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意外之喜

小说: 乱世嫣红 作者: 嫣木 更新时间:2020-02-20 04:51:55 字数:2198 阅读进度:19/52

老鸨红妈妈并没有给吕符推荐别的姑娘,因为她知道吕符每次过来都指明让红鸾作陪。

红鸾本是京城大家姜家之女,家道中落,走投无路栖身月阳楼,以卖艺为生,她舞姿卓越,弹的一手好琵琶,挣得月阳楼头牌。很多听客都是慕名而来,只为一睹红鸾真容。

大兴而来,失望而归,即是头牌,又怎会轻易见到。

而萧阁老却不同,萧阁老年纪虽大,可算的上是个正人君子,也经常施于援手帮助一些苦难之人,对红鸾也视如至亲,知己。绝无半点为难之意。

“知道了,”半晌吕符才开口道。

说完便大摇大摆的下楼离开了。

本想着在红鸾这里待上一会,很久没有与红鸾说说话聊聊天了,可却空跑了一趟,看来只能回府了。

溜了这么久,回去指不定要怎样受罚呢!

太师府,往常太师府如别的府邸一样,大门是敞开的。可今日大门却是紧闭的,即使如此,府门外依旧站立着四个守门家丁。

家丁见吕符回府,赶忙敲门通知院内小斯开门。

吱嘎一声,门被打开了,可开门的并不是小斯,而是吕梁本人。

原来,吕恒已经快马加鞭给府里送了信。他就知道吕符一旦进了自己熟悉的溧阳城,便会想方设法逃离四个士兵的视线。所以提前给府里送了信,方便早早做好寻她的准备。

吕梁一早便哪也没去,特意在院内等候。

门被打开的一瞬间,吕梁拉着驴脸,白眼珠子瞪的老大,瞅着吕符严厉的吼道:“还知道回来?”

吕符吓得赶忙转身逃跑,

“站住。”

一声厉喊传来。吕符停下脚步,无奈慢慢回头,低声道:“爹,那个……我……。”

“先去祠堂里跪上三天三夜,在老祖宗面前好好认认错,反省反省。”

吕梁打断吕符的话严厉的说到。

“爹,多大的事啊!您闺女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再说了,我是去送二姐的,您最疼二姐,我这把她送到地方,您不是也能安心了吗?”吕符晃着吕梁的胳膊,撒娇的讨好到。

马屁拍的果然还是有用的,吕梁语气缓和了很多,便问到:“你二姐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不适应,把她嫁去那么远的地方,爹也不舍,可爹也是没办法啊!”

见吕梁语气缓和,吕符便又贴近一步,搂住吕梁的胳膊,头轻轻的靠在吕梁的胳膊上。

她似是一副很懂吕梁的样子,排排胸膛道:“爹爹莫要难过,二姐一切安好,她有她的使命,生为吕家儿女就应当做好吕家儿女该做的,以后还有子符呢!子符定不让爹爹失望,一定会用生命去保护好大越的疆土,大越的黎明百姓。”

闻言,吕梁朝吕符额头轻轻点了点,宠溺道:“爹爹最疼的就是你,你能够一辈子平平安安爹爹就满足了,爹爹什么也不会让你做的。以后少给爹爹惹些事就行了,什么结拜兄弟?街坊邻居的?以后都跟他们少来往。”

闻言,吕符不乐意了,赶忙直起声辩解道:“爹,这个我可不能答应您,忠义庄的兄弟我一个也不能抛弃,那些左邻右舍们也都需要帮助啊!她们不也都是大越的百姓吗?爹爹既要保护好大越,那么百姓才是最重要的呀!俗话说得好,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百姓才是国之根本啊!”

在吕符她们这些不懂朝事的人心中被灌输的都是一种思想,便是保护好大越。她们都是在为天下百姓做牺牲。

不管天下是轩辕家的天下,还是老百姓的天下,只要天下又乱,她们吕家定要平乱,或许这只是吕符一人的想法。

实则却是,吕梁为了独揽大权,不停地在各处安插眼线,谎称保护大越。

“都在哪听来的这些乱七八糟的?女孩子家就要有女孩子家的样,整天打打杀杀成何体统?”吕梁训到。

“女孩子怎么了?男女……”

吕符的话还没说完,此时太监刘闯坐着轿辇一步三晃的来到了太师府,二十多个小太监随行,着实气派。

刘闯下了辇车见吕梁父子就在门内,便赶忙上前道喜:“吕太师,咱家给您道喜来了。”

闻言,吕梁不解,恭敬的问道:“老夫何来的喜啊?刘总管怕是弄错了吧!”

“哎!这怎会弄错?皇上听闻太师府千金个个才华横溢,巾帼不让须眉啊!想在后日太后娘娘的寿宴上一睹几位姑娘的才华,这不特意指派老奴来传个信。”

闻言,吕梁自是万分高兴。他做梦都想送一个闺女入宫呢!这不机会来了,真是上天眷顾。

“好好好,老夫自是带几个闺女前去,刘总管屋内请。屋内细谈。”

吕梁客客气气的邀请了刘闯进屋。

刘闯看了一眼旁边女扮男装的吕符说到:“三姑娘这身打扮还真是精神横溢,英姿飒爽!后日可别忘了一起去啊!”说完才跟着吕梁进了院内。

刘闯像是随口一说,可此次邀请,吕符才是皇上真正想见的,这次皇上不想用一往的方式直接下令让人进宫。

为了给对方留下好映像,只能好好表现自己。

吕符没有说话,只是施了一礼。

吕梁与刘闯两人是一丘之貉,其一在皇上面前是个红人,其二也不会落后,自然相互扶持。

被刘闯这么一搅和,吕梁大为高兴,也免去了吕符的罚跪。

可吕符不乐意了,她可不想去皇上面前显摆,万一失足掉进河里怎么办?皇宫的河水可浑着呢!最好还是不要去趟。

想着便自觉的去了祠堂,还是跪着吧!膝盖跪废了,岂不是就不用去趟那趟浑水了,自觉办法不错。

刚跪没一会,玉扇便哭哭啼啼的跑来了。

府里只有两个专门打扫祠堂的丫头可以进的了祠堂,其余外人一概不得入内。

玉扇只好跪在祠堂门外,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哭着说着:“姑娘,你可回来了。奴婢这些日子寝食难安,你跑哪去了?这么久才回来。夫人与老夫人不知道一天要哭多少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