三嫂在旁边安慰她。

穆南风坐在轮椅上,垂着头没说话,只是搭在扶手上的拳头捏得紧紧的。

这是怎么了?早上她出门的时候不还是好好的?

穆心心里一慌,下意识加快脚步走到穆大娘身侧,担心地问:“怎么了?”

穆大娘安静地抹着泪说不出话,还是穆二嫂长长地叹气,解释说:“心儿,你还记得穆棱吗?”

穆棱?

穆心在记忆里寻找了一会,那个比她还小了好几岁的大外甥?应该是出去当了兵?

穆棱十岁的时候离了家,本身他和穆心的关系也不是特别亲密,自然印象不太深刻。

不过她也清楚,这个大外甥好像特别出息,觉醒了挺厉害的异能,当兵也特别优秀。

每个月的津贴都全部寄回来,八年累计在一起是一笔极大的信用点,妈都没用,说是存着给他当嫁妆/聘礼。

“他出意外了?”穆心心里一突。

“唉!”穆三嫂也实打实地担忧:“听说好像在外面犯了大错,被判成了孕奴,送回咱们平安镇来了。”

孕奴?!!!

穆心瞪大了眼睛,她们平安镇地方小,没出现过孕奴。

但是光网这么发达,谁不知道孕奴的意义,强制性植入人造子宫怀胎生子来赎罪。

生下的孩子还不能属于自己,除非付出一笔昂贵的信用点 功勋值,否则都是分配到育儿所长大,然后进入军团。

穆大娘的眼泪又开始流个不停,脸色都一瞬间苍老了许多。

穆心连忙组织词汇安慰:“妈,您别着急,无论如何,穆棱还活着呢。”

“而且分配到了咱们平安镇,我们还可以多照应点,总比在外面不知道的地方受苦好。”

平安镇属于安全区,都是孕奴,在这里怀孕生育总比在外面安全,受的苦也少得多。

“心儿说的是。妈,政-府那边不是说了,家人可以有探望权,咱们不如现在收拾东西过去看一眼?”

穆二嫂和穆三嫂也随之开口。

也是,老大走了,穆棱那孩子只剩下她们了。她这把老骨头还得多抗一段时间,为他多打算点。

穆大娘重新打起了精神,起身道:“我现在去收拾。”

她们准备了些干净的换洗衣服,还有各种蛋糕、饼干、牛奶等珍贵吃食,装了满满一大箱子,这才一整家前往探看。

穆心已经有八年没见过这个大外甥,印象里还是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男孩。

这次再见时,第一眼完全没能认出来。

少年恹恹地低垂着眸,睫羽纤长,平静地靠墙而坐,身形清瘦,肤色冷白,容貌却极为清俊出色。

穆心活了二十多年,也没见过这么标志的少年。

唯一能在外貌上和他相比较的,也只有这些天才刚认识的林惜,只是她们性别不同,气质也完全不同。

一个貌美昳丽,一个清瘦俊俏,某种程度上倒是挺搭配的。

穆心控制不住地走了一会神。

不过到底八年没见,穆棱看起来又寡言冷淡,双方相处的气氛略显僵硬尴尬,带着说不出的疏离。

留下了装得满满的物资箱,穆大娘等人一步三回头的离开,刚出了门便泪流满面。

其实,感受到不自在的何止她们,穆棱同样自始至终都紧紧抿着唇。

只是等她们离开之后,他缓缓起身,骨节分明的手指小心地打开了箱子,像是触碰着易碎的琉璃。

看清里面各色的衣物和零食,他的动作顿了顿,敛下的眉眼遮住了眼底掠过的复杂。

屋外,几个值班的人员还在闲谈:“上面对孕奴究竟是什么章程?”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