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情人乱

小说: 迷蝶情人战gl 作者: 锦潇竹幻 更新时间:2015-03-14 19:20:20 字数:3318 阅读进度:42/84

凌易恒拿着那张离婚协议书手不住的颤抖,洛子汐真就那么狠决?一次而已,就一次而已,她就要跟他走上离婚这一步?凌易恒突然产生了一种恨,是的,恨!恨洛子汐的决绝!凌易恒一把揉碎手上的协议书,要离婚,不可能!

似乎早就知道了凌易恒会有这样的反应,洛子汐并没有什么动作,只是冷冷的看着面前的而已。她不想多浪费口舌去说一些什么,破裂了就是破裂了,没有必要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她曾经也想把跟颜潇之间的事情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事实告诉她,活着,就必须要面对现实。更何况,她现心里有的也不再是凌易恒,而是坐她旁边手一直桌子底下握着她的手的女。当事情发生了之后,不是要想着怎么去掩盖,而是应该想着怎么去面对,去解决。洛子汐她当过一次懦夫,不想再第二次。

“离婚?老婆,不要开玩笑好不好,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老婆,们不离婚,怎么舍得离婚?们那么多年的夫妻,那么多年的感情,不能因为一次的错而全盘否决。老婆,告诉,是开玩笑的,这废纸只是拿来跟开玩笑的。”凌易恒不愿意相信洛子汐是真的要跟他离婚,洛子汐那么爱他,是的,洛子汐一直都很爱他,一直很努力的经营这个家,她怎么舍得要不这个家呢?

“觉得是开玩笑?”洛子汐一声冷笑。

“老婆,不能这样,真的不能这样,不能没有的。颜潇......颜潇,帮跟子汐说说,不要离婚,们没有到必须离婚的地步,颜潇,跟子汐说说,知道错了,真的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会了,叫子汐不要跟离婚好不好?”

洛子汐的冷笑让凌易恒慌乱了,他瞬间无助起来。看到洛子汐旁边的颜潇,突然觉得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现颜潇跟洛子汐的关系最好,或许,洛子汐会听颜潇的话。所以凌易恒向颜潇求助。

其实,他了解洛子汐,洛子汐从来不开玩笑,更不会拿离婚这件事情来开玩笑。他不愿意相信,但是他知道,洛子汐已经下了决心。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去挽救,但是他必须去挽救,要不,真的一切都完了。

“啊?关什么事?只是司机送子汐过来的,离婚什么的是们两个的事情,请无视的存哈,无视......当是打酱油的也成,是不会介意的。”颜潇很无害的笑着。

笑话,她不帮衬洛子汐就已经不错了,怎么可能去帮凌易恒说话。其实她现更想对凌易恒落井下石,不过她觉得,洛子汐还没有败下阵来,弱势的一方是凌易恒,所以她现还不适合说话。看戏就好,嗯,看戏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特别是看自己的爱怎么跟前任丈夫离婚的戏码最好玩。

洛子汐白了颜潇一眼,这丫的今天算是要来看热闹的了。昨天还说什么这件事情让她来处理,洛子汐倒是想知道如果不是她自己来,颜潇会怎么处理?也是像现这个样子来打打酱油?果然,自己亲自处理是对的。

凌易恒看到颜潇没有帮他的意思,反而是一副看戏的样子,知道求助无望了,只能自己硬着头皮继续跟洛子汐说道:“老婆,一次而已,一次而已,不能一棒打死所有,而且,这一次也不是主动愿意的,是那个女勾引的。老婆,一定要相信。”

“啊,记得有一句话叫做‘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有了第一次就有了第二次而且,很多事情都是一锤定音滴。”洛子汐还没有开口,颜潇就把话插进来了。颜潇很不想插嘴的,但是她又忍不住,因为听到凌易恒话之后她第一时间想到了这句话,然后就有种不吐不快的冲动。有了冲动,就有了行动,然后,漏嘴了。

“!”凌易恒没想到颜潇非但不帮他,还落井下石。狠狠的瞪了颜潇一眼,他现是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跟颜潇计较。他现最主要的是跟洛子汐解释清楚,让洛子汐不要跟他离婚。洛子汐的认真让他觉得可怕!他仿佛看到了他的婚姻入刚才手上揉碎的那张纸一样,已经支离破碎,这一个仿佛,让他的心痛得流血。

“老婆,不离婚好不好?”凌易恒再次放低男的尊严求洛子汐不要离婚。这真的只是一次意外而已,而且责任也不他这里,确实是那个女勾引他的,要不他不会控制不住自己,所有的过错都是那个女的错,他其实也是一个受害者。

洛子汐又是一声冷笑,错了就是错了,原先已经自己承认错了,也说了要承担错误,但是一知道承担的后果,就开始把错误推到别身上。

她当然知道其实这一切都是颜潇安排的,她也知道是那个女去勾引他的,但是这种事情,一个巴掌拍得响吗?开门的时候看到里面的两个那么卖力,现就成了那个女的错?洛子汐为凌易恒的这份没担当而感到心寒失望。更何况,这一切都是颜潇为她安排的,她怎么可能去听凌易恒的解释?

洛子汐摇了摇头,冷冷淡淡的吐出一个字:“不。”回答得简单而直接。

“洛子汐,要怎么样才能原谅?要怎么样才能不离婚,们多年感情,真的非要走到这一步吗?告诉!”洛子汐的态度让凌易恒愤怒了,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恶狠狠的瞪着洛子汐。洛子汐什么话都没有说,只给他一张离婚协议书,这算什么?当他是什么?

“离婚。”洛子汐平静的吐出两个字。她要的只是离婚两个字而已,其他的说那么多干嘛?她没有权利去怪凌易恒,因为她也出轨了。所以,她选择什么都不说,也什么都不想说。她本意就是要离婚,还告诉凌易恒什么?原谅?呵呵,谈不上。

“!”凌易恒不知道为何洛子汐的态度那么坚决,他觉得洛子汐真的是不可理喻,哪个男没有外面碰一两次腥的?他也是个男!为什么别的家庭愿意原谅和解,而洛子汐态度就那么强硬呢?凌易恒不理解,真的不理解,以前他犯的一些错误洛子汐都会包容他,这一次明明责任不他,为何洛子汐却不能再一次包容他呢?

“签字,离婚。”洛子汐的语气没有什么改变。前面那一张被凌易恒撕了,但是没有关系,她包里还多的是,凌易恒撕一张她拿一张出来。这是颜潇叫她准备的,嗯,现还真派上用场了。

早上颜潇陪她去办理的时候,就让她多复印很多,说备用,当时她还瞪了颜潇一眼。她这辈子就可能只跟凌易恒有婚姻,然后只能跟凌易恒离婚,准备那么多干嘛?难不成颜潇还想让她多离几次婚?而颜潇舍得让她去结几次婚然后又多离几次婚?不过现清楚了,颜潇让她准备是为了应付这个......

洛子汐又把一张新的离婚协议书放到凌易恒的面前,然后瞄了颜潇一眼,看到颜潇得意的眼神,似乎说“看吧,还是有先见之明,现派上用场了吧?”,洛子汐白了颜潇一眼,真怀疑颜潇是不是离过婚,要不怎么会知道有这一茬?

颜潇眨了眨眼睛,有些得瑟又有些无辜的看着洛子汐,然后又挑了挑眉,提醒洛子汐现不应该把注意力放到她这边,而是小心凌易恒。她看得出凌易恒已经急了,怒了,她可保不准凌易恒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她已经悄悄的把椅子往后挪了一些,要是凌易恒敢对洛子汐乱了,她可以第一时间起来护住洛子汐。

“洛子汐,不能这样,不能就这样判的死刑!没有错,要错也是错,如果不是三天两头就出差,要不是最近一直对那么冷淡,也不会那个女勾引的时候控制不住自己。洛子汐,是个男,很正常的男。那方面是有需要的,不能满足只能去外面发泄。作为一个妻子,却不能满足自己丈夫的需要,有什么权利责怪外面搞女?要离婚,门都没有!不可能离婚!”对,错全洛子汐,如果不是洛子汐经常出差,如果不是洛子汐最近一直不让他碰她,他能顶不住诱惑吗?他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男,他那方面需要得到满足。凌易恒突然发觉,他没有错,错不他,所以他有权利不离婚,他也不可能离婚!

洛子汐皱了皱眉,她没有想到凌易恒把责任推来推去,最后竟然推到她身上来。她有说过她责怪他外面有女了吗?她似乎什么都没有说......不过这样也好,错都她,她也不介意把这个“妻子无能”的罪名担下来。只是,凌易恒竟然把错推到她身上之后还不肯离婚。

“既然无法满足,留何用?”洛子汐语气不该。

“就是留着看怎么外面玩女,想离婚,门都没有!”凌易恒这下是真的火大了,他又把那张协议书撕个稀巴烂,然后甩到洛子汐的脸上,洛子汐不是很平静吗?他就要看洛子汐能平静道几时!只要他不签字,洛子汐想离婚那是不可能的!

“不签,那们只能法庭上见了。”洛子汐面无表情的站了起来,拉着颜潇就走。他们已经没有谈下去的必要。

作者有话要说:好吧,三更,哈哈,嗯,白日化继续进行中,期待颜潇的出马吗?

期待的就撒花吧,颜潇可不是什么善茬滴说。

咳咳,某竹子总是这么邪恶.....掩面.....掩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