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身份遭疑

小说: 乱世嫣红 作者: 嫣木 更新时间:2020-02-15 13:47:17 字数:2211 阅读进度:10/52

“回王爷的话,公主是小的的救命恩人,公主远嫁,小的过来护送,保护公主安全,已报救命之恩。”

“原来是个讲情义的?”

说着轩辕黎看向吕符,吕符依旧躬身勾头,个子本就瘦小,经她这么个站姿,更显怂包。

他又抬头看向吕栖,吕栖依旧趴在车窗望着这边。

“前人不是说嘛!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小的做的都是分内之事,应该的,应该的。”吕符回到。

“她对你的感情,可不像你说的那么简单吧?”

轩辕黎说着眼睛却在吕符身上四下打量,想发现一些新的线索。

突然他似乎真的发现了线索,用试探的口吻又补了两个字:“姑娘?”

闻言,吕符震惊,终于抬了头,看向轩辕黎。而此时轩辕黎也才算是真正的有机会看清了眼前之人。

轩辕黎犀利的眼光又怎会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眼前之人,杏核大眼,高耸的鼻,樱花般的唇瓣,粉嫩嫩的脸蛋,耳垂上隐约能看见被动过手脚的耳眼。这分明就是个女人,而且他越看越觉得眼熟,只是一时想不起罢了。

而此时的吕符又恢复了正定,她又一次躬身低头,掩盖自己的面容,带有些许狡猾:“王爷怕是弄错了,小的并非姑娘,爷们,纯爷们。”

她越是这样解释,轩辕黎便越是确定无疑。加之他的刻意低头掩饰,男人又岂会这样。

见她狡辩,轩辕黎便没有在强词夺理,反正自己心里是有了数,便道:“回去吧!照顾好你的救命恩人。”

“好嘞!”吕符领命回去。

一直趴在车窗上的吕栖见吕符回来,心里才算踏实。

“王爷跟你说什么了?是认出你女扮男装了吗?”吕栖担心的问到。

“没有,他哪有那个能耐,我可是经常女扮男装溜出去的,哪里有什么人认出来?放心吧二姐!”

吕符嘴上虽说的风轻云淡,心里却也在担心被轩辕黎认出,更何况自己还带人劫了对方几车官银呢!

而且她在府中便得知,丢了官银皇上大怒,要关押轩辕黎,也是此时他才知道自己劫的是殷王轩辕黎。

后来在众大臣的联名上书下,皇上才算罢休,但也没有那么轻易就放过这个弟弟,让他千里互送和亲公主远去漠北。

大越战乱,这一路的凶险可想而知,而且进入漠北时又不知是何样貌,漠北寒冬酷暑。

他们千里奔袭,就算路途无凶险,可气候变化也是一种折磨。这种不幸的差事自然是落到轩辕黎头上。

得知此事吕符也深感愧疚,不过自己的二姐,一个姑娘家都能熬过,何况他一个大男人又岂会怕艰苦,而且还是个久征杀场之人。想到这些,吕符便不再内疚。

轩辕黎本人她吕符虽不认识,可名字她自然是知道,在府里也偶尔听父亲提起过。

“没有就好,不过你这性格啊!也着实不让人怀疑,哪里像个女儿家”吕栖微笑打趣到。

“二姐,瞧你说的。”

两人皆微笑不语。

休息一会大伙都拔营启程,又行了两天之后,终于算是到了慌奚山境内,现在的慌奚山已被大越皇帝割让给了漠北,已是漠北人的归属地。

大越的送亲队伍与漠北的迎亲队伍总算是相遇,

大越的兵马次日便返回,吕符也不得不与大兵一同回溧阳城。

慌奚山表面已归属漠北版图,实则这里是暗枭门的势力,暗枭门的主要集中就是这慌奚山。

他们像是一股暗流,潜伏在慌奚山,两不相帮,只为加强自己的势力,更无人知道他们真正的藏身之地。

有的说暗枭门的主要势力在繁都,也有人说他们藏身溧阳成。

或许他们的势力遍布天下,远在千里之外的漠北王庭?那些自立为王的番邦属国?那溧阳城的深宫大院?

可是没有人会把暗枭门与朝廷联想在一起,只知他们是江湖势力,无人敢惹。

慌奚山人烟稀少,到处是荒山野岭,夜晚更无人敢踏入这深山老林。

可对于暗枭门来说,这里才是能更好隐藏的地方,慌奚山的地势他们极为清楚。

“最近动荡如何?我说的是漠北王庭。”

说话的人一身黑衣,黑巾遮面,从头到尾没有一点杂色。

他身姿挺拔,坐在一颗大树下,双手抚琴,琴却没有发出半点声响,配上这漆黑的夜,更显诡异。

“还算安分,只是这和亲怕是压制不了什么危难,还白白送了慌奚山以北二十六座城池。”

回话的是一名暗卫,也是暗枭门门主柳殷的亲信,暗枭门在慌奚山的势力都由他掌管。

此人名唤长天,长天是个中年男子,原是溧阳城一个小小的官吏。因妻子美貌被当今皇上轩辕闻相中,妻子不从,惹怒皇上。后遭灭门,父母妻小都被当今皇上轩辕闻所杀。

然而自己却被暗枭门门主柳殷所救,为了给家人报仇,他坚强的过了下来,改名为长天。

长天是柳殷的暗卫之一,对柳殷也是忠心耿耿。

“无妨,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就怕他们……成不了气候。”

柳殷说着嘴角轻轻上扬,似笑非笑,亦正亦邪。

“另外,还有一事?”

“说。”

“吕梁的势力也不可小觑,他们的消息网甚至超过咱们暗枭门,怕是不妥,万一门中混入他们的人……,我们所做的一切可都要泄露了。”

“敌在明,我在暗,怕什么?量他吕梁也不敢轻易惹我暗枭门。把这里盯紧了,如今慌奚山已纳入漠北版图,万事要小心。”

“长天已经得到消息了,这该死的皇帝,到底想干什么?”

长天气急,可这又能如何。

“对了,这个和亲的安平公主也给我看紧了,吕家的子女怕是也脱离不了为父做贡献吧!若有什么风吹草动,赶紧通知我。”

“是,”

此时,不远处传来两声树枝干被踩断的声音。

长天拔剑,提高警惕,一点一点像声音处逼近。

此时已不见柳殷身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