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情人战(抓虫)

小说: 迷蝶情人战gl 作者: 锦潇竹幻 更新时间:2015-03-14 19:19:44 字数:3397 阅读进度:5/84

“你现在可是在出差之中,有没有想过我为什么要给你打电话?”颜潇很有意的提醒。她就不信洛子汐会不知道她的用意。她可是很期待洛子汐的表情的。她知道洛子汐其实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平静。洛子汐不是圣人,也不是什么女神。颜潇知道,洛子汐心里其实在意得很,要不也不会刻意的表现的得不在意。

很多时候,很多不在意,都显得那么刻意,不是?颜潇笑了。

“我当然知道你的用意,但是,你的用意要起到作用才能发挥那些意义,不是?如果我不让它发挥,它还存在意义吗?”笑话,洛子汐当然知道颜潇的用意,不就是为了激她?呵呵,她又怎么可能让她得逞呢?即使只是游戏。

只是,身子真的是有些累了,心,似乎也有一些累。此时此刻,她真的想凌易恒,想凌易恒那温暖的怀抱。但是一转想,颜潇能知道她出差,有多少种可能,洛子汐心中一清二楚。所以,心中就更加的累了。

“洛子汐,我确实很想知道你能平静到什么时候。”颜潇确实很期待,洛子汐能坚持到什么时候。或许现在洛子汐的心里已经抓狂了,但是,语气依旧能那么平淡。颜潇觉得自己对洛子汐的兴趣越来越大了。

“你怎么那么着急?游戏不是才刚刚开始吗?而且,谁先不平静,现在还说不准,不是吗?”洛子汐压住心中的所有不快,平静而自信跟颜潇说道。

“确实是。游戏才刚刚开始,但是我很想尽快的进行。因为,我发觉,真的是越来越好玩了。”是呀,已经越来越好玩了。洛子汐是一个有趣人,一个极力的克制自己的人,要能能攻破那一层防线,不知道会有什么场面出现。期待,颜潇心中是无比的期待。

“颜潇,其实我还是想知道,为什么你就那么热衷于我的事情,或者说我跟凌易恒的事情。难道就因为你是你所说的我老公的情人?”一个情人能这样高调张狂的来找原配吗?洛子汐觉得颜潇的做法,真的是太匪夷所思了。一般的小三可不会像她这样。小三要么安静的躲着,要么高调的出来破坏。但是颜潇呢?说是破坏,但是,却没有实际性的破坏。

不解,洛子汐心中还是不解。

“我其实就是你老公的情人,所以,就只是这个理由而已,洛子汐,难道还不够吗?”洛子汐开始怀疑了,开始把她放到欣赏的位置上,在意她存在的事情了。呵呵,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洛子汐越是在意,游戏就会越好玩。

“呵呵,你觉得你的这个理由能让我信服吗?”洛子汐笑。如果只是那么简单的理由的话,颜潇不会那么用心。洛子汐想事情从来不会那么简单,不会只想到表面的一层。

“你信与不信,我都是这个理由。”

“是吗?”洛子汐敢确定,颜潇其实还有其他的目的,只是会是什么,她就不清楚了。 小三吗?呵呵。似乎越来越好玩了。既然已经开始了,那么她还真的不想让颜潇失望,毕竟颜潇用心去展开了这个游戏,用心去做得事情,不管是什么事,洛子汐都觉得,值得支持,而且,她也会用心的去玩这个游戏。

“老婆。辛苦了,来,我给你按按。”凌易恒看见洛子汐有些疲惫,心疼了。其实他完全有能力不让洛子汐出去工作。但是,他也明白,洛子汐跟其他的人不一样,她是一个贤妻,却也是一个女强人。只是,家庭和事业两兼顾,凌易恒替洛子汐累了。他知道洛子汐一直很努力的在维持着这个家,只是,很多东西,不是努力了就可以得到的。

是呀,不是所有的事情只要努力了就能够圆满的。世间,事情都是这样子。凌易恒在心中苦笑。

“嗯,好。”洛子汐扭了扭脖子,确实是有些酸累了。加之颜潇的事情,心里其实没有那么痛快。只是,事情还没有说出来之前,她不能去怪凌易恒。事情,会有水落石出的时候。

“航,我走的这两天,你的电话……”洛子汐出差两天,凌易恒的电话很少。特别是在她最需他的时候,他却……用颜潇的话说,正陪在颜潇的身边。洛子汐不想去相信,但是,颜潇拿出了让她不能不信的证物。物证,可想,颜潇的心机多重了。

“我这两天手机有点问题了,工作也有些忙,所以,老婆,是我错了,我应该每天回家就给你打电话的。”凌易恒赶紧道歉,其实,是没有洛子汐的房间,他确实不想一个人呆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很多时候他会想起以前她们没有结婚时候的事情,那时候,洛子汐依旧高傲的平静着,他们之间有着一层的隔阂。不是不爱,只是,那时候的气氛会比较轻松,没有现在那么累。

是的,累了。不知不觉之中,就累了。至于为什么,凌易恒自己也说不清楚。正所谓的剪不断理还乱吧。

“我也只是问问你而已,每当累的时候,就想听你讲话。”洛子汐实话实说。凌易恒是她的全部,他所有的依靠。一个女人再强,终究也还是需要一个人来依靠的。凌易恒是她自己的选择,她是完全的信任和依靠凌易恒的。

“那你可以给我打电话的……”凌易恒没有再说下去,声音变小了。

“呵呵。”洛子汐只是笑了笑,不是她不想联系,只是,她害怕去联系。害怕凌易恒的种种借口。所以,及时电话拿起来很多次,但终究没有勇气去拨通。

付出了一切之后,只要一个背叛,她就会失去所有。所以,她虽然说跟颜潇玩,但是,只要输了,她也就一无所有了。一无所有的洛子汐,要怎么生活?极端,洛子汐知道终究最后的生活,只剩下一种叫做极端的东西。

浅笑。或者,应该叫做苦笑。

生活,已经越来越有些不知所措了。其实,洛子汐也很累。一种正常的疲惫吧。第一道难关,不知道应该怎么继续。颜潇,又该有什么伎俩呢?下一招会是什么?请君入瓮?怎么个请法?

“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还是说太累了?”凌易恒觉得洛子汐有些怪怪的,但是哪里怪他却不太清楚。只是感觉上生出了丝丝的异样。最近的婚姻生活,似乎真的是有些让人烦躁。虽然表面上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似乎暗地里有些东西在慢慢的变化。

凌易恒继续帮洛子汐捏着脖子。工作太久,对着电脑工作很容易腰酸腿疼什么的,凌易恒自己深有体会,所以他知道应该怎么按才能让人舒服。

“都有吧。”心事,有。身累,也有。洛子汐没有去否认。其实,心里有什么都是应该说出来的。洛子汐几次想开口询问颜潇的事情,但是,每每话到嘴边,便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了。

“难道不能告诉我吗?”凌易恒问。洛子汐心里似乎真的藏着一些事情。一些他不知道的事情。从什么时候起,他们彼此不能敞开心扉的谈事情了?

“呵呵,其实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或许真的是累了,所以才胡思乱想了。其实没有什么大事。”洛子汐讪笑了一下。给自己找了一个逃避的理由,也给了凌易恒一次机会。如果事情捅破了,或许,就什么都没有了。她,依旧是赌不起。

瞒骗也快乐,毕竟好过,不是吗?

不管是真是假。颜潇能找到她,就说明了不是空穴来风。很多时候,洛子汐是知道事情的真相和结局的,只是,她不敢去碰触罢了。

“好了,既然不是什么大事,就不要胡思乱想了。我再给你压压背,那样会比较舒服一些。躺好。”凌易恒让洛子汐躺好。然后用胳膊肘压向洛子汐的背。

洛子汐听话的躺好。她真的不愿意去相信颜潇,如此细心如此体贴的凌易恒,怎么可能在外面有人?所以,所有的一切均可能是颜潇杜撰出来的。凌易恒是不可能在外面养人的。

或许,颜潇只是因为跟凌易恒有一些什么瓜葛,甚至是单恋凌易恒,所以才会有最近的举动。一定是这个样子的。洛子汐闭着眼睛享受着丈夫的服务。天底下的家庭,能有几个像他们现在这个样子恩爱甜蜜。颜潇出现的真的太不是时候了。如果她和凌易恒感情不和或许颜潇还有可能成为小三的机会。但是,她现在跟凌易恒的关系一直都是那么的密切,怎么可能有小三出来?

这样一想,洛子汐的心松了不少。确实是她自己想得太多了。差点就中了颜潇的套了。颜潇真不是一般的女人。攻心计,一开始的出现就是刻意安排的。

好,她倒要看看这个所谓的小三还能玩什么花招。

“怎么样?是不是舒服多了?”凌易恒感觉到洛子汐的身子似乎放松了下来,笑着问。

“嗯,舒服多了。航,谢谢你。”谢谢你依旧让我信你。洛子汐后面的话没有说。她应该相信凌易恒的,她怎么可以为了一个莫名其妙出现的颜潇而怀疑自己的丈夫呢?洛子汐心中懊恼!真相狠狠地揍自己一顿。是在是太不该了。

“傻瓜,你我之间,还用什么谢不谢的呢?为老婆服务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凌易恒说着俯下身子,轻吻住了洛子汐的耳背。

洛子汐身子一身轻颤,两天没有一起,她知道凌易恒现在有些□,凌易恒吹的那一口气,似乎也掀起了她身体里的某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