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预劫官银

小说: 乱世嫣红 作者: 嫣木 更新时间:2020-02-15 13:47:05 字数:2199 阅读进度:6/52

出了溧阳城来到了忠义庄,庄子在城外不远的山坳内,山坳周围自然是高山,高山上,间隔不远便是一个岗哨。把山坳围的水泄不通,若有敌人来犯,老远便可看的清楚,敌人也休想进得了山。

朝廷也攻打过几次忠义庄,可久攻不下,朝廷也着实无能为力,看在他们没有过分与朝廷为敌的分上便也不在为难。

朝廷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抓到过几个忠义庄的贼寇,自然是贼寇之首薛允等几人。可朝廷哪知对方是首还是众,还没来的急询问,便被吕符带人给截出了天牢,又使得一次落空。

眼下朝廷拿忠义庄也是没辙,在加上有什么风吹草动,很多百姓都会偷偷跑来忠义庄通风报信,所以忠义庄占时还是安全的。

忠义庄虽是贼寇窝,可他们做的是劫富济贫的买卖,从不欺压百姓,欺男霸女。

倘若谁不守规矩,那便庄规伺候,所谓的庄规倒也不残忍,就是将不守规矩者从此赶出庄子,对庄子里的兄弟来说,赶出庄子比要了他们的命更加痛苦。

所以庄子里的兄弟们一直都很守规矩,只是那些以权势压人官老爷们可有的受了。

就连吕家的货物押运时也是经常被抢,吕符黑巾蒙面,亲自带人抢夺,每次都大获全胜。

吕符还离的大老远,城墙上两个守卫的兄弟便已认出了吕符,连声喊道:“吕二哥,”

“诶!”

吕符应了声,也算是打招呼了,

至于大家为什么称她为吕二哥。第一,她用了吕贤的身份,第二,她坐的是这庄内的第二把交椅。

众兄弟们虽不知她的身份,可薛允是知道的清清楚楚,因为有很多小道消息她都会比庄内的人早些知道,通风报信是自然的,一来二去她的身份在薛允面前自是隐瞒不住。

不过她这个女儿身嘛!她自认隐瞒的很好,可薛允早就识破了,只是藏着不说罢了。

在前厅内见到了薛允,前厅内有大当家薛允,三当家曹毅,四当家蓝保叙,以及二当家吕符。

曹毅身材肥胖,四肢发达,浑身蛮力,若比力气,一般人还真不是他的对手,身材如此,大脑亦是如此,简简单单,没什么花花肠子。

至于蓝保叙呢!薛允说啥就是啥,从不质疑从不反抗,他与如曹毅恰好相反,轻瘦矫捷的身体,快如闪电,练得一身好轻功。

能坐上当家之位,自然都有他们的实力。

而大当家薛允可不是个简单的人,大胆心细,善于思考,吕符的一些花花肠子他又怎么不知。

几人年纪都差不多,二十出头的样子,只有曹毅看起来稍微老了些。

薛允看向吕符,似笑非笑,满眼宠溺,并道:“今日又给大哥带来了什么消息?”

吕符凑到薛允耳边,故作严肃道:“明日,有一位王爷奉命押送官银去繁都给皇上修建避暑行宫,劫不劫?”

话罢,还没带薛允开口,曹毅便抢先开口道:“劫,不劫便宜那皇帝老儿了,多少百姓连饭都吃不上,他奶奶的还建什么避暑行宫。”

待曹毅说完,薛允才开口,“劫,自然要劫,只是不能在溧阳城附近劫,这是皇帝老儿修建行宫的官银,若是在溧阳城附近丢了,那么忠义庄必定要被牵扯进去。这次事关重大,倘若朝廷将大军调回,集结在庄子附近包围庄子,我庄内三万多的兄弟怕是抵挡不住。”

此时蓝保叙又接着道:“所以说,咱们埋伏在溧阳通往繁都的路上,最好是入繁都境内,这样朝廷也不会怀疑到咱们。”

听了他们分析之后,吕符笑了,“大哥,不用那么麻烦,吕恒已经离开了溧阳城,他带回来的兵马都带走了。前些日子回来的几位王爷并没带多少人马,现在溧阳城算是半个空城,除了固守的一万士兵,剩余的就是宫中的羽林卫,成不了气候。”

闻言,薛允大喜:“如此,甚好。”

吕符不是不敬大哥吕恒,只是这儿不是只有薛允,还有其余两人,她只好称大哥名讳吕恒。

两人倒也不好奇吕符的消息来源,反正有消息总比没消息好。

一切商量完毕,薛允派遣了二十多人混进溧阳城内,盯紧了城内的动向。

押运官银事关重大,必定有所风吹草动,一旦有大队官兵出城必定跟紧暗访。

次日很快到来,今日的她可没有直接去忠义庄,而是乔装打扮成商户,在宫门附近闲逛。

而此时出宫门的却是两路人马,分别带着同样多的士兵,四辆马车载满了贴有封条的箱子。每队大约百人,带头的看起来并不是王爷,他们分别穿的是高等侍卫的服装。

一队在城内绕了几圈才出城,另一队则是直接出城,一点也没有耽搁。

“故弄玄虚,”吕符嗤之以鼻,选择了待几个人跟随前者。

后者自然也忠义庄兄弟跟着。

果然没让吕符失望,出了城,城外山林前者便与一人会合。

“王爷,似乎……”其中一个士兵上前施礼。

来者正是殷王轩辕离,轩辕离一身淡紫色绣有绿竹长跑,玉簪挽发,明眸皓齿,鼻梁高耸,他轻抬手制止了那人继续说下去。

眼睛似是在向那人传递什么,并开口:“让我们的人撤,”

那人会意,领命离开了。

可在场的士兵并没有收到撤离的消息,

而此时,山林内,队伍附近的树梢上一阵响动,黑压压的身影全部如闪电飞身离开,林内似乎透亮了很多,气氛也没有那么诡异。

队伍开始启程,最前面的轩辕离骑在高头大马上,格外霸气凌人,他脸上挂着似有似无的笑意,似是在等着看一场好戏。

行程不久,好戏真的来了,大约五千人马,将队伍围的水泄不通,刀光剑影,血肉横飞,血淋淋的身体一具接一具倒地变为尸体。

轩辕离似乎有意想让财务落空,看护的并不上心,总是交代士兵以杀敌为重,士兵们哪敢不从。

百人的队伍哪里是五千贼寇的对手,很快便被消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