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舐犊之情

小说: 明朝败家子 作者: 上山打老虎额 更新时间:2018-08-19 08:58:18 字数:3328 阅读进度:362/897

刘健当了一会儿值,随即便和谢迁、李东阳一道入暖阁觐见。

这十几年来,刘健等人一直如此,风雨无阻,早已习惯了。

此时,暖阁里,弘治皇帝的案头上,正摆着一份奏报。

萧敬小心翼翼的看着弘治皇帝,他脸色惨然,连呼吸都挺直了。

陛下昨日让东厂查一查东宫,这不查还好,一查,真是触目惊心啊。

萧敬觉得实在为难,其实作为东厂厂公,换做其他天子的时候,若要查太子,真若查出什么惊天的大事出来,那也没什么,毕竟他们是皇帝的奴婢,皇帝要查,尽忠职守就是了。

太子触犯了天条,只要真发现点什么,废黜掉,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可当今皇上,只有一个儿子,这就是最难办的地方了,偏偏太子那儿,还查出了这么多可怕的事。

“果然……”弘治皇帝今日却显得极平静,他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什么:“这个家伙,朕就知道他不会老实,定会拉着方继藩去铤而走险。”

“陛下……”

“他那些印章,有谁知道?”

“这……”

弘治皇帝淡淡道:“真是个不知悔改的东西啊。”

萧敬心惊胆跳,却还是提醒道:“还有那份圣旨,昨日已经带了出去……往辽东方向去了。”

“噢。”弘治皇帝颔首点头:“由着他们去吧。”

弘治皇帝想了想,又道:“你可知道为何昨日朕不露声色?朕见那家伙和方继藩使眼色,其实就晓得他们的鬼主意了。”

萧敬压力甚大,其实他渐渐已经体会出了点儿什么了,却还是道:“奴婢不知。”

弘治皇帝板着脸道:“方继藩的提醒,确实不无道理,那个李隆,似乎有蹊跷。”

顿了顿,弘治皇帝道:“可朕已经开了金口了,岂容更改,你可见过天子朝令夕改的吗?”

“不曾。”萧敬开始装傻。

弘治皇帝靠在御椅上,继续道:“朕后悔了,可朕不能朝令夕改啊,所以……才放任太子去胡折腾。若是果然朝鲜国那儿有蹊跷,那么这假的旨意就成真的。真的旨意还在半途上,一看情况不妙,肯定不敢拿出来。”

萧敬不由道:“可倘若是……”

“可倘若这朝鲜国根本无事,完全是方继藩杞人忧天,这还不简单?这圣旨是假的,乃是东宫里有人伪造,朕先收拾太子一顿,到时他自会将所有的罪责推给东宫里的某个宦官,届时,就算天大的罪,不就都落在一个宦官身上了吗?太子自然是要让他长记性的,而朝鲜国那儿,可以私下命人去安抚,一切的事就当没有发生过,至于那宦官,朕可以宽宏大量,令他去凤阳守祖陵,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萧敬便道:“奴婢明白了,陛下圣明。”

弘治皇帝面上却无表情。

虽然他猜到了太子肯定会做点让自己想揍他的事来,可没想到,这家伙竟还真敢做,有这么大的胆子。

弘治皇帝叹道:“这件事说难听一些,叫大逆不道,说好听一些,叫勇于任事,哎……”

萧敬见弘治皇帝并没有动怒,终于舒了口气,笑吟吟的道:“陛下这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实是高明。”

弘治皇帝瞪他一眼:“高明个什么?朕乃黄雀,自己的儿子是螳螂吗?”

萧敬连忙道:“请陛下恕罪,是奴婢愚笨,说错了!”

弘治皇帝一点也不觉得自己高明,只觉得自己是利用了儿子的‘荒唐’,可自己儿子,胆大包天到这个程度,自己有啥可高兴的呢?

他淡淡道:“厂卫先按兵不动,过一些日子去东宫,将那些鬼东西都给朕搜出来,这件事万万不可声张,那些大大小小的印玺和印章搜来之后,立即送进宫里来,对外就说查知东宫遭贼了,若是泄露了一个字,便是万死之罪。”

“奴婢明白。还有……”萧敬犹豫再三道:“陛下,前去传假旨的这个人……和刘公有关?”

弘治皇帝皱眉:“什么?”

“是刘杰。”

弘治皇帝表情怪异:“这肯定就是方继藩的鬼主意了,这叫拖人下水,要死就大家一起死。”

萧敬苦着脸道:“这方继藩……”

弘治皇帝却是摆摆手:“这件事,不要再继续过问了。”

………………

一炷香之后。

刘健等人入暖阁觐见。

弘治皇帝一副平静的样子,正预备和诸卿们议事,却听谢迁道:“陛下,臣今日听到了一些传闻。”

“传闻,什么传闻?”弘治皇帝微微皱眉。

“听说……从东宫发出了一份旨意,往关外去了,这件事很古怪,似乎是从锦衣卫里流传出来的,臣再联想起昨日太子和方继藩奏陈了朝鲜国王李隆之事……”

谢迁话音还未落下,刘健和李东阳却几乎炸了。

啥……

流出了一份旨意?

这样一想,他们立即便联想到了在西山书院里张贴起来的几份圣旨。

难道……又是萝卜?

刘健顿时肃然起来,正色道:“陛下,当真有这件事吗?还是要彻查一下为好,太子殿下若只是玩闹,在西山书院玩闹倒也罢了,可若是胡闹到了朝鲜国,以至于震动了天下,这可就不好收场了啊,且不说别的,单说一旦此事传出,御史们捕风捉影,士林清议汹汹,只怕……”

弘治皇帝用一种十分奇怪的目光看了刘健一眼,却只抿嘴,不发一言。

谢迁怒气冲冲地道:“此事还是彻查一下为好,若果真如此,陛下,这可是大事啊,那方继藩竟敢这样怂恿太子殿下,这已是死罪了。”

弘治皇帝笑了笑道:“既是子虚乌有的事,何必要在意,刘卿家,你说是不是?”

刘健却是皱着眉头,他虽对方继藩的印象有了很大的改观,甚至他隐隐觉得,即便此事为真,多半也是太子的主意,方继藩可能只是无辜卷入罢了。

可想了想,这事太可怕了,太子到处盖印玺,发圣旨,这天无二日,人无二主,绝不是闹着玩的。

随即,他便道:“陛下,国家自有法度,朝廷也有朝廷的纲纪,臣为首辅,理当请陛下万万不可忽视此事,还是彻查为好,若是子虚乌有,正好也证明了清白,可若是确有其事,凡牵涉之人,理当严惩不贷,以儆效尤。”

弘治皇帝看着刘健,目光却是更加奇怪了!

他心里嘀咕着,朕的儿子做了什么,朕知道得一清二楚,你儿子在做什么,你竟不知?

弘治皇帝淡淡道:“既如此,查一查也好。萧敬,你去查一查,记住,不要大动干戈。”

萧敬意味深长地看了弘治皇帝一眼:“奴婢知道了。”

弘治皇帝道:“好了,且先查一查吧,对了,刘卿家,汝子刘杰,最近在做什么?”

说到自己儿子,刘健心里就有股说不出的舒坦感,可表面上,却是谦虚谨慎的模样道:“臣子刘杰,自中举之后,一直都在西山书院读书。”

“许多日不见了吧?”弘治皇帝微笑。

“是有一些日子了。”刘健道:“不过若是能因此有些长进,臣倒是求之不得。”

“是啊……”弘治皇帝微微一笑:“刘卿家说的很对,好了,议一议正事吧。”

可是竟弘治皇帝这么一问,刘健莫名的感觉里头突然有些不安起来!

陛下为何突然问起自己的儿子呢?自己的儿子虽是优秀,可实在没必要突然问起啊。

他恍恍惚惚的议完了事,又恍恍惚惚的回到内阁,对着奏疏,倒是强压下心里的狐疑,收拾起心情进行票拟。

只是下值回去的时候,坐在轿里,他又忍不住瞎琢磨起来。

太子和方继藩到底有没有矫诏呢?

有可能,太子殿下可是有前科的人,何况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等事也不会空穴来风啊。

可是……这和自己儿子,好像没什么关系吧。

理应不会的,刘杰是个老实本分的人,和太子以及方继藩那样性子的人不一样。

刘健想罢,坐在轿里笑了!

陛下和那方景隆就这一点不好啊,天天操心着他们那顽皮的孩子,这孩子即便再有才学,再有本事,可人不老实有啥用?还不是操碎了心,成日提心吊胆?

我家刘杰,可就不同了,虽是资质平庸了点,至少……不惹事,安生!

下了轿子后,刘健倒想起了这个时候快过年了,书院也应当放假了吧,却不知刘杰何时还家!

此时,门子迎了刘健,刘健便道:“今日少爷回家了没有?”

“没有。”门子愁眉苦脸地道:“老爷,这事很蹊跷啊,今日清早,书院就放学了,正午的时候,京里的书院生员各都回了家,可少爷到了晚上也不见踪影,管事的心里还嘀咕呢,是不是和同窗们去玩了,叫人去打听,几个同窗都说昨日开始,就不曾见过少爷了,据说是被太子殿下和新建伯叫去了,说有事……”

“啥?”刘健顿时打了个激灵,整个人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