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虎口脱险

小说: 乱世嫣红 作者: 嫣木 更新时间:2020-02-20 04:52:00 字数:2215 阅读进度:24/52

“不说也可以,待会进了宫……本王可不敢保证会在皇上面前说什么?或是把你赐给本王,亦或是……你已是本王的人。”轩辕黎调侃。

闻言,吕符咬牙,沉默是金,是神经,在这么沉默下去就要被气成神经了。反之调戏起了轩辕黎:“好啊!做个赘婿如何?我吕府家大业大,门庭若市,绝对胜过你殷王府。你不是想知道我是谁吗?倒插门进了我吕家,自然会知道。”

话罢,这次换轩辕黎咬牙了,这个女人,可什么都敢说。他一把捏住吕符的下巴,抬得老高。随后又将吕符按在马车内的座塌上,脸颊贴紧吕符,似是亲吻,低语到:“话可不要乱说,”

吕符自觉怕极了,万一真的下口怎么办,距离如此近。却还是故作镇定问到:“难不成你堂堂殷王真要入赘吕府?这岂不是丢了你轩辕皇族的颜面。”

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竟然还在挑衅,只见轩辕黎黑着个脸看着吕符。此时的吕符恐怕还不知是怎么得罪了轩辕黎。

突然,轩辕黎笑了,问到:“吕梁那只老狐狸是你爹?果然基因强大。”

“什么意思?你骂我?”吕符怒道。

闻言对方又笑。

见状,吕符又觉不对,这么说不是承认自己亲爹是老狐狸了吗。

打也打不过,说也说不过。吕符无奈,只好示弱:“殷王殿下可否放小女子下车,这眼看就到宫口了,让人看见不好。”

闻言,轩辕黎接话到:“哦?又没做什么亏心的事,怕谁看去?你若是不放心……那咱们就掉头回本王的王府,王府里可没你的熟人,……如何?”

吕符咬牙,话里话外明摆着在占她的便宜。

淡定,淡定,冲动是魔鬼。

又道:“殷王殿下大人不记小人过,小女子先前说错了话,还望殿下恕罪,放了小女子。”

“放了你?……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既然顺路,本王就多送你一程。”

“顺路?”吕符死的心都有,难道他也要参加太后娘娘的寿宴?这也不是不可能,太后娘娘是她的嫡母。嫡母的寿宴,做儿子的又怎能不去。

完了,这难道是要把自己带进皇宫?带到太后娘娘的寿宴场。

“很吃惊?”轩辕黎问到。

“没,没有。”

“装,你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你。”随后又道:“放心吧!本王自有分寸,不会让你为难。”

随后又对前面车夫喊道:“前面拐角无人处停车。”

“是”

马车行驶了一段路,到了刚才轩辕黎口中的拐角无人处。所谓的拐角无人处并不是无人,而是人口密集。

俗话说的好,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人多了,马车多了,反而没人注意到轩辕黎这辆马车。

吕符理解他的用意,并大胆的下了马车。

好巧不巧的事发生了。

“吕符,”一声清脆的喊声叫住了她,转身看去,大惊,:“阴魂不散,你跟踪?”

“本将军若不跟踪,又怎能抓个正着。”百里横说着还不忘看了轩辕黎几眼。

早在刚才放轩辕黎离开之后,百里横就自觉不对,

轩辕黎会意,似笑非笑,他就怕没人知道呢!刚好随了他的意。不过刚才百里横见她什么?吕符,原来她叫吕符。

吕符怒道:“说的什么话?又没做亏心事,什么叫抓个正着。”

还没等百里横说话,轩辕黎便插话调侃道:“哦?你想做什么亏心事?吕符。”慢悠悠的语气似笑非笑。

两个男人差点没把吕符气死,只好不做理会,自行离开。百里横随之。

“寿宴上见,”轩辕黎将头伸出窗外喊道。

前方竟没有一人理会,他也自觉好笑,干脆不语。

“进宫”

一声令下,车夫赶马而行。

很快便进了皇宫,吕符虽把溧阳城摸得极为熟悉,可皇宫她还是第一次来。

从宣德门进入,宣德门不是正门,但也绝不是后门及小门。它是大臣们除上朝时间外进宫所走之门。

今日特意打开,只为大臣们的家眷及宾客进宫所走。

通过宣德门,首先进入的便是宽敞的大殿,不管是从宣德门进入还是从正门玄武门进入,都少不了经过这座宽敞豪华的大殿。

大殿四周,古树参天,绿树成荫,红墙黄瓦,金碧辉煌。

大殿内侧由多根红色巨柱支撑着,每个柱上都刻着一条回旋盘绕、栩栩如生的金龙,分外壮观。

大殿也如一条通道,门是双通的,由前门而入后门而出。出了大殿便是一条宽敞的廊道。

今日的廊道特别热闹,行人多为官宦家眷,少数为皇亲国戚。

那些行走的官宦家眷子女们,走路时也不忘你瞅瞅我,我瞅瞅你。似是在炫耀,在攀比。

这是她们第一次参加如此盛大的宴会,有的甚至是第一次参加宴会。

大越国已经几十年没有这么热闹过了,此次太后娘娘寿宴大办。一是为了皇上暗中观察以便选妃,二是大越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一直处在四分五裂的状态,乘太后娘娘寿宴,添些喜庆。

当然皇上轩辕闻也有自己的私心,在吕符面前好好展露自己,刘闯口中的吕符可谓是天上有,地上无。

他哪知道吕符确实是天上有地下无,坏了他多少好事,劫天牢,劫官银,助忠义庄与朝廷为敌。

此次太后娘娘的寿宴就是在御花园举办,御花园地广,花草树木繁多,气候舒适,最适合操办宴会及众人赏花游园。

吕符与百里横并排往御花园走去,一路上可遭到了不少人羡慕嫉妒。

“那女的是谁啊?跟百里将军很熟吗?”一个穿着华丽锦衣玉缎的姑娘说到。

“不知道,没见过啊!有些阿猫阿狗就是不长眼,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是什么身份。”

说话的是溧阳城守备之女邢润润,而那个锦衣华服的女子则是长公主之女邢湘湘。也是当今皇上的外甥女,太后娘娘的亲外孙女。

两人是同族姐妹,关系还算融洽,年纪也就在十五岁的样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