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摸够了没

小说: 乱世嫣红 作者: 嫣木 更新时间:2020-02-15 13:47:22 字数:2230 阅读进度:14/52

突然,吕符似是在做梦,闭眼用手摸着身边热物。

软软的像衣服,难道是个人?

在摸。

胸肌,好健壮,好诱人。

在摸。

什么玩意?硬邦邦的,好奇。隔着几层布,也摸不清啊!

为了探个究竟,她一层一层把衣服撩开。

总算是摸着了,可是不知为何物。

而此刻的轩辕黎,已经是面红耳赤,气的就快冒火了。

他虽喜欢跟吕符依偎在一起的时刻。欣赏,也可说爱慕对方,甚至是想霸占。

可问题是他霸占她,而不是现在她霸占他。这女人也太大胆了。

一声带着怒气的低吼:“摸够了没?”

“没,”

睡梦中的吕符竟支支吾吾的回答了这么一个字。

轩辕黎咬牙,片刻又挂上邪笑。

一个翻身,反客为主。此时吕符已被惊醒,手竟还拽着那个硬邦邦的东西。

眼前的此状已经让她震惊的忘记缩回了手。

“难道他知道了我是女人?所以想占我便宜?无耻。”

此时对方又低吼了一声:“摸够了没有?”

吕符这才感觉不对,原来无耻的是自己。

瞬间面红耳赤,心跳加速。

轩辕黎见对方羞涩,便起了戏耍之心,调侃道:“都是男人,害羞什么?若是觉得过意不去,那就与我换换如何?你为客,我为主,如何?”

“无耻,”一声怒骂传来。

而对方只是笑了笑,轻柔的声音问道:“无耻的是谁?”

闻言,吕符羞涩,低头不语。像极了女人。

轩辕黎见对方快要漏了原型,赶忙安慰道:“怎么?这还气上了?开玩笑罢了,怎么像个女人似的?还没告诉我你多大呢?说不定还当的起大哥。”

闻言,吕符将身上披着的披风扔到轩辕黎身上,嘟囔道:“你才有那么老!”

她漏出圆形没事,可自己不是少了很多乐趣了吗?这样看破却不说破,岂不是更有意思。

轩辕黎见对方似是不在生气,便躬身行了一礼,说道:“小弟今年二十有五,敢问大哥贵庚?”

轩辕黎哪里看不出对方年纪尚小,只是为了逗其开心才甘愿自称小弟。

管他什么大哥小弟,有借口经常见面就好。

不过这下真的把吕符给逗乐了,嘻嘻一声轻笑,开口道:“大哥我年芳十九,”还没等轩辕黎开口,又抢先说到:“哎?说好的,我是大哥,你是小弟的。别跟我挣啊!”

轩辕黎无语,还真是好哄,小弟就小弟吧!总比当个陌生人好吧!

“好好好,大哥在上,受小弟一拜,”说着轩辕黎又躬身行了一礼。

两人皆笑不语。

“咕噜咕噜,”不知是谁的肚子叫了一声。

肚子叫也是正常,上一顿饭还是昨日一早在离开慌奚山的时候吃的,在酒肆里压根连一口水也没喝着。已是三顿饭没吃了,能扛这么久也实属不易。

“饿了?我去找找有没有野果,你在这里等着。”一声磁性关切的声音响起。

“一起去吧!别忘了我是大哥。”

“算了吧!大哥饿的肚子咕咕叫,还是让小弟表表孝心吧!”

轩辕黎哪能让吕符去啊!他还有他的目的。

轩辕黎离开了,吕符当然也要放松,例如拉撒,更要命的是他那裹得严严实实的胸,她早已感到胸闷,呼吸困难。

不去也好,乘机舒坦舒坦。

她跑到一处还算隐秘而且不远的地方,将身上的衣服一层一层解开,束胸带也一圈一圈放松,终于算是轻松了,能透口气了。

这次束胸的日子太长,果然男人堆里不好混。可是这里还在慌奚山附近,溧阳城远在千里之外,想到这儿,吕符真的要泪奔。

“大哥,你去哪了?大哥,”

轩辕黎还真是为了女人自甘降低身份,也不自称本王了,想他是什么来头?大越国王爷,表面无权无势,实则权利在握。暗枭门门主,掌控天下消息以及暗黑势力。

闻言,吕符吓得不轻,手忙脚乱的去拉紧束胸带,整理衣服。并慌里慌张急切说到:“别……别过来,千万别过来,我马上就好。”

听她这个慌张的语气,轩辕黎便猜到了一二,不是如厕便是宽衣,勒了这么久也该透口气了。

便不再上前,并给对方送了个定心丸:“我不过去,你也别急,果子给你留着,好了再出来。”

“嗯,马上好。”

慌忙之下,束胸带并没有之前拉的紧,明显能看的出来有些凸出。

见状,轩辕黎漏出一丝微不可见的笑。心道:“看来还不错。”

“果子呢?又饿又渴实属难熬,”

轩辕黎微笑,似是宠溺,将果子一个个递给了吕符。

“嗯,真甜,你吃了吗?”吕符说着又将果子递了一个回去。

“吃了,你吃吧!慢些,没人跟你抢。”随即又接着说到:“刚刚摘果子的时候找到了出口,等你吃好了我们便离开。”

“嗯,嗯?出口?”对方还沉浸在果香之中,闻言,极为兴奋。

他哪里是找到了出口,对他来说这里压根就不存在什么被困住的可能,可别忘了慌奚山表面是朝廷的,实则是他轩辕黎的地盘。

哪里会有迷路一说,只是她吕符方向感极差而已。

几个野果下肚,解了渴又解了饿,两人便启程赶路,这次由轩辕黎带路,两人很快出了这深山。

外面果然是大好晴天,虽还是荒野,滚木礌石,可空气极为舒适,万里晴空,一马平川。

在深山里被困的这一天一夜,没有见到半点阳光,只有树阴,唯一能分辨得便是黑夜与白天。

“啊!舒服,”吕符伸了伸懒腰,舒展舒展浑身骨头,自觉轻松多了。

可眼前广阔无垠的荒野草地又让吕符犯了愁,回溧阳城该网哪走?

两人同时决定了方向,可确是一个往左一个往右,

“还是听我的吧!我怕跟着你又要露宿野外,”轩辕黎微笑说道,眼中充满了调侃之意。

见状,吕符觉得自己被压了一头,硬是不愿听轩辕黎的意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