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未婚妻

小说: 邻家少妇(雁惊云) 作者: 雁惊云 更新时间:2015-01-30 07:02:50 字数:2547 阅读进度:339/458

[第10章生离死别

第2节未婚妻

夜色迷蒙,杂着细雨。

阿明的住所里。

阿明在看着电视,电视里播着财经新闻。

明哥,过来吃晚饭。阿粗站在客厅餐厅旁,他买了些熟食、烧鸭之类回来。

阿明关了电视,坐到了餐椅上。

阿粗打开了两罐啤酒,一瓶给自己,一瓶放在了阿明的面前。

阿粗看了一下财经新闻,觉得实在没什么兴趣。

阿明看了他一眼,便用遥控器把电视关了。

不看了?阿粗疑惑地问。

没啥特别新闻。阿明说。

这样呀,那我看的啦。阿粗兴奋地拿起遥控器,将电视打开,调了儿童频道,频道里正在播放在岛国的卡通片。

阿明差点想撞墙死了。

明哥,里面有汤,我给你盛一碗吧。阿粗拿起阿明的碗就进厨房里盛了一碗汤。

阿明也不客气,接过碗就喝了一口。

明哥……我……阿粗双手掌搓了搓,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阿明抬头看了一眼他,是不是手头紧了?

是,是,明哥真厉害,什么都瞒不了你。阿粗露出了那一张难看的笑脸。

要戒赌了。阿明边说边从钱包里,掏出七八百块递给阿粗。

是,是,以后不再赌了。阿粗嘻皮笑脸。

在阿粗的眼中,阿明就是他的神。

明哥,最近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吩附。阿粗说。

最近也没遇到什么烦事,就是叔伯整天摆摆老资格。阿明随口说道。

那要不要我……阿粗做了一个割喉咙的手势。

叔伯对我还很有帮助,不要动不动就打打杀杀。阿明正色道。

是,是,总之,明哥有需要就尽管吩咐。阿粗拍了拍胸部,反正我这条命随意明哥差遣。

兄弟当中就你最忠心啦。阿明捶了一下阿粗的肩膀。

明哥,我还有一事不太明白。阿粗摸了摸自己后枕的头发。

什么不明白?阿明疑惑地看着他。

你年纪也不小了,怎么不娶个嫂子回来?阿粗问。

我没兴趣!阿明脸色一变,有些不悦地回答。

哦。阿粗立马不敢再出声。

阿粗根本不知道阿明的死穴。

阿明闷口喝了一口啤酒,然后说:你这些天,帮我去跟踪一个人。

谁?

老曾的老婆。

哦。好的。阿粗答应了,只是他不明白,明哥怎么突然对别人的老婆感兴趣了。

……

晚上文文又在书房里打开了手提。

她在网上查了一下电视台的一些资料,结果真是发现了自己以前在经济频道的相片。

我以前真是主持人!文文有些惊讶。

那个叫杨伟的家伙没有骗自己。

难道他曾经真是自己的未婚夫?

文文真是凝惑了。

她正在沉思的时候,听到了推门声,她立马又将网页关了。

老婆,要睡觉了!门被推开,肥胖的老曾,穿着睡衣从站在了门口,对着文文笑。

老公,你先睡,我等一会再睡。文文温柔地说。

最近整天关在书房里,有什么心事?老曾走了进来,来到了文文身后,那双粗糙的手放在了文文娇小的双肩上。

老公,我以前是一个怎么样的人?文文向后仰起头,看着身后的老曾问。

老曾怔了一下,说:以前就是一个温顺美丽的女人咯。

老公,我不是问这个,我以前经历过什么事?我完全记不起来了。文文有些着急了。

老婆,记不起来,就不要想它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老曾轻轻从背后抱住了她。

嗯。文文本来想问老公一下关于杨伟的事的,但她忍住了。

万一杨伟真是自己未婚夫的话,问这些,岂不是要气死自己的老公。

老公,你对我真好。谢谢你。文文温柔地对老曾说了一句。

老婆,别这样说。老曾说:不管什么时候你都要记住,我会一辈子在你身边。

一辈子!听到这话,不知怎么的,文文突然有一丝不详的预感。

……

第二天,阳光灿烂的上午,文文戴着墨镜,拉着小加文的手,走出了自家的别墅。

她要送小加文去上学,小加文身后背着一个小书包。

小加文现在读幼稚园。

在本市一所贵族的中英文教育的幼稚园里就读。

光头张的儿子张斌也在那里就读。

我的乖乖,这么漂亮的女人!阿粗咽了咽口水,难怪明哥对她有兴趣了。

阿粗一早就驾车来到别墅不远处,他透过玻璃窗正在看着她。

然后拿起相机,就开始偷拍她。

文文今天穿着一件粉色无袖的连衣裙,很好的布料,泛着温和的光泽。

将她原本白皙的脸蛋,承托的更加靓丽。

腰部的稍窄,让她的小蛮腰,显得更加纤细。

搭配蕾丝打底裤,修长的又腿上是黑色的渔丝网袜。

美极了。

上车啦,加文。文文将加文抱上了副驾驶座的位置上。

然后她再回到台驾驶座的位置上。

文文驾着小车将小加文送到学校。

阿粗一直悄悄跟在后面。

文文离开学校后,又开车去了学校附近的一个时代广场,在一楼的一个咖啡厅坐了下来。

透过玻璃窗,阿粗看到餐桌旁的文文举止优雅大方,简直就如女神一般。

文文在餐厅坐了一会,拿出手机给周冲打了电话。

冲哥,忙不忙呀?我在时代广场,你公司附近,有没兴趣出来喝杯咖啡呀!文文说。

ok!你等我。周冲立马答应了。

周冲出现在咖啡厅的时候,在暗处一直观察的阿粗差点跳了起来。

是他,周冲!

原来老曾的女人在外偷汉子,那男人正是周冲!阿粗大吃一惊,立马拍下两人的一举一动。

咖啡厅里。

文文,你今天好漂亮。周冲满脸笑意。

我平时不漂亮吗?文文笑了笑。

呵呵,平时漂亮,今天更加漂亮。周冲忘情地看着她。

两人的视线碰在一起,文文脸上微微一红,将目光转到另一边。

周冲也赶紧将目光移开,也许是太久没接触过女人了,现在看到文文,周冲会感到一阵窘迫和慌乱。

冲哥,我有些事想问问你。文文说。

什么事呢?

你以前认识杨伟吗?

杨伟!周冲怔了一下,你怎么问这个,认识。怎么了?

我以前是他的未婚妻吗?文文问。

胡说!周冲一副发怒的样子,是不是那家伙对你说的?别听他说,他看到哪个美女,都说是人家的未婚夫。

哦。文文也怔了一下,又问:你们以前有过节吗?

这……周冲停顿了一下说:这个人素质太低,我跟他没多少交情。

哦,原来这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