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我就是你的主人!

小说: 陆总,你老婆又上热搜了! 作者: 阿影子 更新时间:2019-07-03 21:10:35 字数:2236 阅读进度:157/332

那一瞬间,程佳倪的脑海中似闪过了许多的思绪,但最后大脑一片空白,只是惊骇着神情,看着地上那种鲜血淋漓的手。

那是,龙金川的手?!

她毛骨悚然,全身颤栗。

凌耀辉抬步朝她走来,动作甚至温柔地将地上的她搀扶而起。

像是他的温柔举动,让她找回了那么点思绪,她眼眶浮动着泪水,楚楚可怜地拉着他的衣角:“耀辉,你们都在说什么啊?为什么要把一只手拿出来,我这本来就还带着伤,更是被吓到了。”

“真是可怜。”凌耀辉啧了声,心疼地揩去她的眼泪。

程佳倪见状,心中的紧绷顿时有些松懈,然而下一秒,就听到男人凉薄的笑声:“只是被吓到么,看来我的警告,你是没看懂呢。”

他意味深长的撇了一眼地上的断手。

程佳倪面色苍白,像是想到了什么,猛地惊恐地瞪了眼睛,唇瓣抖索两声,竟是吓得发不出任何的声音了。

他的意思是,她若是再不肯说实话,那只断手,就是她的下场!

除了无尽的畏惧胆怯,心里弥漫着的,还有细细密密的疼痛酸楚。

仅仅是因为一个简漫,他便真要,如此待她吗?

程佳倪绝望又痛苦。

“我错了,凌先生我错了!”突然,一旁的贾红猛地跪倒在地,苍白着面色出声,“这事不关佳倪的是事,是我做的,是我看不惯简漫把佳倪打伤入了医院,所以才联系了那个龙金川,叫他邀简漫面试约戏的。”

她的话音才落,胸口倏地袭来重重一脚,她整个人向后翻过,竟滚出了好几米远,疼的体内五脏六腑都好似被移了位,匍伏在原地,竟然是直接起不了身来了。

“好一个狗东西,连我的人,居然也敢动手,活腻了?”

凌耀辉眼眸一眯,淡淡盯着贾红。

“红姐!”程佳倪惊呼一声,似想上前去查看贾红的伤情,但是地上的贾红却不动神色地跟她摇了下头,她捂住唇瓣,死死地咬着牙,才没让自己冲上去。

“凌先生,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贾红努力爬起身子来,颤颤巍巍地跪着,用最卑微歉意的姿态,认错求饶。

“小漫漫,你来。”凌耀辉没有理会贾红,倒是突然转身,对身后的简漫出声,“你说要怎么办?要不要,也砍了她一只手?还是你喜欢,剪了她这条胡说的舌头?”

贾红与程佳倪的面色均是一白,瑟瑟发抖。

简漫闻言拧了下眉。

程佳倪设计这一出戏,害她入了龙金川的贼窝,这口气,她自然不会轻易罢休的,但并不代表,她能接受凌耀辉这样残酷的手段。

“小师妹,我求求你了,红姐只是一时糊涂,你别为难她了,我代她跟你道歉,求求你放过她吧。”

程佳倪突然朝着简漫扑了过来,满脸泪痕,悲切又恳求地望着她,求求她在凌耀辉面前多说一句话,饶过贾红。

这件事,凌耀辉既然把决定权交给简漫来抉择,就说明,简漫最终的话,就是贾红的最终结果。所以程佳倪才会放下自己的骄傲,悲戚地求着简漫,希望她手下留情。

简漫抿着唇,看了一眼面前哀痛哭泣的程佳倪,突然在她耳边低声了一句,“作为条件,你欠我一个要求,可好?”

程佳倪一怔,但也紧紧只是几秒,立刻咬牙点头。

简漫虽然是轻声在程佳倪耳边说的,但是她知道,以凌耀辉与宋钰珂二人的耳里,不会没听到这句话。

也就是说,程佳倪不单单是在她的面前承若下这个要求,同时也是在凌耀辉面前,承若了她。

所以简漫不怕程佳倪日后会赖账,因为她没这个胆。

简漫看了一眼跪在地上,整个脊背都弯曲着,似乎因为疼痛而无法竖立笔直的贾红,“这件事,到此为止。”

贾红露出如负释重的神态,松了口气,背上衣布都已经被冷汗浸湿。

“但是。”简漫说着话锋一顿,突然抬手,‘啪’的一声,扇了程佳倪一巴掌。

清脆的声响落下,所有人都怔了下,凌耀辉饶有兴致地望了简漫一眼。

简漫道:“程佳倪,这一巴掌,是还那日在片场里,你冤枉我的事。既然大家都说,是我故意打了你,这事闹到现在,我也懒得去解释什么了,但是被人冤枉的感觉的确不好受。所以,我宁愿真真打了一个耳光,也不负众人对我的指责谩骂。”

她说这次的事,欠着,但是没说,上次的事,可以清了。

程佳倪目光赤红,恨恨盯着简漫,捂着面颊,忍气吞声。

简漫留下这句话后,转身要走,身后凌耀辉跟了上来,一把扣住她纤细的胳膊,唇瓣挑起一抹邪笑,“去哪?”

简漫抿了下唇,“回家。”

“回家?”他笑了下,“好,我们这就定机票,回s市。”

说着,他强势扣着她胳膊,拽着她要走。

简漫惊了下,挣扎:“凌耀辉,我说的家,是我在京都租的公寓!”

但是任由她如何挣扎,所有的防抗在男人眼里,根本不足为惧,简漫闹到精疲力尽,凌耀辉仍旧轻轻松松一只手箍着她,一丁点都不费劲。

“你放开!”她嘶吼了一句。

从出现至此刻,仿佛对她一贯好脾气的凌耀辉倏地冷笑一声,睨了一眼居然敢跟他大吼大叫的简漫,“简漫,我只不过是出去了一趟,又不是不回来了,你居然敢偷偷跑到京都来?”

简漫咬牙。

凌耀辉接着道:“你与我回去,答应我永远不在踏入京都,这次的事,我便不与你计较了。”

他讨厌这个,冷血无情的城市。

“凌耀辉,我是一个自主的人,你不是我的谁,你没有资格决定我的人生!”简漫忍无可忍。

“没有资格?”他呵笑一声,语气逐渐冰冷,“简漫,别忘了,当初你父亲病危,是谁出手相助,勉强拉住了你父亲的一口气?打从我救下你父亲的那一刻起,我就是你的主人,而你,只能是我的所有物!”

简漫面色一白。

“钰珂,把她架走,绑也给我绑到机场去!”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