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简漫的十级戒备

小说: 陆总,你老婆又上热搜了! 作者: 阿影子 更新时间:2019-07-03 21:09:28 字数:2198 阅读进度:93/332

陆胤然淡漠的眸光睨过来时,莫家父子均是浑身一颤,只觉得有一道无形的威压朝周身笼来,心中莫名泛起一丝怯意。

宛若王者睥睨,而他们,只是他眼中微不足道的蝼蚁之辈!

这位,便是当年陆家大变动之期,被陆老爷子偷偷送到别处安全养大的小孙子,陆胤然吗?

陆胤然在京都一直都是神秘的存在,众人只知道他手段冷酷,做事利落,却从未有多少人有幸能见上他一面。

行踪隐秘,私生活极其低调。

今日一见,莫家父子只觉得,与这人对视的勇气,都不敢。

终究还是莫父率先回过神来,诚惶诚恐地拉着自己还在发愣的儿子上前,“这位便是陆总吧,真是久闻大名,一直想有幸见上一面,今日莫某终是得偿所愿了。陆总,我是莫氏传媒娱乐的莫常平,这位是犬子,莫天皓。不知道陆总可见过犬子,他是一位明星,经常出现在电视台上的。”

“莫天皓么。”陆胤然抬手,施施然地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眼底掠过一抹冷笑,“熟得很。”

莫家父子并没有听出陆胤然的意味深长,反而还会错了意,以为陆总对莫天皓是真的熟悉,看来是影迷无疑了。

莫天皓也长长的吁了一口气,从刚踏进来的那一刻,他莫名的浑身紧绷,现在听到陆总这句话,心里终究有些好受点。

这种男人之间天性的对比落差,让莫天皓深深知道自己比不过陆总,但是陆总是他影迷的话,他得到了一种几乎快要膨胀的心理满足。

一时之间,也没之前那么拘束了。

“陆总,你好。”他伸出手去,也跟着打了招呼。

但这会陆胤然正好在喝茶,也不知道是没看到还是没注意到,仍旧不紧不慢地品着,将莫天皓那只手给晾在半空中。

气氛有微微的凝滞。

莫天皓满脸的尴尬。

余小柏心想这个莫天皓胆子也大,他父亲打招呼都是卑躬屈膝不敢伸出手来,他哪里来的够胆,居然还想跟陆总握手?

他挑挑眉,适时地出声:“二人快请入座吧,这园子里的戏不错。听说是新排的戏,讲的是一名恶霸惦记上了出宫游玩的皇妃美貌,试图强行霸占,最后被天子派人重重惩罚的故事。喏,二位快看,最精彩的来了,那名恶霸,正在接受惩罚呢。”

莫家二人便齐齐扭过脑袋去看,只见那名穿着花衣裳的恶霸正在当众被鞭挞,配着角嘶吼出来的惨叫声,莫名有些怵人。

“呵呵呵好戏,好戏”莫天皓压根看不懂什么戏,纯属讨好对方,顺着话讲的。

但余小柏还以为他有兴趣,就继续扬着眉跟他介绍了,“这还不算,莫少您看,那恶霸被当众打了之后,居然还不认错,最后的结局才是惨呐。全家都受了牵连了呢。”

莫天皓莫名觉得他对自己说的语气有些意味深长,但是又不二丈摸不着头脑,又只能讪讪接话:“这样,也好,让那名恶霸的全家也长长教训,交出这样不懂事的纨绔。”

余小柏噗哧一笑,站到陆胤然身后,默了声。

此刻见陆胤然终于放下了茶杯,莫父连忙拿出自己准备的一块布料,开始与陆胤然攀谈了起来。

“不急,等会。”陆胤然抬手,止住了他的口若悬河,“等我女朋友来了,在开始。”

陆胤然的女朋友?

莫家父子,下意识就以为,他说的是自己的未婚妻,沈丹晴小姐。

“好的好的,陆总,咱们等等人,再开始谈也不急。我以茶代酒,先敬您一杯,您随意。”莫父给自己满了一杯茶,非常恭敬地示意陆胤然。

陆胤然本来就是沉默少言的性子,莫父平日里做生意,口才也是极好的一个人,但面对着从不搭话的陆总,讲得话也越来越尴尬,最后讪讪默了声。

整个庄梨园,只听到那名恶霸的惨叫声。

莫天皓听着一声比一声心惊胆颤,心想这戏份怎么还没过去,这段惨叫的戏,起码嚎了快十分钟了吧?!

寂静的空间里,回荡着都是那名角的惨叫声,莫家父子只觉得如坐针毡,每分每秒,都像是一种煎熬。

终于,外头传来一道轻盈的脚步声,二人心想,这沈小姐终于可来了。

有人在门口敲门,一边敲门还一边抱怨,“陆胤然,什么事这么急着把我叫出来,你知不知道我们现在出个门,都是十级戒备,就怕遇到什么不讲理的粉丝。”

始终沉默安静的陆胤然,在听到女人的声音之时,淡漠的面部表情奇异的软了下来,透出一丝浅浅的笑意。

莫家父子瞧得膛目结舌。

莫天皓却是微微拧眉,只觉得这声音,似乎哪里听到过?

正这么想着,余小柏已经去把门开了,包裹严实的简漫便出现在了包厢内。

简漫本来不想来的,网上莫天皓的事正闹地火热呢,她还在琢磨怎么把莫母要派人掳走她的视频给爆出来,余小柏就给她打电话,跟她说陆胤然叫她马上来庄梨园一趟。

听着语气还似乎是有急事的样子,她就不得不先搁下手里的事,过来先了。

简漫刚把口罩摘下来透气,就听到包厢里有杯子打落的声音,还没来得及往发声地看去,就见陆胤然已经起身,朝她走来,恰好也挡住了身后的视线。

陆胤然看着她,表情有那么些,一言难尽。

“这就是你的十级戒备?”

现在天气转秋了,简漫穿着一件长款的碎花布料,因为怕被人认出来,所以她特意挑的是一款比较老气的碎花布料穿的。秀丽的头发也绑成了两只马尾扎在脑袋上,瞧着又乡气,却又很憨厚洋溢的味道。

简漫出门的时候,还特意在镜子面前转了个圈,觉得差不多安全了,这才出得门。

陆胤然实在看不下眼她的两条马尾,抬手往她脑袋上一弄,乌黑的秀发披散开来,垂落在肩上,她本身带有的娇媚气质,倒是把一件土里土气的妈妈碎布装,穿出了洋气的味道。

简漫瞪眼:“你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