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简漫,这不叫吻

小说: 陆总,你老婆又上热搜了! 作者: 阿影子 更新时间:2019-07-03 21:09:55 字数:2195 阅读进度:128/332

陆胤然去了一趟洗手间回来,那条长长的队伍仍旧是没有变动的,唯一有变化的,就是简漫的身后又多了几十号人。

简漫还戴着猪头面具,好在这一片都是游乐场所,众人见怪不怪,只是不敢苟同她的审美,戴这么寒碜的面具,倒是没有人出声笑她。

她看到陆胤然回来的时候,捂着肚子,急忙招手。

“陆胤然,快点快点。”

“怎么了?”陆胤然语气一凛,连忙加快脚步。

“肚子疼。”简漫揉着小腹,“可能刚刚小龙虾吃多了,有点闹肚子,想去厕所。”

陆胤然一听,顿时拧眉训斥,“想去你怎么不去,愣着在这里干嘛?”

“这不是排着队么”简漫嘀咕一句,肚子又阵阵翻滚,连忙把包往陆胤然怀中塞去,还一个劲的叮嘱,“你站好啊,好不容易排到这的,等会一走,又得重新排了。”

说完这句话后,就风风火火撒腿跑走了。

陆胤然望着她的背影,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大概过了二十来分钟的样子,简漫才颤颤巍巍地从洗手间出来,一走到陆胤然身边时,整个人都摇摇晃晃,跟站不住脚似的。

她就算去了一趟洗手间回来,脸上的猪头面具也没摘,竟真的老老实实戴着。

陆胤然伸出一只手臂圈在她的身后扶住她,另一只手掀起她的猪头面具,看着她还算正常的面色,稍稍松了口气,“好些了么?”

简漫焉儿吧唧的,苦着眉头道:“下次真的不能再吃这么多东西了。”

好在不是吃撑了,那样可就更丢脸了。

陆胤然无奈地看了她一眼,“累地话就去旁边的椅子上休息一会,我排队等着。”

长长的队伍,前面还有几十人,但摩天轮再转一圈,应该很快就能轮到他们了。

“不啦,我陪你一起站着,一个人多无聊啊。”

简漫抬手,把陆胤然刚刚给她戴上去的猪头面具又盖回去。

非常的遵守承若,说要戴着,就一直戴着。

陆胤然担心她的身体,本来都想提议回去的,但简漫非常坚持,大有今天不坐摩天轮一年都会不开心的架势,他是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个项目完玩后,马上回去。”

简漫依依不舍地扫了一圈周围别的有乐项目,本来还想着统统玩一遍的,看来没戏了。

很快,上一批的人都散了,简漫兴奋地拉着陆胤然往前走去,他们运气不错,正好轮到最后一格间,不用再排队等了。

“把面具摘了吧。”

陆胤然之前的确就是想戏耍下她戴着玩的,但刚那回她肚子不舒服,他还真怕戴着这个东西把她给闷坏了。

“噢,对,我把面具摘了,得先拍张照,发个微博。”

简漫作为一个艺人,时不时都会应粉丝要求更新几张新鲜出炉的照片。

她也没把面具给摘了,就是往脑袋上一别,比了一个手势,就给自己拍了一张自拍,然后直接就往微博上更新了。

她拍完照的时候,又想把面具给盖上,陆胤然拧了下眉:“别戴了。”

简漫连忙说,“刚刚是你说让我戴的,现在叫我不戴也是你,可不算是我不遵守规定耍赖啊。”

陆胤然睐了她一眼,轻笑。

该较真的时候没见她这么积极,这种玩闹的,她倒是故意记很牢。

简漫喜滋滋地把这个面具摘了,顿时感觉浑身都舒服了,把这个面具往包里塞去,想了想,又把刚刚萌哒哒的兔子发箍给戴上了。

陆胤然看着她带着下白兔的发箍,随着她的每一个扭头摇动间,都会调皮地,一点一点的,很是可爱。

他抬手,忍不住在她的白兔脑袋上点了一下。

“怎么啦?”简漫还在拍风景照,脑袋被他揉了下,还以为他叫她。

“歪了。”陆胤然说。

“哦哦。”简漫放下手机,把脑袋上的发箍扳了扳,根本没有察觉到,刚刚男人只是纯粹想玩她脑袋上兔子的恶趣味。

摩天轮开始转动的时候,周围响起大片的惊呼声,旋转越来越高之时,简漫的神情也很是兴奋。

简漫眼珠子转了转,看向明显是第一次坐这玩意的陆胤然,说道:“陆胤然我告诉你,当摩天轮转到最高点的时候,你要双手捧实,诚心诚意的闭眼祈祷,愿望就会成真的。快快快,你学我这个样子,把把手交握胸前,然后闭上眼睛!”

她的语气,带着那么一点江湖半仙忽悠人的意味,而且还示范了动作,要陆胤然学他。

标准的少女祈祷姿态。

陆胤然摆明了是不信这种迷信的东西,靠愿望来梦想成真,对他来说是一件很不理智的事,但架不住简漫一个劲的催,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勉强把双手交握在胸前。

简漫忙道:“把眼睛闭上呀,快点!”

摩天轮的旋转,已经到了最高的点,反光的玻璃橱窗上,倒映着简漫亮晶晶的眼,以及一张蠢蠢欲动的脸庞。

陆胤然闭上了眼睛,忽地,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靠近,带着一股子熟悉的清香。

下一秒,女人柔软的唇瓣,突然覆上了他的唇。

轻轻的,软软的,甚至还带着那么点微颤。

他睁开眼,对上了简漫羞涩又紧张的双眼。

短促的唇瓣相触,简漫红着脸,退了开。

那短暂的几秒,宛如蜻蜓点水般的瞬间。

陆胤然眯了眯眼,眸色微深,出声道:“那么这个,又是什么寓意?”

简漫眼珠子都不敢看他,“摩天轮上,还有另一个传说,就是男女在最高点亲吻,会会给彼此带来好运的!”

“呵呵。”男人突然轻笑一声,低哑的嗓音在格间里荡开,绕在简漫的耳周,令人脸红心跳。“简漫,这不是叫吻。”

陆胤然深深地望了她一眼,突然伸手将她的下颚抬起,在简漫瞪大了眼睛震惊的视线中,俯身吻了下去。

细细,温柔辗转,用实际行动,告诉她,什么才叫吻。

简漫的睫毛颤得厉害,大脑一片发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