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受辱

小说: 邻家少妇(雁惊云) 作者: 雁惊云 更新时间:2015-01-30 07:03:04 字数:2371 阅读进度:358/458

[第10章生离死别

第21节受辱

山中别墅。

很豪华的别墅啊!阿粗走近这栋阿明暂时居住的别墅时,忍不住发出了惊叹。

还行吧,以后我也送你一栋这样的别墅。正坐在沙发的阿明对阿粗说。

真的?阿粗兴奋地差点要跳了起来。

那小妞现在怎样了?阿明问。

按你吩咐,她现在安置在山顶中。好好的。阿粗回答。

我听说,你今天想侵犯她喔。阿明语气一变,一字一顿,同时双眼紧紧盯着阿粗。

都是我一时糊涂,明哥,下次不敢了。阿粗吓得汗都出了。

看来自己身边的人已经把一切都告诉了阿明。

嗯,没我命令谁都不能动她。阿明语气又缓和了起来。

是,是,是。阿粗连忙应着。

阿明不再说话,端起茶杯喝起茶来。

阿粗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明哥,你留着那妞,目的是?

我能不能入主恒丰就看她了。阿明说。

哦。阿粗还是没有听明白。

……

周冲一直坐在咖啡厅中,等了将近一天。

劫匪一直没打来电话。

咖啡厅的两个女服务员都在前台窃窃私语了。

那个男人是干嘛的?坐了一天,神色慌张的。一个服务员说。

不是欠债,就是脑子有病的。另一个服务员说。

周冲坐了这么久,直到他望着邻桌的一个女人用手机打电话时,才突然醒悟过来,猛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我怎么这么蠢呀。

他需要找人帮忙了。

周冲冲进手机店,买了一台手机,把自己原先的卡装了进去。

发现有十几个未见来电的消息提醒。

几乎都是陈天谊打来的,周冲立马给陈天豪打了电话。

周冲,你躲去哪里了?陈天豪吼着。

陈总,不好意思,我迟些向你解释,文文被人劫持了,我需要帮忙。周冲喊着。

这事我知道了。陈天豪今天已经同老曾通了电话。

老曾没有报警,周冲没有报警,杨伟也没有报警,倒是陈天豪最后报了警。

……

吃饭了!阿粗回到山顶旧屋中,手里提着几个饭盒。

杂乱的客厅地板上,横放在很多支空的啤酒瓶子。

那两个守着文文的粗暴的男人,横七竖八地躺在沙发上。

那个虬髯大汉一听到吃饭了,立马就像打了鸡血一般,径直的就是朝着饭桌冲了过去。

阿粗打开饭盒,里面有鱼有肉。

好香啊!那个虬髯大汉喊到。

还不就是同样的菜谱。那个嗑药男死气沉沉地来到饭桌旁边,显然没啥胃口。

瞧你这鸟样,多吃饭少嗑药啦。阿粗用肘撞了他一下。

粗哥,别管他,他没得救的了。虬髯大汉说。

那小妞怎么样了?阿粗一边问,一边瞄了一下文文所关的房间门口,眼睛里闪烁着异样的神色。

今天一直哭过不停,现在安静些了,女人就是一个麻烦。虬髯大汉一边吃,一边很粗鲁地说着。

是吗?我拿个饭盒给她。阿粗拎起一个饭盒,有点迫不及待地往那房门走去。

粗哥,明哥说过……虬髯大汉张开口说。

行啦,安心吃你的饭,我心里有数。阿粗已经走到了房门前,嘿嘿,明哥是交待不能上她,但我用手摸摸她总可以吧。

阿粗嘿嘿的笑了一声,就把房门打开了。

房间里,文文正抱头蹲坐在里面靠墙角的位置,一听到房门打开,立马警觉地站了起来。

这就是一个空置的房子,里面什么也没有,在靠右的墙壁上方开有一个小天窗,以文文柔弱的身体,她是无论如何也爬不上去的。

一看到进来的是那个猥琐男,文文立马就紧张起来了,你要干什么?

嘿嘿,小美人,我是来给你送饭吃的。阿粗笑起来的样子,真的是很猥琐,一副流口水的样子。

他顺手把房门关上,没有反锁,因为他也不相信她能逃脱。

我不要!文文双手交叉抱紧自己的身体,紧紧挨在墙角处。

怎么能不要呢?饿着你怎么样?阿粗笑嘻嘻地靠近文文。

你,你不要过来。文文极度惊恐。

我没恶意,就想让你吃饭。阿粗一下子冲上前,一把抱住了文文,手中的饭盒也掉在了地面上。

你要干嘛?文文使劲想推开他,但他已经紧紧抱住了她。

阿粗那条长长的,恶心的舌头,像蛇一样,添在了文文白嫩的脸上。

救命呀,救命呀!文文大声呼喊着。

外面吃饭的两个男人当然也听到了文文的呼叫声。

嗑药男不屑地哼了一句:妈的,又在欺负女人了。

少说两句,谁让他是老大!虬髯大汉用肘撞了嗑药男一下。

要是老子有钱,我才不帮他干这个。嗑药男说。

废话!要是有钱,老子就是大佳好青年了。虬髯大汉笑了笑。

救命呀,救命呀!房间里文文继续呼喊着,此时阿粗那粗大的手已经伸进了她单薄的衣服里面,在她挺拔的胸部狠狠地抓捏着。

那抓捏的导致的痛苦远远不及心中受辱的痛苦,文文都要崩溃了。

她用双手拼命打在他身上,双眼哭的稀里哗啦。

她的反抗让他很兴奋,他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的手又伸向了她的裤子里面。

求求你,放了我,求求你,放了我。文文哭声太过凄惨。

嘿嘿,求求你,满足我。阿粗完全没有怜香惜玉的想法,此时,他都忘记走进来的初衷了,他现在就想干她一次。

外面的嗑药男把快筷扔到了桌面上,他实在受不了了。

他推开了房门,迅速走了房间里,粗哥,粗哥,哎呀,明哥交待不能动她的。

那个虬髯大汉也跟着走了进来。

粗哥,不要这样。嗑药男一把抱住了阿粗。

放手,不要妨碍老子!阿粗的双手已被嗑药男抱住,他怒吼着。

粗哥,这样做,的确不好。虬髯大汉也帮忙拉住了阿粗。

阿粗松开了文文。

嗑药男、虬髯大汉见他平静下来,也松开了阿粗。

阿粗转过身,满脸怒气,啪的一声,就给嗑药男一记耳光,妈的,别老拿明哥来压我!

然后他走了出去。

被打了耳光的嗑药男,抓紧拳头就想跟阿粗干一场,被虬髯大汉一把拉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