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误入凤城

小说: 乱世嫣红 作者: 嫣木 更新时间:2020-02-15 13:47:22 字数:2254 阅读进度:15/52

“我是大哥,听我的,往左走,这次没有树木遮挡,一定不会在走错了。”

对于没有方向感的人来说,方向都是相反的,她认为的左边,自然又是走错了方向。

不过,溧阳还是回的去的,绕些路罢了。

“好好好。还是听大哥的。”轩辕黎无奈同意。

两人便往左方向走去,没有马匹,前方又是一望无际,要走出这片荒野怕是也要浪费不少时间吧!

都听自己的,吕符自然满意。高兴的带头大步大步离去。

走过野草茂盛的平原空地,接着又翻过一座小山丘,天色已经暗淡,夕阳西下。算是走了一天的路程,终于算是看见了一座城池。

“快看,前面有城池,”吕符指向前方的城楼兴奋的喊到。

轩辕黎不屑:“若是听我的,早就进了城,哪里需要走到天黑?而且你知道前面是什么地方吗?”

吕符斜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她知道才怪,若要问溧阳城哪里有个老鼠洞她也许都会知道,可溧阳以外的地方她哪里会知道。

轩辕黎便问到:“听说过凤城吗?”

他问出此话时,眼睛紧紧的盯着吕符,就等着吕符听到凤城两个的反应。

轩辕黎也有自己的小算盘,凤城是吕恒的管辖地,倘若对方真的与溧阳吕家有关,那么一定知道吕恒便是凤城节度使。

听到凤城两个字吕符确实有些吃惊,原来前方便是凤城。

她本就有些怕吕恒,若是让吕恒知道自己又偷跑出来,而且跟着一个男人单独相处,一定不会放过自己。

她对大哥的怕不是畏惧,而是敬畏。而大哥对她也不是苛责,而是严苛。

见对方久久不语,轩辕黎便问到:“怎么了?对凤城很熟悉?”

轩辕黎试探到。

“没,没有,千里之外的地方,我怎会熟悉,偶尔听父母提起过而已。”

“哦?”

由此,轩辕黎在吕符的表情上已经确认了对方一定跟溧阳吕家有关,加之千里送行和亲公主。

“你若不想进城,我们原路返回便是。”轩辕黎特意加重了原路二字。

果然还是有效的,吕符一听原路返回,便浑身无力,饥饿难耐。

“想进,怎么不想进,腿都走麻了,进城歇歇脚,填饱肚子。”

嘴虽这么说,心里却道:“想进个鬼,万一遇到大哥怎么办?还不要了我的小命。”

而另一人确是一副看热闹的表情,似笑非笑,心道:“嘴硬。”

两人边走边聊,刚才还觉得很远的距离,眼下已经走到了城门前。

高高的城楼上两个大字“凤城”。

吕符抬头望着这两个字,抖了抖肩,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

城门口站着四个守城将士,以及十来个负责盘查进出行人的士兵。

人人都要接受盘查,其二人也不例外。

当二人被拦下时,轩辕黎掏出了一枚令牌,此令牌并非轩辕黎本人之物,而是临行前皇上御赐之物。

见此物。几个盘查士兵及守门士兵全都分分行礼。他们虽不知眼前之人为个人。不过能拿着皇上御赐之物。想来也不简单吧!行礼是必然的。

“都起来吧!此事就不用通知你们节帅大人了。”

几个士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有应声。

轩辕黎不在理会几人。带着吕符进了城门。

“喂,刚才量出的是什么东西,能不能给我看看?让大哥也开开眼界。”

“不可,这是皇上御赐之物,岂能随便给人看,”轩辕黎见对方越是想看,便越是不给。

两人一个抢一个藏,蹦过来,跳过去只为了争夺一块带有“御”字的令牌。

“小气,”吕符气恼,便不再争抢。直接钻进了身旁的家饭馆。

饭馆以凤城当地土菜为主,两人可没少吃,

天色已经漆黑。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醉醺醺的两人互相搀扶,结了酒钱进了一家客栈。

一个是真醉,至于另一个嘛!可不好说。

可别忘了,一个是忠义庄的二当家,那是大块吃肉,大口喝酒的人。

而另一个呢?深宫大院长大,步履薄冰,后又过着刀口添血的日子,哪里感去沾惹误事的酒水。

不曾想今日却被吕符给灌个烂醉。

“掌柜的,还有房间吗?”此时的吕符已经跟个正常人一样,哪里像是喝了很多酒的样子。

“有嘞,客官您要几间,”

吕符在轩辕黎身上摸了摸,摸了定银元宝:“还有一个?真够肥的啊!”

随即扔给了店里掌柜,“两间上房。”

“好嘞!”店里掌柜接过银元宝更加客气的点头哈腰,亲自带路。

“给他烧些醒酒汤来,你瞧瞧,喝成这样,像头死猪一样,重死了。”吕符一本正经的说到。

吕符说了这么一串,掌柜的觉得不接话又显得不太好。接话吧!可说什么呢?便随口问到:“这是出了什么事吗?喝这么多酒。”

“大爷,这可真让您给说中了,他呀!家财万贯,可一夜之间全被他妻子和管家给拐跑了,一个仔都没给他留,你说可怜不可怜?最重要的是,他那刚满三岁的儿子竟也不是他的,而是管家的,多心痛,多可怜啊!”

吕符在这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扯的倒是津津有味。

可对面的掌柜听的是满脸黑线,汗都滴下来了。

心道:“这交的什么朋友啊?说好的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这怎么专往人伤口上撒盐呢!我看最惨的是认识你这个朋友吧!亏得还信任你,把这种事也告诉你。”

掌柜无奈,摇头离开了。

“真为躺下的这位兄弟捏一把汗。”

“大爷你怎么走了,喂,大爷,我还没说完呢!大爷。”吕符对着门外高声感到。

“去烧醒酒汤,”掌柜头也不回的说到。深怕在这种人身边多待一刻自己也被感染了。

“还有洗澡水!”吕符又喊了一声。

“知道了,”对方的口气中带了些许厌烦。

掌柜走后,吕符自觉好笑,忍俊不禁。

她自觉自己也是有苦衷的,倘若这里是家黑店怎么办?说的可怜些岂不是更安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