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吕氏家族

小说: 乱世嫣红 作者: 嫣木 更新时间:2020-02-15 13:47:03 字数:2156 阅读进度:3/52

太师府。要说到太师府,那可谓是人丁兴旺,夫人、姨娘、少爷、姑娘、婆子、丫鬟、护院,大大小小数百人有余。

府内,一处院落老老少少百人有余。丫鬟婆子来来回回忙个不停,有往院内端点心的,有端茶倒水的,气氛活跃极了。

二姨娘杨氏推着轮椅往这处院落缓缓行来,轮椅上端坐着一位容颜沧桑的老人,老人整齐的发髻中隐约显露出丝丝白发。老人笑起来很慈祥,见这些孙女们各个生的亭亭玉立,倾国倾城。不优的嘴角又微微上扬,皱纹深陷,本就苍老的脸显得越发苍老。

杨氏一身素衣,素朴而典雅,高高的发髻中只有三枚翡翠珠釵。白皙的脸颊上没有被岁月磨合的痕迹,也没有浓妆艳抹,只是略带一丝粉末,显得格外清新脱俗。

轮椅在一处石台旁停下了,老人看着这些姑娘们满脸的得意,这把岁数,没有什么比儿孙满堂更幸福了。

此时春光正好,蓝天白云,风和日丽。太师府一如既往的热闹,庭院内姑娘们翩跹而舞,婀娜多姿。犹如春兰秋菊,各具风韵。

吕太师不仅有权有势,年轻时长的也是相貌堂堂,峨冠博带,美须豪媚。他娶有一妻三妾,生有七女三子。真可谓人丁兴旺!

此时练舞的却只有六位姑娘。另外一位姑娘又不知溜到哪儿去了,不过府里上上下下早已习惯了,别说这一会见不到人,就是十天半个月不见这位三姑娘的踪影也是正常的。

虽说女儿家不能在外抛头露面,可她们这位三姑娘一点女儿家的样子也没有,这分明就是个破小子。

府里的姑娘各个可说是花容月貌,天生丽质。“血统问题,随她爸。”

兰香院,这是三姑娘吕符的院子。院子倒是不小,摆设却很简单,只可说是干干净净,清清亮亮,没有什么价值连城的装饰。甚至还不如几个庶出姑娘的院子,要说最最夺人眼球的那便是简陋吧。

进了三姑娘的院子,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简陋。没有花花草草,没有雕梁画柱,亦没有过多使唤丫头。花花草草嘛碍事,雕梁画柱嘛碍眼,丫头多了嘛溜的不放便。

至于这屋内的摆设,开始并不是没有,只是这三姑娘吕符生平没什么爱好,就爱劫富济贫,什么值钱的家具早已被卖个精光。

别说是家具了,就连长辈们给的珠钗环佩,金银首饰都早已在当铺摆着了。

屋内,婢女玉扇倒了杯茶递给坐在方机旁看书的吕符并开口道:“姑娘,别的姑娘们都在院子里练舞呢!而你又在屋内偷懒,待姑娘们练好舞又要来取笑您了。”

吕符接过茶水,一口气喝完,没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放下茶盏看了一眼玉扇,并没有接的话。转移话题道:“玉扇,昨日大哥赠于我的那本书放哪了?我怎么找不着?”

玉扇无奈,哭笑道:“姑娘,您真是贵人多忘事,昨日大公子走后不久,您就让奴婢给大公子送回去了呀!您还说了,大公子爱书如命,您就不夺他所爱了。”

吕符似乎还是记不起来,挠挠头便道:“瞧我这记性,还真是忘的干净。”

此时,吕太师已经回府,他带回来的消息震撼了府里所有人:“和亲?”

府里的姑娘们都很害怕这么光荣的任务落在自己身上,还好吕梁已经点明了“嫡长女”。

梅香院内,这是吕府嫡长女吕艺的院子,院子很大,院内花草盆栽不下百余种。

丫鬟婆子三十余人,府里众多姑娘,不过数她下人最多的。

屋内,嘈杂声乱成一片,有瓷器花瓶落地的碎裂声,有吕艺的哭闹咒骂声,更有婢女被茶盏点心砸的吟吟声。多数的下人都是立在院内,迟迟不敢进屋。这个主子平时还有个人样,犯病的时候可是会杀人的。

吕艺的贴身婢女茯苓双腿跪地,哭喊着:“姑娘,您不要气坏了身子,我们想想办法,您这样也不能解决事情啊!”

吕艺大吼“想办法,能有什么办法,这是皇上下的旨,爹爹点头同意的。我只能认命。”

“办法不是没有,就看姑娘您有没有胆量了”茯苓道。

吕艺顿住,她停下手,顺便又替还握在手中正打算扔出去的玉如意擦拭不存在的灰尘。看着茯苓道:“快说,有什么办法”。

茯苓思索了片刻道:“姑娘,咱们去找夫人,让她在老爷面前替您求求情,另找她人替您去漠北和亲,如何?”

吕艺蹙眉道“不可,偷梁换柱,欺君之罪,是要杀头的。”

茯苓道“姑娘,您可别忘了,老爷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权倾朝野的太师啊!皇上都要听他三分。找替身和亲这等小事,哪算什么欺君之罪。”茯苓说着不犹的漏出一副了不起的神情。

吕艺迟疑了片刻道“是啊!有这么大的权利为什么不利用,那就这么说定了,父亲那边我去想办法。你先从府里挑几个相貌较好,并且机灵的丫头,等会我在过目一遍,既然是去和亲的,就认真点,挑一个最好的出来。”

茯苓白眼珠子一翻,急忙道“姑娘,这可是和亲啊,怎可用下人?府里众多姑娘,这都不都是主子吗?从众姑娘中挑一个,也算诚心诚意,对得起皇上与那漠北蛮夷了。”

吕艺看向茯苓,没有说话,似乎在用眼神询问着茯苓。

茯苓又接着道“您不是最讨厌二姑娘吗?就让她去和亲。如何?”

茯苓说着眼睛瞪的又大又圆,好像二姑娘跟她有杀父之仇似的。

嘴里又嘟囔道:“她一个庶出的贱婢,凭什么运气那么好。老爷疼爱她,老夫人疼爱她,就连三姑娘也跟她走的近,”

茯苓的这句话终于是激怒了吕艺。她握紧拳头,咬牙切齿道“是啊!有她在,我永远得不到父亲与祖母的疼爱。她永远压在我头上,她在府里一天,我就一天别想出人头地,让她去和亲算是便宜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