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一章 见面

小说: 民国之小兵传奇 作者: 铁骑绕龙城 更新时间:2018-11-16 13:48:52 字数:2135 阅读进度:976/1231

吴佩孚看着这个当年自己一手提拔的手下,感慨万千。他对于韩百航的培养,万万不下于自己信任的任何一个将领,试问这mín guó,有几个可以像韩百航这样年纪轻轻就能

身居高位的年轻人?可是今天走到了这个局面,他吴佩孚没有想到,可能韩百航也没有想到。吴佩孚拍了拍韩百航的肩膀,这一时间他有很多的话想说,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欲言又止,还是算了吧,就这样吧,他伸手摸了摸韩百航的脸庞,道:“好小子,有我当

年的气魄,让开吧!”韩百航知道老长官对他有些失望,但是他还是站在原地,他不能让开,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吴大帅前去冒险,只有他自己清楚,fǎn gōng北平是不可能成功的,他直直的站在

原地,向一把插入地面的长剑,看着吴大帅的眼睛道:“大帅,我不能让开,您也不能从这里通过!”吴佩孚虽然对韩百航感到可惜,但是毕竟上下级一场,自己对他曾经也多有喜爱,虽然他已经披上了奉军的皮,但是吴佩孚任然不愿意对他动手,可是今天他要通过这里

,这是他吴佩孚唯一一个可以东山再起反败为胜的机会,不论是谁,不管他与自己有多么亲近,只要阻止自己进攻北平,那就是不行。吴佩孚看到韩百航还是不愿意让开,虽然心疼,但还是动了怒,道:“韩师长,你我虽然曾经是上下级,可是今天你已经皮了奉军的皮,我吴佩孚没少提携你,我虽然还念

着旧情,但是不代表我不会对你动手,你要是还挡着我的路,我们这最后的一点情分,恐怕在这里也要一笔勾销了!”

吴佩孚真的是动了怒了,要不然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韩百航知道吴大帅是铁了心了,可是自己又不能让吴大帅前去送死,连忙解释道:“大帅,不是我不让您过去,只是这前面都已经地雷zhà dàn的,根本过不去!”

原来如此,吴佩孚这才脸色好看了一点,如果刚才不是韩百航跳出来,自己的士兵恐怕早已经死的死伤的伤了,哪里还能在这儿谈话呢。李越在一旁听着,心中很是不屑,你以为你是谁啊,你说前面有地雷就有地雷,老子虽然这一路上被吓得不轻,可是看你这个不可一世的样子,真把自己当爷了,你说有

地雷,我还偏说没有呢。于是上前走到吴佩孚的跟前道:“大帅,可别听他的瞎话,说不定是瞎咋呼呢,我看他就是不想让我们过去!”吴佩孚虽然相信韩百航说的话,但是李越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他吴佩孚打了这么多年仗也不是个傻子,战场上的事情,不可轻易信人,于是朝着队伍后面喊道:“工兵,

前去探查!”

后面的工兵听到吴大帅的命令,出动了一个排,携带着各种工兵排雷仪器,朝前方去了。

工兵排跨国韩百航刚要排查,韩百航知道在自己身后几步就是雷区,害怕他们大意还没有勘察就直接走进去,连忙喊道:“小心,雷区就在脚下!”

走在前面的工兵被吓了一大跳,自己的仪器还没有工作呢,自己要是再一不留神,那可就粉身碎骨了啊,连忙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拿出仪器小心翼翼的探查了起来。

果然,刚往前走了一步,排雷器的警报就响了起来,这可把众人吓出一身冷汗,要是刚才没有韩百航的提醒,后果不堪设想啊。站在一旁的李越看到前面确实有雷区,自己也吓出一身冷汗,自己刚刚还说韩百航是在吓唬人,转眼间就被证实了,一下打了脸,站在旁边看看这边又看看那边,不再说

话。

吴佩孚看到刚才的情况,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是心里还是默默地点了点头,到底是老部下啊,还是为自己着想的。

吴佩孚看着刚才一脸紧张的韩百航放松下来,道:“这雷区是你布置的?”

韩百航不敢撒谎,回答道:“是的,大帅!”吴佩孚叹了一口气,问道:“为什么?想炸死我还是怎么?你穿了奉军的衣服我不说什么,我知道你的部队都打光了,我也知道你不是一个随便投降的人,你既然选择了,

自然有你的原因,这个乱世,就他妈是这个样子,能活着谁愿意死?我都理解,我要是你我也这么做,乌龟王八蛋才不愿意活着呢!可是咱们也用不着刀枪相见的吧?”韩百航听了吴佩孚的话,心里很是感动,自己不论出于什么原因投降,但终归是投降了,吴大帅不仅没有对自己斥责,甚至还为自己开脱,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吴大帅也!面对吴大帅的质问,韩百航只好一五一十的回答:“吴大帅,我在这里设置雷区,就是来阻止您的!就连蜈蚣岭也是我安排的,还有路上一路骚扰您的,也都是我,而且

您的敢死队,也是我消灭的!”听到韩百航承认了自己做的一切,吴佩孚还没说话,在一旁的将士们可是愤怒不已,一路上对自己阻击骚扰,甚至装神弄鬼的,原来都是眼前这个家伙,这叫他们一个个

恨得牙痒痒,很不得上去将这个家伙给撕碎。吴佩孚看到韩百航坦然的承认了这一切,虽然有些意外,但是也不觉得奇怪,他知道韩百航的性格,他就是这样一个坦荡荡的人,叫他骗人,尤其骗自己的的老长官,他

是万万不会的。吴佩孚问道:“为什么,你我之间就这么大的仇恨?”韩百航苦笑了一声,他知道不管怎么样,自己对吴大帅还是动了刀枪,这就是一种恩断义绝的表现,很难被人理解,更加难以被人原谅。这就像一对父子或者兄弟,两个人打归打吵归吵,也是有一天一旦有一个人动了刀枪,问题的性质瞬间就发生了改变。打骂是常有的事,屡见不鲜,可是动了刀枪,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两方的感情就已经破裂,无法愈合。他跟吴大帅,真是这样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