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天下大治

小说: 明朝败家子 作者: 上山打老虎额 更新时间:2018-08-09 10:35:44 字数:3319 阅读进度:312/897

是真的很香啊。

弘治皇帝并没有刻意的浮夸,实在是……这辈子很少能享受到如此惬意的感觉了。

那土豆泥,比他寻常所吃的膳食,竟还好好吃一些。

于是,他大快朵颐,方才劳作之后,本就腹中空空,又吃了那黄米粥,如今,真觉得这土豆泥,如山珍海味一番。

刘健等人,也已饿了,吃了那黄米粥,再吃土豆泥,都如陛下一般的感受。

众人吃的不亦乐乎,一盘土豆泥,吃了个干净。

摸摸肚皮,饱了。

这种饱食的感觉……真好啊。

为何从前,就不曾有这样的胃口呢?

刘健已露出了微笑,对这土豆,他已有了更好的印象,方继藩等人,没有吹嘘,这……理应是主粮。

看着弘治皇帝和刘健等人都是欢笑一堂,方继藩绷着脸,一点都不觉得轻松。

尤其是看到朱厚照,贼笑的样子,方继藩觉得自己的后襟发凉,太子殿下这钢丝走的……

弘治皇帝吃罢,抹了抹嘴,叹了口气:“有此粮,朕可以高枕无忧了。”

刘健巍颤颤起身,朝弘治皇帝行了一礼:“陛下圣德,屯田千户所上下,亦是功不可没……”

这是要请功了。

对刘健来说,以方继藩等人的功劳,怎样封赏,都不为过。

正可是粮食啊,能养活多少人,解决多少问题?

弘治皇帝颔首,若有所思,看向朱厚照:“你是太子,若卿是朕,会如何?”

朱厚照咋舌:“儿臣不敢说。”

这时,他倒知道‘谦虚’了。

弘治皇帝便道:“屯田千户所,即日起,准其出关,试种土豆,准其招纳流民,在关外选址,招纳流民,各处关隘官军,应予配合。”

眼下最重要的是,在关外种出土豆来,倘若如此高产的主粮能在关外开花结果,那么,这便是对鞑靼人的致命一击了。”

弘治皇帝说罢:“方继藩,朕想问你一个问题。”

方继藩一脸诧异。

他原以为论功行赏的时候到了,谁料到,这个时候,竟是问一个问题。

啥问题?除了微积分之外,方继藩也不是吹牛……

弘治皇帝深深看了方继藩一眼:“朕问你,三皇五帝,存在吗?”

“……”

谁也没有料到,陛下竟问出的是这个问题。

那沈文正摸着自己的肚皮,觉得舒服了一些,可如今,却有点懵逼。

因为这个问题,陛下曾问过自己。

可现在,陛下再问方继藩,答案显而易见,陛下对自己的回答很不满意。否则,又怎么会问方继藩。

弘治皇帝徐徐道:“朕一直在想一件事,朕问过许多人,都不曾得到一个令人满意的答案,你在西山,鼓捣你的新学。”

学问,是不能用鼓捣来形容的。

方继藩道:“陛下,这是臣的门生,王守仁的学问。”

“你倒是将这推的一干二净,天下谁不知,这王守仁是从你这学来的,少来和朕绕圈子,朕听说,你和王编修,在此提倡新学,因而,朕想问,你们新学,对这三皇五帝,有什么看法?”

方继藩沉默了。

泪流满面。

明明就不是我的学问啊。

内心的正义,不容许自己去冒名顶替别人的学问,这……太可耻了。

而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方继藩的身上。

尤其是沈文,他心里对新学,是鄙夷,这种自信,来源于他多年的经验,天下新冒出来的学问,何其多也,可有谁能取理学而代之?

何况,自己堂堂翰林学士,回答尚且不能让陛下满意,你方继藩乳臭未干,跟着一群读书人在此离经叛道,不过是年轻人们的胡闹罢了,等你们年纪大了,方才知道,何为正途。

他捋须,面带微笑。

“很重要吗?”方继藩突然开了口。

一语惊人!

三皇五帝,怎么可以说不重要。

此乃圣贤啊!

弘治皇帝沉默着,依旧凝视着方继藩。

许多人懵逼的看着这个素来在京里总能发出奇怪议论,同时,总能做出出格事的家伙。

方继藩叹了口气:“其实,三皇五帝,一丁点都不重要啊。圣人推崇周公,为何不见天下的读书人,推行周制?周人的土地制度,乃是井田制,这是周礼中的规定,为何……无人推行?甚至连孔圣人,对推行井田制,没有表现过赞同?”

“……”本来,沈文听到方继藩的第一句话,想要驳斥,可是第二句,令他骤然如斗败的公鸡。

井田制,才是当今天下,所有儒生们的梦魇。

他们读周礼,却不敢恢复周朝的礼制。为何呢?因为周朝的礼制,说穿了,是公有制。

来,大地主们,咱们互相伤害啊,咱们土地充公好不好?

所以,人们对周礼,倒背如流,将其列为四书之一,上下数千年,只有一个人,他叫方孝孺,就是文皇帝靖难之后,宰了的家伙,他曾旗帜鲜明的支持恢复井田制,然而,没有人搭理他。

因为,天下的读书人,真的有一头牛,怎么肯拿去充为王田呢?

方继藩继续道:“周公也是圣贤,他的书,被列为四书,人们都说,周公制定了礼法,因此天下安定,可为何,没有人肯效仿周公去推行周人的礼法制度呢?三皇五帝,也是一样……”

“圣人将他们列为圣贤,推崇他们行为和所制定的礼法,其实,并非是说,三皇五帝、大治之世,就一定是好的。所以,三皇五帝是否存在,其实一丁点都不重要,他们存在,谁还能找出三皇五帝大治天下的方法吗?”

“没有人可以找到,时过境迁,即便人们知道,三皇五帝是如何使天下大治,我们后人,也未必按着他们的方子,能够做到,即便做到了,也未必能大治天下。”

“三皇五帝若是根本不存在,又如何呢?他们不存在,读圣贤书的人,难道就放弃大治之世?难道就会失去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本心?不会的,诚如臣的门生王守仁所提倡的那样,圣贤之书,即为知,这个知里,就有大治之世,读书人对工农生出了同理之心,自然也就会想尽一切办法,去尝试着实现圣人之道,哪怕,大治之世,遥不可及,就如天上的星辰一般,可哪怕只要靠近一些,靠近一尺、一丈,这些尝试去靠近星辰的人,都将会彪炳史册,受人敬重!”

“臣从来不会去想三皇五帝的问题,臣心里谨守着良知而已,有了良知,便去尝试,就如张信,在田里耕种,又如欧阳志,在锦州守城,他们都在通过心里的良知,去实践天下大治之道。”

”所以,三皇五帝,与我何干?他们在,臣会敬仰他们;他们不在,臣和臣的门生们……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臣,依旧还会迈向那遥不可及的星辰,哪怕攀上最高的山峰,张开了臂膀,依旧距离星辰甚远,可只要更近一尺、一丈,心里,也就满足了。”

“……”

心存良知……尽力而为……

弘治皇帝突然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他沉吟着,细细的咀嚼着方继藩的话,手指轻轻在案上,打着拍子。

方继藩小心翼翼的看了弘治皇帝一眼。

这个回答……是他胡编乱造的,逼格嘛,大抵就该是如此吧,论起装逼,本少爷不是吹嘘……

弘治皇帝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很有意思,有些心意。不过……还差那么一点……”

“……”

方继藩却也笑了笑,他无所谓:“臣才疏学浅,陛下学贯古今,臣拍马而不能及也。”

弘治皇帝随即又笑道:“你们这些想要追逐星辰的人,真是可怕啊。方继藩是一个,欧阳志是一个,王守仁,还有你其他的几个弟子?是了,还有张信,以及这些在屯田千户所里的上下人等,朕不知,西山这里的旷工们算不算,那么,索性,这个王三,便也算一个吧……对了,还有这些学童,他们还小,或许还不知天上的星辰是什么,可迟早有一日,朕知道,他们会依循你们的足迹的。”

说到此处,他不禁叹了口气:“可是朕老了啊,身子也不好,所以,真的羡慕你们,羡慕你们敢做敢为,你们……放手去追吧,若是摔了跟头,朕给你们撑着,你们若是有人跑不动了,朕总会给你们一个歇脚之处……”

方继藩有点不想和弘治皇帝聊天了,自己打个比方而已,可结果,弘治皇帝也开始不断的借用各种的暗语。

弘治皇帝笑吟吟的道:“你们追的时候,带上太子,太子还年轻,正因为年轻,将来,还有许多施展拳脚的地方。土豆…这份大礼,朕收了,推广的事,朕不操心,这是你们屯田千户所的事,朕唯一做的,就是在旁看着你们,想看看,你们距离那星辰,可以近到何种地步。”

…………………………

有点事,人在外面,更新太晚了,抱歉,不过,总算是敢在12点之前,五更,欣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