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安夏被绑架了

小说: 陆总,你老婆又上热搜了! 作者: 阿影子 更新时间:2019-07-03 21:12:13 字数:2641 阅读进度:254/332

可能是简漫的面色太过凝重,以至于芮清荣也忍不住,问了一句,“怎么了?”

简漫猛得抬起头来看向他,“芮清荣,你快给苗凤芝打电话,刚刚安安姐给我打电话,说苗凤芝想要叫人绑架我。她正在叮嘱我不要走出医院,突然就尖叫了一声,电话被人掐断前,我听到她叫了一声苗凤芝的名字!”

如果是苗凤芝想要对她不利,被安安姐听到了,这会苗凤芝找上安安姐,一定是出事了!

尤其是电话掐断前的那声尖叫,简漫笃定,一定是苗凤芝发现了安安姐!

“安安姐一定被苗凤芝发现了,现在她与苗凤芝在一起,对安安姐很不利!”

苗凤芝是芮清荣的太太,简漫第一时间就想让芮清荣去管制,然而,对方只是睐了她一眼,突然发笑。

“陆太太,我只不过是让你把安夏辞退而已,现在,你们玩的这出又是哪出戏?还扯上了我太太凤芝?恕我不能理解。”

简漫愣愣地看着他,只觉得他脑子有病,都这个节骨眼了,这人居然觉得她是在装?

简直无法沟通!

她立刻给陆胤然打电话,让他想办法,定位到安夏的位置。

“你先别急,慢慢把话讲清楚。”陆胤然对她说。

简漫的确是有些乱了,努力压制住情绪,将事情的经过给他讲一遍。

然而,安夏刚刚给她的消息并不多,只说在路上,她却根本不知道,是哪个路上。

京都这么大,这么快范围的寻找,难度很大。

陆胤然抿了下唇,“好,我知道了,你先待在医院里别动,我让邵毅他们去接你。”

“好。”

“陆太太这场戏,嗯,还带上了陆总?”一旁的芮清荣,状似好笑。

“芮清荣,安夏现在一定被苗凤芝绑架了,你要是还有点认知,你就马上给苗凤芝打电话,问清楚她在哪里!”

“凤芝不可能会绑架她的。”

简漫与他无法沟通。

很快,余小柏等人便火急火燎地赶了过来,“太太,医院门口的确有十几个鬼鬼祟祟的男人,已经被我们的人抓住了。”

芮清荣看了他们一眼。

简漫:“问出什么来了吗?”

邵毅:“说是一个叫黄雄的人,叫他们来的。”

“黄雄?”

简漫还未说话,躺在病床上的芮清荣却倏地语气一冷,他的神态略显疯狂狰狞,似有滔天的怒意,冷冷一笑:“倒是没想到,一回来,就又跟这个男人染上了关系。”

简漫拧眉,电光火石之间,似忽然明白了什么。

“芮清荣,这个黄雄,是不是就是当初你误以为,跟安安姐有染的男人?!”

不然,芮清荣的面色不会如此厌恶。

然而现在,这个男人,却是苗凤芝叫来的男人?

简漫皱了下眉,下意识地就想到那日在商城里,她看到的那番景象。

苗凤芝与一个男人

她的瞳孔,瞬间一缩,“芮清荣,无论你信不信,这话我只说一遍。那个叫黄雄的人,根本与安安姐没有关系,反而,与你的那位好妻子,不清不楚!”

任何一个男人,都不喜欢被人指桑骂槐暗指戴了绿帽子,简漫这话的意思,芮清荣听懂了。

他面色微寒,眉眼之间划过一抹厉色,但看了简漫一眼,终究是没发作。

阖上眼眸,已是请客之意。

简漫恨恨咬牙,只是留下一句,你会后悔的,就离开了。

“太太,我们的人已经找到苗凤芝的所在地了,我让邵毅先送您回去,我带人去把安夏小姐带回来。”出了医院,余小柏对简漫说。

简漫现在哪里能安心回去,她要求要一起,余小柏犹豫了下,她却已经弯腰钻进了车,态度坚定。

然而,一入车厢简漫就愣了下。

“这”

居然还坐着一个孩子。

而且这个孩子她还不陌生,是苗凤芝跟芮清荣的那个孩子,芮小聪。

他手中拿着一个新型玩具,玩得开怀大乐。

余小柏解释道:“陆总说,苗凤芝绑架了安夏,我们便掐着她的软肋,这样可以更直接的控制对方,并且也能保证,安夏不会受伤。”

很显然,芮小聪就是那个软肋。

简漫眉眼动了动,原来这样。

这个办法,虽然有些阴损了些,但至少,简单有效。

苗凤芝是与芮小聪接过电话的,知道自己的宝贝儿子被简漫等人抓走了,她心中又气又怒,恨不得将所有的怨气都撒在安夏的身上。

黄雄问她:“现在怎么办?”

苗凤芝说,把安夏带走,让他的一帮哥们爽一爽的,然而他们裤子都脱了,现在却不让他们碰女人?

他自然是有些不开心,但碍于这女人的身份,他也不好直接违背她的意思,提了提裤子,有些无趣。

安夏被他们的人迷了晕,丢在床上,面色雪白,却格外美丽动人。

黄雄瞧着,不由又是一阵心痒难耐,让那群还对她虎视眈眈的兄弟都撤下去,他上前,忍不住摸了一把这小妞水灵灵的脸蛋。

“真特么嫩!”

苗凤芝见他还有心情调戏床上的安夏,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黄雄,咱们儿子都被人绑架了,你还有心情看别的女人,你心里,到底有没有小聪!”

她也是气恼极了,声音吼得尖锐,并没有注意到床上安夏的睫毛,颤了颤,隐隐有清醒的预示。

“嘘,你别叫什么响啊!”黄雄被吓了一跳,连忙转过身抱住她的腰,不惹她生气。

还指望着他们的儿子长大,继承了芮家的家业,他黄雄的后半辈子,也就衣食无忧了。

黄雄说:“这个秘密,可不能让第三个听到了,不然,别说我了,就连你也吃不来兜着走。芮清荣可不是吃素的。”

昏迷中的安夏,睫毛颤了颤,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她的眼底,划过一丝不敢置信,怔怔地看着眼前相拥的二人。

“你们”

“你醒了!”黄雄与苗凤芝的面色遽然一变。

黄雄的神情,掠过一抹狠意,苗凤芝也是手脚冰凉地看着安夏。

他们一时大意,竟让她听到了。

“苗凤芝,你竟然背叛了芮清荣!”安夏面色苍白。

“我没有,背叛清荣的,是你!”苗凤芝大喊。

“原来芮小聪是你们的孩子,根本不是芮清荣的,你竟然一直在欺骗他?不,我要把这个真相告诉他”

“你敢!”苗凤芝面色一变,见安夏竟然想走,她面色狰狞,猛地冲上前将安息压制在床上,然后扯了一只枕头捂住她的口鼻。

苗凤芝大吼,脖间青筋迸出,神态癫狂:“我叫你去说,我要对付简漫,你也告密,小聪的事,你也告密!安夏,你为什么这么讨厌,你去死吧!你死了,我就清心了!”

安夏痛苦挣扎,却不抵她的力道,四肢逐渐无力。

苗凤芝见状,眼底竟闪过一抹病态般的得意,她靠近安夏的耳边,冷笑道:“安夏,我知道,你那个重病的儿子是清荣的对不对?哈哈哈,你放心,我很快,就会送他下来,跟你团圆的!”

安夏的呼吸,顿时一窒,却无法尖叫,胸脯起伏得厉害,却无法推开身上的人。

突然,旅馆的门却被人一脚踹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