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计上心头

小说: 乱世嫣红 作者: 嫣木 更新时间:2020-02-20 04:51:58 字数:2311 阅读进度:21/52

“是啊!是啊!有一次我听大哥提起过一位王爷,说什么殷王,大哥虽不喜他,我可觉得他威风极了。也许宴会上他也会出现呢!就算我入不了他的眼,那我欣赏欣赏他总归没事吧?”吕昕说着,高兴满满。

“到时,四妹妹若是真的看中了殷王殿下,不妨跟爹爹说说,或许爹爹有办法。”

“不行,就是爹爹同意了,大哥也会阻拦的。”

“吕恒?他算哪门子的大哥?吕家的一个养子罢了,到时有大姐给你做主,替你说话。”

“嗯,”

两人边走边说,离开了祠堂。

兰香苑,玉扇已经为她家姑娘准备好了一身男装,可是左等右等也等不到她家姑娘回来。着急之际竟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而祠堂里的吕符则是应付完了妹妹,应付姐姐,应付完了姐姐,应付娘亲,应付完了娘亲,应付爹爹。终于,终于把爹给盼来了,天色也渐渐暗了。

不过目的达成了,

“爹,我这膝盖快废了,怕是最近都出不了门了!”吕符满脸显露痛苦之色,也不知是真是假。

闻言,吕梁拿鸡毛毯子朝她那打弯的膝盖后用力敲了敲。

“哎呀!疼!”只听吕符一声尖叫,随后站的笔直。

吕梁望着吕符站的笔直的双腿问到:

“怎么?这样就不痛了?”

意思是再说,挨了这一棍就能站的直了?

“怎么不疼,都是肉长的,”吕符嘟囔到。

“疼?疼你来这里跪什么?”

“爹爹,不是您让我来祠堂跪着的吗?”吕符反问道。

“强词夺理,”吕梁说着又是一个鸡毛掸子敲了过去,

随后又说到:“跟爹爹完心眼是吗?把膝盖跪废了,出不了门,就不用参加太后娘娘的寿宴了是吗?别以为你那点小聪明爹爹看不出来。你今天就是死在了这里,爹爹也要把你的尸体抬去见太后。”

“爹”一声撒娇过后竟不见了吕符的踪影,这是在吕梁的眼皮子底下逃走了。

若是换成吕恒,就是借她十个胆子,她吕符也不敢逃走。

吕梁站在原地气的火冒三丈。

玉扇准备的衣服吕符也没来的急换上,便匆匆出了城。

回来时已到了深夜,府门紧闭,翻墙而入。兰香苑内的玉扇趴在桌上睡得正香。

“着火了,”一声高吼吓得玉扇从睡梦中惊醒。

“着火了?着火了?哪里着火了?”玉扇搭啦着口水,眯着眼睛,急切问到。

见她家姑娘掩嘴偷笑,便知道了自己又被戏耍了。称怪到:“姑娘。”

“好啦,不逗你了,回去睡吧!别着凉了。”

“玉扇没事,姑娘,你这么晚才回来,膝盖痛不痛?衣服给你准备好了。”

见吕符这么晚才回来,玉扇自然是觉得她一直在祠堂跪着,殊不知她已从忠义庄回来。

“衣服就不用了,先放起来!快回去睡吧!”

玉扇走了,吕符一人躺在床上不知不觉睡去。

次日一早,全府上下都得到了参加太后娘娘寿宴的消息,就连吕梁最小的女儿吕麒麟,也在为参加太后娘娘的寿宴而做准备。

吕麒麟是四姨娘王氏所出,四姨娘平日里就爱说说笑笑,乐善好施。所以所生的唯一的女儿也是古灵精怪,乐于助人。

“麒麟,你就别去凑这个热闹了,让你几个姐姐去吧!你还小,去不得。”

王氏不让吕麒麟去参加太后娘娘的寿宴,自有她的打算。皇上既然下旨让府里姑娘全都去,自然是有选妃之意。若不是如此,她们这些庶出的姑娘又怎会有参加太后娘娘寿宴的机会。

而身为妾室的她已经厌倦了尔虞我诈勾心斗角,自然不能让自己唯一的女儿步她后尘。更何况一入宫门深似海,深宫内那浓妆脂粉下掩盖的全是勾心斗角。

“娘,我已经不小了,四姐说我已经到了说亲的年纪,只有您整天还觉得我小。”

“别没事总喜欢听你四姐瞎说,娘说你小就是小。”

“娘,您想让您唯一的女儿老死深闺啊!”

吕麒麟撒娇到。

“少贫嘴,不管怎么说,就是不能去。”

王氏严厉说到。

吕麒麟想了片刻,计上心头,开口道:“我去找三姐,若是三姐去,那我便去。”

吕麒麟知道三姐或许不会去,但是跟着三姐就一定不用在府里老老实实呆着。

女扮男装,蹿街跑巷,那也是她吕麒麟的喜好。

谁知又遭到了王氏的反对。

“不行,跟着你三姐在男人窝里打转还不如去参加太后娘娘的寿宴呢!”

吕麒麟就知道自己的娘亲会这么说,这不?把王氏给套住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跟着大姐和四姐她们进宫。不准反悔哦!”

“诶!连亲娘你都耍?”

吕麒麟做了个鬼脸表是回应。

吕府内,除了兰香苑的正主不在。别的苑子的姑娘都留在苑内苦心练习舞艺。

至于兰香苑的正主,自然是去见了她的“老情人”姜红鸾。

“子符,这段日子去哪了?红妈妈说你昨日来找我了,何时?”红鸾问到。

“找你能有什么事,说说话呗!我跟你说啊!我前段时间去了慌奚山,路上遇到了个奇葩,他呀……!”

说到这里吕符突然不在说下去了,而是痴痴傻笑。

吕符的时而羞涩,时而无奈的表情,红鸾都看在眼里。掩嘴笑问到:“我们子符是遇上心上人了?不知是谁家公子有这么大的福气,能被你子符相中。”

“什么公子,就是殷……”说了几个字,吕符突觉不对,赶忙停下。并反驳道:“瞎说什么?哪有的事?”

对方并没在意吕符在说什么,而是继续说道:“看来是知根知底?快快如实招来。”

“没有没有,就是与他做了结拜兄弟。”

对方噗嗤一笑:“结拜兄弟?”

除了薛允,红鸾是吕符在外面认识的人中唯一一个知道吕符身份的人。

而与薛允不同的是,薛允是自己发现的吕符身份,红鸾则是吕符如实告知。

被红鸾这么一问,吕符便支支吾吾转移话题。

“容华呢?怎么不见她的踪影?”

“少给我打岔,你就是不说我也懂,这是好事,我们家子符终于把心思放在儿女情长上了。”红鸾打趣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