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忠言逆耳

小说: 乱世嫣红 作者: 嫣木 更新时间:2020-02-15 13:47:03 字数:2172 阅读进度:4/52

“姑娘看明白就好,只要姑娘同意,茯苓定然替姑娘扫平障碍,就是上刀山下火海奴婢也要为姑娘拔出眼中钉肉中刺。”

两人协商好了一切,便分头行动,这次她们势必要除了二姑娘吕栖。

金碧辉煌的大殿内,皇上与几位大臣依旧商讨着关于和亲之事。只是其中没有任何一位王爷,皇上是太不相信自己的兄弟。不愿自己的兄弟们操心政事。听命令卖命就行,甚至临近出兵时兵权还不舍得交出。

不交兵权可以啊,有人惦记着你的城池,黑心的漠北蛮夷答应和亲义和,条件是向漠北称臣并且每年进贡粮食,布匹,瓷器,外加割让慌奚山以北二十六座城池,慌奚山并不富庶,人口极少,但那里是守护大越的重要防线。冲破慌奚山也就算打下了半个大越。

眼下要把慌奚山送给漠北,就算保住了一时平安,免不了以后要大乱。

“皇上,万万不可答应那蛮夷的无赖要求啊!倘若真的把慌奚山以被送给了漠北蛮夷,可是要大乱啊!漠北铁骑必定会更加肆无忌惮的扰乱我大越边境啊!”一位姓刘的大臣道。

又一位大臣道:“皇上,以微臣之见,先允了漠北蛮夷的要求,待平定了内乱,在向那蛮夷夺回城池。”

刘大人又道:“张大人,待平定了内乱国家损耗定是极大,哪里还有财力和人力去夺回城池?”

张大人道:“刘大人,你这是藐视我大越,藐视皇上!我大越泱泱大国,怎会没有财力和人力与那漠北抗衡。”

皇上一听,不得了啊!有人不把自己放在眼里,随口便道“来人,将刘大人拖出去打二十大板。”

刘大人被几个小太监给拖了出去,依旧是不忘忠言“皇上,三思啊,皇上。”

闻言,皇上轩辕闻又补了两个字怒喊道:“杖毙”

殿内顿时安静,只听见殿外传来的阵阵凄惨呼喊声。喊声撕心裂肺,同时也提醒了大臣们忠言逆耳,伴君如伴虎啊。

这么一闹腾,没人敢表忠言,最终是决定向漠北称臣,每年进贡粮食,布匹,瓷器以及割让二十六座城池。

太师府,千禧院内。这是主母夫人赵氏的院子,吕艺身着淡紫色绣有牡丹花的襦裙,梳着蝴蝶发髻,一支金步摇,随着身动发出阵阵叮铃声,一顶抹额,看似多余,却更显华贵大方,夺人眼球。她一双杏核大眼,高耸鼻梁,不过此时已是梨花带雨,泪眼朦胧。

“母亲,艺不想离开您,艺还要给您和父亲尽孝。经管府里是有众多姐妹,可她们任谁留在您身边艺也放心不下。”

吕艺这样故作姿态,装的楚楚可怜一是担心母亲不为自己在父亲面前求情。二是她本性如此,装,就是会装,一会人一会鬼。

更何况屋内还有个对她吕艺来说感到反感的人。

夫人赵氏替吕艺擦拭着已经划到脸颊的泪水,心疼的将她搂在怀中,安慰道:“子艺啊!娘是不会让你嫁去漠北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那是男人们的事,你一个小小的弱女子,怎能解国之危难。”

吕符撇撇嘴有意无意说道:“母亲,若是大姐不去和亲,漠北铁骑定是又要踏入中原。受苦受难的永远都是黎民百姓,更何况中原内乱,百姓本就性命堪忧。”这个妹妹,她吕艺极为不满,与自己虽是一母同胞却总是跟自己唱反调。

吕艺怒道“百姓生死与我何干。吕符,你若心怀天下,那你便去和亲,我吕艺没那么伟大,我只求自己一生平安,永保富贵,足矣。”容易发怒的吕艺还是没有压住怒火。

吕符瞟了吕艺一眼,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道:“好啊!那就让我去和亲,草原多美啊,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看看这里,像个鸟笼子一样,整天哪也去不得。”吕符说着前半句声音满是期待与向往,可说到后半句声音就有些低落。

吕艺一个白眼瞅过来,抬手指向吕符怒道:“哪也去不得?整个溧阳城,上到官差衙役,下到市井乞丐,有几人不认得你吕符?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整日在外面瞎混,还嫌不够丢脸?瞧瞧你那破院落,被你给弄成什么样了?有没有一样值钱的?好好的家具摆设,被你给卖了个精光。劫富济贫是吗?你能耐啊!你有本事你把正个吕府都给卖了。”

吕艺越说火气越大。

吕符却毫不在乎,摆手道:“姐,你可别给我带那么大一顶帽子,我可受不起啊!”

接着又凑到吕艺耳边小声嘀咕道:“溧阳城还真没人知道我吕符,人家认识的是吕贤,是二哥。”

吕艺气的差点吐血道:“你…你自己在外丢人现眼就算了,竟然冒充子贤,真不知天高地后,惹是生非。”

吕符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道:“什么惹事生非?我那是行侠仗义。”

吕艺道:“行侠仗义?偷偷放走贼寇那叫行侠仗义?劫走朝廷重犯那叫行侠仗义?若不是父亲替你压下这些事,你吕符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得。”

吕符道:“什么朝廷重犯,什么贼寇,你是说薛允他们几个?那都是我八拜之交的兄弟。劫富济贫,除暴安良。”

吕符口中带有骄傲,带有肯定。薛允,这个现在的忠义庄贼寇之首,在以后的反政府战役中屡立战功,骁勇善战,横扫千军。

吕艺气的几乎接不上气来说道:“看看,看看,这都认识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人?”

接着又怒道:“你一个女儿家怎可跟毫无血缘关系的男人称兄道弟,还结什么八拜之交,不知害臊。”

吕符又补充道:“是吕贤,吕贤。”

哎!这女人到底用吕贤的身份在外面做了多少“不堪入目”的事。

“够了,”夫人赵氏实在听不下去,吼道。随即便大步离开了,经管这是自己的屋子。

吕符依旧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嘻嘻一笑。

吕艺也是气的干脆不语,跟着夫人赵氏离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