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霍家

小说: 陆总,你老婆又上热搜了! 作者: 阿影子 更新时间:2019-07-03 21:12:36 字数:2305 阅读进度:285/332

这么冷的冬天,简漫自然是不想掉湖水里去冻自己的。

她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看着霍贞娴朝她走来。

甚至还冲她笑了下。

霍贞娴顿时有一种,自己的被人轻蔑的愤怒感,她脚下生风,想着无论简漫躲不躲,她一定要把这个戏子丢湖水里去!

然而,下一秒,她的脚刚踏上桥面时,脚下被什么滑到,她整个人向前滑去。

因为角度的关系,她甚至还来不及反应,整个人便滑到了拱桥下方的洞口。

然后,被卡了住。

上半身悬在湖面的半空中,下半身卡在桥下。

霍贞娴一怔,随之恼羞不已。奋力地想把自己卡出来,但是身下实在太滑,她的双手没有支持的力道,下半身卡着又无法发力,动一下,身子便往湖面倾倒一分。

“霍小姐,真是很抱歉,我刚刚上来的时候,就看到台阶下方全是青苔,一个不小心踩上,就会滑倒。本来想提前告诉你的,但是你走的太快,我来不及。”

简漫耸肩,笑吟吟地望着她,分明是故意的。

她又不是傻,跟一个想把她丢湖里的人提醒路滑请当心?

“简漫,你竟然敢!”霍贞娴面浮怒意。

霍贞娴难得穿得淑女,然而此刻,卡了一身的青苔,狼狈不已!

这让她一会如何去见陆先生!

简漫闹也闹够了,吃力的踮起脚尖往桥下走去,“对了,霍小姐,需要我找人过来帮忙,拉你一把?”

这处人工花园,除非早上工作的时候会有花匠过来打理一番,现在,自然是不会来人的。

除非简漫去叫人,不然,霍贞娴可能要一直卡这了。

不过霍贞娴也是一个硬气的女人,她咬牙,“不需要你帮!”

说着,竟浑身松了力道,整个人往湖面里栽了进去。

‘嘭’的一声,泛起好大一片水花。

有冰冷的水往简漫这溅来,她连忙后退几步。

“”

惹不起惹不起,自己往湖里跳,够狠!

简漫脚底抹油,在霍贞娴准备从湖里跳出来殴打她之前,赶紧溜了。

回去的时候,小静正好也买了她想吃的烧饼,简漫捧着,心满意足啃了一口,有些好笑道:“小静,霍小姐小花园那落了水,你叫几个人去把她接她。噢,带一套干爽的衣服给她。”

小静素来听话,不问缘由,只听吩咐,“是的,太太,”

很快,佣人跟在浑身湿透的霍贞娴身后回来了,霍贞娴也没换简漫给她的衣服,就这么大冷的冬天,咬着牙穿着这身湿透的衣服,直挺挺走来。

简漫就坐在敞开的玻璃门后,捧着热乎乎的烧烤啃得开心,冲她友好地招手:“霍小姐,给你准备了房间,你需要冲个热水澡吗?”

霍贞娴一生都是天娇之女,从未受过这样的屈辱,是真的气的眼眶都红了,她狠狠剜了简漫一眼,扭头就走。

简漫耸肩。

无所谓,反正她该尽的礼数都有了,霍贞娴自己硬气,不肯接受她的好意。

霍贞娴是真的,一路穿着这套湿透的衣服,狼狈委屈地回到了霍家。

阮佳月正在院子里作画,看到她这样回来,吓了一跳,手中的画笔都掉了,连忙跑过去:“贞娴,你这是怎么了?”

她立刻吩咐佣人拿毯子过来,赶紧把霍贞娴给围住,一双弯月柳眉蹙着,很是心疼。

“妈。”霍贞娴看着她,眼眶一涩,全红了。

阮佳月是她父亲徐鹏正的续弦,并非是霍贞娴的生母,但是二人母女情深,早就宛如亲生母女一般了。

霍贞娴也早早改口,叫她妈了。

“没事没事,不着急,咱们先进去洗个澡,洗好了之后再说,可别着凉了。”阮佳月无论是说话的语调,还是给人的气质,都带着一种出尘的淡雅味道,容易令人心生亲近。

她边抱着霍贞娴走,边扬声吩咐佣人,“快去给小姐熬碗姜汤。”

“是,夫人!”

阮佳月带着霍贞娴回房,让她赶紧洗洗,自己则紧张地等在门外。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霍贞娴洗完了出后,一头秀发就这么湿漉漉的披散着,阮佳月责怪地看了她一眼,亲自取来毛巾给擦着。

“到底怎么了,你快跟我妈说说,我这心里七上八下的,可担心了。”

一提到今日是事,霍贞娴的面色便变得十分恼怒,她狠狠咬牙,“给一个女人耍了!”

她把今天事情的经过,都仔细给讲了一遍。

阮佳月一心在画作上,并不知道那位陆先生竟然娶了妻子,她微微讶异,随之埋怨,“陆胤然怎么能这样,他难道不知道你喜欢他吗?怎么能说娶别的女人,就娶别的女人!”

“而且那个陆太太,也太没分寸了,怎么能这么耍你,一听便是没教养的女人。”

霍贞娴听不得别人说陆胤然一句不是,忙道:“妈,他也一定是被那个女人给迷惑的。你不知道,她是一个戏子,最会装腔作势撩拨男人的心了,他一定是被她给骗了!”

阮佳月听着,一阵摇头。

“贞娴,如果这种男人识破不了女人的狐媚手段,想来也不是什么靠得住的男人,根本配不上你。”

“不是的,妈!”霍贞娴摇头,一把抓住她的手,替陆胤然辩解,“他是爸爸手下的得意门生,你没见过他,根本不知道他有多优秀!只怪那个女人手段太高,把他被蒙蔽了!”

阮佳月望着她爱恋又恼怒的神情,忽地一笑,“能得你如此之高赞扬的男人,相比非同凡响,我都有兴趣,想要见上一面了。”

霍贞娴闻言,眼眸顿时一亮,“妈,你的意思是”

她知道,阮佳月虽酷爱山水作画,活的不食人间烟火,但她的手段,却也是顶厉害的。

如果她愿意出手,那么陆胤然一定会回心转意的!

阮佳月笑容温雅,温柔地替她将已经擦干的头发梳了梳,缓声道:“过几天,妈妈不是生日了吗,这次,我打算办一个生日宴,把京都这些贵太太名媛们都邀到咱们家聚聚。再给那个陆先生发一张请帖,让他带着他的妻子,一同来。”

霍贞娴一听还要带上简漫,顿时皱眉,“叫上那女人做什么?”

“傻丫头,到时候,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阮佳月笑意温柔,眼底划过一抹冷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