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情人乱

小说: 迷蝶情人战gl 作者: 锦潇竹幻 更新时间:2015-03-14 19:20:11 字数:3231 阅读进度:33/84

“洛子汐,现突然想到一个词,要不要听一听?”颜潇厨房帮洛子汐洗青菜,觉得她现凌易恒和洛子汐的家里挺有意思的,那种感觉说不出来。

“什么?”洛子汐翻了翻锅里的菜,颜潇就没有一刻消停的。

“瞒天过海。”颜潇觉得她现跟洛子汐对外面的凌易恒用的就是瞒天过海这一招。其实想想那些兵法切实很厉害,现实生活中也能用得到,先的智慧就是高呀,貌似洛子汐也蛮喜欢跟她讨论这方面的。颜潇有突然想到,物以类聚这个词。好吧,她越来越发现她跟洛子汐有交点了。

洛子汐一听,愣了一下,但是也随即想到颜潇说的是什么。颜潇的思维太跳跃,如果不是她对颜潇有所了解,她估计跟不上颜潇的思维,不过,她觉得这个“瞒天过海”有些不恰当,于是,道:“不觉得应该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吗?”

她现跟颜潇的关系,用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这个典故更加贴切一些。她跟颜潇进行着朋友关系就是明修栈道,而暗地里她们两个就是暗度陈仓。似乎,颜潇很喜欢把现实中的事情,套上一些典故。不过,洛子汐觉得挺有意思,颜潇喜欢玩,那也是一种知识的运用吧,虽然那些典故很多都懂,不过有句话说得好:温故而知新。她喜欢跟颜潇扯这些有的没有的。

“额,好吧,洛子汐,还是的用得比较贴切。不过,洛子汐,明修栈道觉得是指来蹭饭,暗度陈仓是指厨房跟啥啥呢?还是明的们是朋友,暗地里是情的事情呢?”其实两个都适用,但是颜潇就想逗逗洛子汐。

青菜她已经洗好了,把手一擦,看到该做的是都做完了,这下可以安安稳稳的从后面抱住洛子汐了。让洛子汐找不到理由打发她。于是就从洛子汐的后面抱住了洛子汐。颜潇心里嘿嘿暗笑。前面洛子汐还切菜的时候她从后面抱她,结果洛子汐不是打发她去冲洗碗就是让她去洗菜?厨房是什么地方?有爱的地方,颜潇怎么肯放过?

“哎呀!还炒菜呢,也不嫌油!这样抱着,怎么炒?”洛子汐挣扎了一下,就是挣不脱颜潇的双臂,突然觉得,让颜潇跟进厨房是一个非常错误的选择,进入厨房后颜潇了没有一刻是规矩的。

“还没有回答的问题呢。”颜潇就料到洛子汐会挣扎,但是不会太挣扎,有那么点欲拒还迎的感觉。颜潇抱得就更加起劲了。

油?她怕呀,可是现厨房里的气氛那么好,咳咳,她连坏事都想做了。前面不是还有洛子汐带着围巾挡着嘛。她那么明智的从后面抱就是怕油呀!

“这两件事情的性质不都是一样的吗?”洛子汐很想翻个白眼给颜潇。

就知道颜潇想拿她寻开心,明知道她对颜潇这个家出现有些介意,但是颜潇还是要把事情挂嘴巴上说。凌易恒怎么对颜潇是凌易恒的态度问题,却没有越举。但是她背叛他们的婚姻是事实,她内心谴责,却也担心颜潇心中介意凌易恒的存。其实,她有点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颜潇和凌易恒。

“洛子汐,又自寻烦恼了。”颜潇一看到洛子汐愣神,就知道洛子汐又自纠结了。说没事洛子汐想那么多干嘛?她恨不得把洛子汐的脑袋给堵上,让洛子汐什么都想不了。哦,不,得想她,只要想她就行了,其他的大可不必想。看来要尽快的把凌易恒解决掉,凌易恒的存会是洛子汐一直的病根。

颜潇叹息,她怎么就不能早点认识洛子汐呢?要是早点认识洛子汐她就不会让洛子汐嫁给凌易恒,那样洛子汐就不会有那么多烦恼了。

“干嘛叹息?”洛子汐问。为她的自寻烦恼而叹息?貌似她心里想着什么颜潇都能猜透,洛子汐怀疑,颜潇是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呃,她现炒菜呢,不宜想那些恶心的东西。

“其实是想是要假道伐虢呢,还是要李代桃僵?”颜潇洛子汐的身后如有所思起来,把刚才的话题转移。她回忆三十六计里面的内容,她想要不要掐指数一下三十六计都有那些,有哪些是可以用的。

“噗......说,又打什么鬼主意?是对,还是对外面的那个?”洛子汐知道颜潇的心思多,突然冒出个假道伐虢和李代桃僵出来,绝对的没有好事!“感情三十六计学得不错呀,是不是用起来也不亦乐乎?”

怀疑,洛子汐表示对颜潇深度的怀疑。她觉得颜潇要有一些动作了,但是颜潇不想瞒着她,所以这是告诉她她可能会做的事情。假道伐虢?想对凌易恒下手?李代桃僵?顶替?她、她亦或者是他?洛子汐还是有点不明白颜潇意欲何为。

“都有,打的主意,当然也打外面那位的主意。的是好主意,外面的那位嘛......”颜潇阴阴的笑了一下,“洛子汐,猜,会先用那个?”她从来就不是什么好,她喜欢的是:不折手段。

“可别胡来。”关火,起锅,入盘,洛子汐把炒好的才放到一旁,擦了擦手。从颜潇的手臂中脱了出来,然后面对着颜潇。颜潇不是答应过她要给她时间来处理了吗?怎么这会儿又把主意打上了呢?“说吧,这会听着,听完把青菜给吵了,就可以出去吃饭了。”

“保证不胡来。不过,洛子汐,觉得以的性子处理起来,会耗那么点时间。”洛子汐对凌易恒能快刀斩乱麻吗?不能,因为凌易恒现还没有真正的出轨,洛子汐现心里介意的是她先出轨了,而不是凌易恒,所以她对凌易恒有亏欠。

颜潇努了努嘴,要是天下男的老婆都像洛子汐这样的想法,那些出轨的男都要乐死了。颜潇也知道洛子汐受到的是传统的教育有些理念她的脑中是根深蒂固,不像自己,三观不正,压根就不把那些道德伦理放眼里。这个社会,敢闯敢为,有钱有势再是硬道理。道德伦理能当饭吃吗?能让自己快乐逍遥吗?

“所以打算出手?”洛子汐看着颜潇,颜潇还是介意的。

她要处理跟凌易恒的婚姻关系,确实需要一些时间。不需要时间难道要她去直接跟凌易恒说,们离婚把,爱上别了。虽然事实是这样,但是婚姻不是儿戏,如果一句话就能解决的,就不会有那么多悲剧发生了。她只是想花些时间,尽可能的把伤害降到最低。

“或许可以帮。”颜潇耸了耸肩,表示她确实是要出手了。

洛子汐会为难,但是她不会,洛子汐怕对不起凌易恒,但是她不怕。她说过要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会不择手段。更何况洛子汐是自己所爱的,她不是什么伟,不是爱了看着对方幸福就好。她是爱了就要把抢回身边狠狠的爱。

“颜潇......”洛子汐又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当凌易恒觉得跟他的生活已经变得无味的时候,们之间就已经产生了裂缝。当凌易恒找假扮小三的时候,们之间已经不再可能。当凌易恒向展开追求的时候,们最终的结局,想已经想到。洛子汐,何必让自己背上那么多枷锁?觉得出轨了对凌易恒有亏欠,那么凌易恒出轨的时候可有对有亏欠?为什么男做起来那么理所当然,而却要自折磨呢?”颜潇有些恨恨的说。

颜潇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气势却汹涌澎湃,直逼洛子汐而来。洛子汐被颜潇问无话可说。

“如果相信,就交给处理,但是,后面的还是需要配合,明天,明天这个事情就会有转变。到时候,给回制造一些理由,就看怎么选择。洛子汐,希望的生活不要有那么多负担。”颜潇叹了口气,她心中已经有了想法,既然洛子汐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那就让凌易恒自己开口。还要让凌易恒百口莫辩。

洛子汐看着颜潇,颜潇的眼睛告诉她,她应该坚决一点。颜潇的话没有错,她对凌易恒有愧疚,但是凌易恒对她却没有一丝的愧。现是用计,理由很是冠冕堂皇,但是却是让她心寒,她苦心营业的家庭,却让凌易恒感到无趣,要用计来刺激生活。这是对她的一种讽刺。凌易恒还不仅对颜潇动了心,更加想通过她来接近颜潇,还想享齐之福。

洛子汐突然不知道,她嫁给的是一个怎么样的男,为什么凌易恒就能那么理所当然的有那些想法,而她,却还是要对他有愧疚呢?凌易恒或许不想跟她离婚,因为凌易恒虽然对颜潇动力心,但是对她,一如既往。凌易恒的心思,已经不是她能猜得透的。撇开颜潇不说,现的凌易恒,她还能继续跟他相处下去吗?

颜潇洛子汐的唇上轻轻吻了一下,然后笑着说道:“先把菜给炒完了,今晚,找个理由把带走,然后,明天,还有一场好戏。洛子汐,最近那方面冷落他了,他该要急躁了吧?”

“打算怎么做?”自从跟颜潇再相遇后,确实就没有嗯凌易恒发生关系了。难道颜潇想从这点下手?

“明天就知道了。”颜潇脸上依旧洋溢着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