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四章:天幸也

小说: 明朝败家子 作者: 上山打老虎额 更新时间:2018-10-15 00:45:59 字数:3330 阅读进度:644/897

虽是觉得匪夷所思,可刘健却深知事关重大。

任何一个来自于贵州的奏报,都不可怠慢。

更何况,还是平西侯亲自送来的消息。

刘健伸手:“取来!”

奏疏送至刘健案前,刘健忙是取了来看,这一看,眼睛却都直了。

刘健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奏疏在他的眼底,看了一遍又一遍。

谢迁急了:“刘公,到底如何了?”

刘健没反应。

谢迁道:“刘公,出了什么事?”

其他诸人,也一个个忧心忡忡的看着刘健。

刘公历来稳重,现在突然失色,一定有缘故,难道……真发生了可怕的事?

刘健努力的使自己的呼吸均匀一些,脸色苍白,抬头:“这封奏疏,确是平西侯所书?”

“……”

内阁之中,落针可闻。

刘健继续道:“平西侯的疫病,已治愈了!”

“……”

许多人脸色一松。

这是喜事啊。

平西侯守备贵州,一旦出事,难免令朝廷担忧,现在他痊愈了,有什么不好。

不过张升却是一脸的狐疑:“不对,此前听说,平西侯重病,这疫病,一旦加重,几乎是九死一生,根本扛不过去的,平西侯怎么会病情加重之后,又神奇的痊愈了呢?老夫有一句话,不知该说不该说,这一切,怎么都像是苦肉计,老夫甚至怀疑,平西侯根本没有染上疫病,之所以报病,或许是因为……公主殿下下嫁之事,又或者,是想要显现忠义……这是障人耳目的戏法……”

此言一出,有人不以为然,认为张升的想法,过于阴暗。

也有人若有所思,这……还真有可能,否则,病重之后,转眼之间,又活蹦乱跳,这怎么解释。

刘健摇头,苦笑:“不,张部堂所言,实是诛心,有些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张部堂,痊愈的人,不只是一个平西侯,而是数百上千个病重的将士!”

“什么?”张升等人脸色变了。

“刘公的意思是,这疫病,竟是可以根治。”

“是的!”刘健瞬间,眉飞色舞起来:“老夫所震惊的,就是如此,数百上千年来,西南乃至东南疟疾之症,无药可医,每一次发作,都是死伤无数,不知多少军民,死于非命,朝廷将此,当做是天灾处置,所能做的,只是在疫病发生之后,严防死守,免得天灾之后,发生人祸。可是现在……竟有神药,可以将此病根除,你们说,这是何等大的功德啊。”

李东阳、马文升等人大喜:“这是哪里来的药?”

“方继藩!”刘健一字一句道。

所有人沉默了。

方继藩……这家伙……到底肚子里藏着多少东西啊。

这家伙,能让太子枯树生枝,能割了陛下的腰子,还能使陛下活蹦乱跳,可现在……这个家伙,居然……

“诶呀!”谢迁激动的道:“这岂不是……活人无数?”

“对,是活人无数!”刘健很是感慨,他对方继藩没有恶意,毕竟自己的儿子,现在就是方继藩的跟屁虫,现在已高中状元,入了翰林,可从翰林院下了值,还是不着家,成天往西山书院跑,在西山书院,学习新学的经世之术,一年到头,也见不着一回人,刘杰是有妻子的,还有一对儿女,可这老父不管,妻儿也不顾,成天如痴如醉,这真是将方继藩当爹了。

可对于方继藩,刘瑾又有佩服,这家伙……还真是活人无数啊。

刘健挑眉,激动的道:“贵州的灾情,已经开始缓解,方继藩自称,这疫病,乃是通过蚊虫传播,因而各卫都在灭蚊,果然,这几日,极少再出现新的病患了,他的药,对重症有奇效,贵州上下,已经安定下来,除此之外,云南、广西诸地,也已派了人,传授这救治之法,总而言之……朝廷的心腹大患,算是解除了,这真是列祖列宗庇护,朝廷有幸啊。”

内阁里,上下人等,俱都长长松了口气,甚至人群里,有人发出一个声音:“欧耶!”

众人朝着声源处看去,却是不太起眼的翰林大学士沈文激动之下,忍不住发出的声音。

见许多眼睛落在自己身上,沈文才醒悟过来,脸一红,忙解释道:“这……这是吾子那儿学来的,他说欧耶乃高兴之意,咳咳……八成是犬子,自方继藩那儿学来的。“

原来如此……

内阁里又陷入了沉默。

谢迁却是比出一个剪刀手,学着沈文的样子:“欧耶!”

“欧耶!”众人心里高兴啊,这欧耶是啥意思不重要,重要是,能表达大家内心的喜悦,谢迁做了表率,其他人也纷纷比着剪刀手,这大明核心的重臣们,居然也当了一回弄潮儿。

“哈哈哈哈……”

有人大笑,笑的乃是王鳌,王鳌激动的道:“陛下呢,陛下在哪里,这样大的事,理应奏报陛下。”

众人醒悟过来,也不欧耶了,这欧耶虽新奇,却似乎显得不太庄重。

“对啊,走,去暖阁。”

众臣捋起了袖子,跃跃欲试状。

可命人通报,预备觐见。

却有宦官来,说是陛下微服去了西山。

众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刘健意识到了什么:“平西候病重,陛下感念他的忠义,念及他的儿子方继藩,想来,微服去探视抚慰了。”

“若如此……”李东阳显得犹豫。

“老夫去西山奏报吧。”谢迁主动请缨。

“我也愿跑一趟。”说话的是马文升,他这兵部尚书最没滋味,明明位极人臣,执掌一部,偏偏时运不太好,总是被人嫌弃,以至于他底气都不足了,说话都小心翼翼,生怕引发围攻。

“都去。”看着一个个跃跃欲试的人,刘健当机立断:“现在左右无事,这心中大石也落地了,不妨都去。”

“好。”

……………………

西山。

镇国府。

朱厚照在这里,已三天没洗澡了。

方继藩认为攻伐安南已经成熟,一下子,勾起了朱厚照的兴趣,朱厚照整个人都激动起来,满脑子,都是应对安南的策策略。

在这漏风、漏雨的镇国府,如宝贝一般,挂着十几方大印的朱厚照,又开始趴在了大桌上,这桌上,是一幅巨大的舆图。

向来只有朱厚照伪造别人,这一次吃了血亏,居然被某人伪造了镇国府的诏令,朱厚照格外的小心,他现在采取了新的防伪标识,那便是造十二枚印,每一枚印,都需对照着不同的日期,方能生效。也就是说,每一方带有不同防伪的印章,若是不同防伪的印章,与日期对不上,便算是伪诏。

虽然这玩意很高深,然后并没有什么*用,因为太高级,传送公文去各衙门,人家也没办法辨认。

因而,只能作为自娱自乐的用途。

只是这十几方镇国公印挂在腰上,叮叮当当的碰撞发出的响动,却令方继藩很烦躁。

方继藩面上虽是没心没肺,心里却还是挂念着疫情的事,奎宁是否有效,副作用会不会太大,又或者,自己的爹,压根就没熬住,这种种的疑问,都悬在他的心里,说不担心,这是假的,可担心也没用,自己不可能去贵州,若是去了,方继藩可以保证,躺在病榻上的方景隆见自己犯险跑到疫区,第一时间,即便没有病死,也要气死。

没有法子,与其这样担心,那就不要让自己空闲下来,一旦空闲下来,就难免胡思乱想,于是乎,索性陪着朱厚照发疯,没日没夜的和朱厚照制定方略。

朱厚照眼睛已经熬红了,披头散发,他这个人,事情要嘛不做,一旦要做,便专心致志,茶饭不思。

方继藩心里有心事,陪着大舅哥,也趴在这舆图上头。

二人认真的端详着舆图里的每一处地点,显然,无论是朱厚照,还是方继藩,所思虑的,都是想要玩一票大的,既然要打,那就往死里揍,打到对方三千年,都没有反抗的心思。

舆图上,有几枚棋子,棋子替代了镇国府所能动用的力量。

却在此时,二人并没有注意到,弘治皇帝已和欧阳志蹑手蹑脚的进来了。

门口虽有人守卫,可他们一见到天子亲临,早已吓的面无血色,弘治皇帝只压了压手,这些守卫,便连呼吸都已停止了。

弘治皇帝的眼睛,依旧还发红。

心里颇为感伤。

这一路来,与其说是来抚慰方继藩这忠义之后,不如说是来缅怀平西侯。

他背着手,没有做声。

看着两个趴在舆图上的小混蛋,龇牙,都是披头散发,眼里布满了血丝,一脸疲倦之色,弘治皇帝轻轻的吸了吸鼻子。

“你妹!”方继藩突然一拍脑门,大叫道。

朱厚照一听妹字,立即激动:“你再骂我妹试试看?”

方继藩服软了:“殿下,臣的意思是……臣有主意了。”

朱厚照眯着眼,双目依旧盯舆图,却道:“本宫,却也有主意了。不妨本宫来说,且看看,我们是否不谋而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