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陆胤然耍流氓

小说: 陆总,你老婆又上热搜了! 作者: 阿影子 更新时间:2019-07-03 21:11:49 字数:2218 阅读进度:230/332

简漫哭也只是小哭了一会儿,想着他飞机劳累,不敢再打扰他了,喊他赶紧睡。

现在的天色也不早了,凌晨三点的观景,二人都熬着夜未睡,余小柏已经到隔壁随意挑了一间客房休息了,最近他也精神疲惫。

陆胤然还没洗澡,不想就这么直接躺下,他对女人说:“你先睡,我去冲个澡。”

简漫闻言,眼睛瞬间就瞪了起来,拉住他:“你刚刚才包扎好的,不许洗澡!”

陆总不要这么一身血汗味道的躺到被子里,简漫也不许他去冲澡,最后中和了下双方的态度,各自退让一步。

打盆热水擦擦就好。

简漫动作麻利地打来了热水,搁在床头柜上,陆总等了等,见她没有要回避的意思,挑眉看她。

她也看他,大眼瞪小眼,气氛莫名有些诡异。

瞪了一会儿,简漫才想起来,他是伤了胸口,并没有伤到四肢,还是能自己擦拭身子的,“那你先擦,我到门口等着,有事你叫我啊。”

陆胤然看着她微红的脸颊,嗓音微哑:“好。”

简漫就赶紧退了出来,乘着他擦身体这会功夫,她去厨房里热了一杯牛奶,等了大概十来分钟,掐着时间点把牛奶送进去。

男人已经擦好了早,房间里的血味也已经散了,只有清新干爽的味道。

他换了一身睡衣,躺在床上,手边居然还搁着一台笔记本,好似还想工作的模样。

简漫快步上前,强行把他的笔记本拿到了远处,然后把牛奶塞到他的手里,“喝了睡觉。”

陆胤然笑笑,见她紧绷着面色,打趣道:“这还没过门,就已经开始管起我了,以后过了门,还得了?”

简漫瞪他,“我还会上天,你要不要!”

他喉间溢出好听愉悦的笑声,把牛奶喝了,“要,你怎样,我都要。”

简漫这才顺了点气。

见陆胤然把牛奶喝了,她把卧房的灯关了,让他赶紧睡觉,然后自己也去找了一间客房入睡了。

简漫走的时候,并没有给齐导打电话,第二天,对方电话不敢打给她,直接打到了安夏那去,安夏又转到了她这来。

“漫漫,怎么回事,齐导本来给你请了假,但是说你今早走的时候,都没给他打招呼?”

“抱歉安安姐,有一点私事,所以昨晚我就直接走了。”简漫揉了揉眉心,“对了,小宇怎么样了,好些了吗?”

“再看看吧。”

安夏的声音仍旧有些乏力,简漫一听,就知道事情一定严重了,她说:“我现在人也在京都,等过两天,我去医院看看你吧,一会我给齐导打个电话赔罪。”

她私自离开剧组,这事本来就是她不对。简漫给齐导打了电话,再三保证,自己会尽快回去,之后加强工作补拍,也是可以的。齐导这才勉强接受了她的意思,只是冷着声道:“那你的七天假期就从今天开始算起,七天一到,必须回来!”

简漫犹豫下,陆胤然这边带着伤,说实话,她不放心走开。

可剧组那边

“剧组打来的电话?”

突然,男人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简漫吓了一跳,连忙捂住手机的话筒,抬眸看他。

她起得早,特意在厨房弄早餐,没想到,他也醒的那般早。

“你去外面坐会,很快就能吃了。”简漫用唇语,小声地跟他沟通,怕电话里的齐导听到。

陆胤然点了下头,对她说:“我这边没事的,剧组忙的话,可以先过去。”

他的声音不像简漫加以掩饰,大大方方的说着话,那边的齐导一下子就听到了。

齐导的气焰瞬间就焉了,还以为她临时走人,是跟凌耀辉走了,打了个寒碜,话语一转:“咳咳咳,那个简漫啊,如果你真的很忙那你就先忙着。大不了我让替身给你演着,之后让后期给你p上去就行了。”

后期p图?

简漫自认,她不是这样的人,看了一眼男人,然后说:“齐导要不这样吧,我最多请十天,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七天之后一定会来,但绝对不超过十天。”

“好的!”

相谈愉快的挂断了电话。

余小柏一大早就走了,别墅里只有他们二人,简漫给自己跟陆胤然盛了一碗小米粥,坐在餐厅里,小口着喝着。

饭后,简漫正想叫陆胤然去医院检查一遍的时候,余小柏忽然火急火燎地赶了过来,“陆总,不好了。”

二人看去,余小柏面色沉重,“老爷子进医院了。”

陆胤然与简漫的面色,顿时都是一变。

“备车。”

“是!”

简漫也连忙搁下了手中的东西想要跟上去,她没有想那么多,不说是陆阳洪是陆胤然的爷爷,就算只是当初在金湾遇到的那个普通爷爷,听闻他住院了,她也是会担心想要亲自去看一看的。

可是余小柏的面色,却有几分犹豫。

她读懂了,垂了垂眼眸,闪过一丝黯淡:“那我就不去了吧。”

说完这句话,手上蓦地一暖,陆胤然已经大步走了过来,牵住她的手。

“走。”

简漫怔了下,明白他是不愿她想太多,她微微一笑,仍旧是还是摇头:“不了,你刚回来,陆老爷子与你一定还有很多话要说,我就不去打扰你们孙祖二人了。”

陆胤然拧了下眉,确定她不会胡思乱想之后,才叹了口气,“好,那我先去了。”

简漫点点头,目送他离开。

余小柏已经跟沈管家通过电话了,只得知陆老爷子是跟凌耀辉见了一面之后,被气得送进了医院。

“沈管家只说,凌耀辉与老爷子说了一些陈年往事,老爷子险些当场被气晕了过去,昨夜被送进了医院。好在情况并不大碍,只是精神状态有些不好。再加上,他以为你在南非出了事,更是大受打击。”

“不过我跟老爷子说了,你回来的事,他的情绪,才慢慢好转了一点。”

凌耀辉。

陆胤然再次听到这个名字时,眉眼微蹙,眼底掠过一抹极快的凌厉之色。

在南非的一切,他还没找上他,他竟然敢伤害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