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地下暗层

小说: 乱世嫣红 作者: 嫣木 更新时间:2020-02-22 12:38:56 字数:2208 阅读进度:29/52

在或者……乔装打扮,乘别人的腰牌一同离开。

想到这里,他便对身边几个御林军说到:“去宫门口问问有没有什么行迹可疑的姑娘出宫。”

“是”

又对另外几人说道:“去,四处找找,就找吕家三姑娘。”百里横喊住其中一个御林军交代到,

那人点头,他经常跟在百里横屁股后面找吕符,所以他认得吕符的长相,让他去找也比较轻松些。

人都安排走了,百里横便开始琢磨起了轩辕黎,刚才一听见赵氏说吕符不见了,他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轩辕黎。

“想什么呢?如此入神,难不成又在替你家师娘找人?这次找的是哪位姑娘啊?”轩辕黎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边走边说。

“殷王殿下竟还留在皇宫?莫不是做什么见不得人之事吧?”百里横冷冷说到。

“宫里有你百里大统领守着,本王可没那么大的胆子在此耍横。”

“快把子符交出来,”百里横怒道,说着便拔剑刺向轩辕黎。

轩辕黎闪身躲过,笑道:“子符?叫的可真亲,你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

“少废话,”百里横又一次向轩辕黎刺去,剑影如飞,上下翻滚,紧追不舍。

轩辕黎直往后退,不是他打不过百里横,人面场上他一直都是谨小慎微,顶多就是一张嘴得罪人罢了,没有什么实力,这样也引得轩辕闻对他没那么大忌惮。

现在还不是起兵的时候,命保住了,一切从长计议。

“你若不把子符交出来,我定要了你的命,”百里横撂了句狠话。

见百里横如此认真,轩辕闻深感不对,收回玩闹之心。问到:“吕符真的不见了?是在皇宫走丢的吗?”

“不是你把她藏起来的?”百里横诧异。

“我倒想把她藏起来,她又不是东西……不,又不是物件,藏的住才行。”

话罢,两人突然同时想到了什么,脸色一沉,快速的向同一个方向跑去。

朝阳殿,这是轩辕闻用来办公的偏殿,虚则办公,实则另有玄机。

殿内摆设简单,更没有值钱的东西,可他却每日都要来此,这也引得轩辕黎怀疑,便派遣暗卫查询。

不查不知道,一查可真是吓一跳。屋内书架后面便是暗道,暗道内是一直通往地下层的石梯,地下层内才真正是另一片天地。

而百里横知道此处,也是个偶然。

一次他分明看到刘闯陪着皇上进了朝阳殿,他便紧随其后,进了朝阳殿,殿内却空无一人。

疑惑之下,他便左右寻找,果然发现了书架后的暗门,趴在门边听不见里面的任何声音,一次次暗访之后,他发现经常在深夜期间,有女子被带进去,同时也有尸体被抬出来。

知道这一切之后,他便一直藏在心里,所以只要王氏让他找人,他就是在不情愿,百事缠身,他也会去找,深怕在他可以阻拦的范围之内依旧发生意外。

两人一同进了朝阳殿,殿内依旧空无一人,轩辕黎便不再前进,他要等着百里横去推那道石门。

现在虽是统一战线,可他毕竟是吕梁的学生,轩辕黎不能掉以轻心,暴露了自己。

一边是自己心爱的女人,一边则是自己计划已久的宏图大业。

百里横只比轩辕黎迟进屋半步,而轩辕黎却是像没了耐心一样,焦急的催促道:“人呢?人呢?”

而此刻百里横却不在往前走,淡淡的说道:“你若心里有她,便推开那扇门,不用再我面前装,我从来没有看扁过你轩辕黎。你三番五次派人暗查朝阳殿,若不是我为你引开视线,你以为你至今不会暴露?”百里横直呼轩辕黎名讳,竟没有称他一声王爷。

百里横的一席话,轩辕黎莫然,原来那一次暗查朝阳殿替长风引开吕梁的黑衣人,竟是吕梁的学生百里横。

朝阳殿的暗层只有五人知道,眼前两人,以及吕梁,刘闯,皇上这三人。

而那些负责送人进来的太监们,他们把活人送进来,在把里面的尸体运走,掩埋,一切做完之后,自己便被抛尸荒野。

每次皇上寻欢作乐之时,刘闯便陪着皇上进暗层,而吕梁在的同时,吕梁便守在朝阳殿内,皇上便把一切奏折都交由他处理,这也使得他得以掌控朝政。

今日吕梁不在,所以朝阳殿空无一人。

两人撕下衣角遮了面,推石门而入,刚进石门内便可看到淡淡的烟雾以及扑鼻的怪异香味。

走完石梯,到了暗层,怪异香味便更加扑鼻,即使他们衣角遮面也挡不住这种浓稠的香味,让人闻之无力。

暗层内除了浓稠的香味外,还有几乎可以挡人视线的滚滚烟雾,异香应该就是从烟雾中散发出来的。除两者外,还有的便是纱幔了,可触不可见的纱幔几乎挂满了整个地下暗层。

走一步便有纱幔扑面,稍不留神就会被地下的纱幔绊倒。

两人轻步慢行,走了几步便没见着一个人的踪影,再往深处走,依稀可以听见女人的娇笑声以及不规律的呻吟声,偶尔还可以听见男人粗壮的喘息声。

两人顺着声音,往前走去,依旧是纱幔铺天盖地。

嬉笑声越来越清晰,只是看不清任何人与物,声音似是就在耳边,两人提高警惕。

突然传来了更清晰的一阵尖叫,声音依旧消失在身边。

可身边除了纱幔就是烟雾,却不见一人踪影。

此时突然血花四溅,眼前的纱幔上以及轩辕黎与百里横的脸颊上衣服上,都渐满了鲜血。

两人大惊,赶紧扯断一条纱幔,纱幔后竟是几个一丝不挂的女人,女人昏昏沉沉,如同行尸走肉。

另外还有一具女尸,只有尸却不见首,女尸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下,下身竟全是血迹。全身除了鞭痕便是爪痕,死相凄惨。

而旁边几个裸体女子却不觉害怕。她们定是闻久了地下暗层的奇怪异香,才会浑身无力,昏昏沉沉,如同行尸走肉,不觉害怕。

两人便不再管这些行尸走肉般的女子,继续向四周慢慢展开寻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