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阿明出狱

小说: 邻家少妇(雁惊云) 作者: 雁惊云 更新时间:2015-01-30 07:02:13 字数:2344 阅读进度:288/458

[第8章命运转轮

第32节 阿明出狱

夜总会一间豪华的ktv包房内,一个脸皮瘦削黧黑的男人和一个相貌粗狂的男人,正对坐在柔软的沙发上。

茶几上放有一瓶轩尼诗的xo,两人手里各持一个斟了大半杯酒的高脚杯,正悠闲的品着这种烈性酒给自己带来的刺激。

明哥,你终于出狱了,以后有什么需要兄弟帮忙的,尽管吩咐?粗狂男将酒杯与阿明碰了一下。

阿明正是当年鬼手的爱将,因为袭击文文而被捕入狱的。

没料到出狱后,才得知鬼手已经与世长辞了。

没想到,一下子七年就过去了。阿明将酒杯放到嘴边,头一仰,就将杯中酒灌进胃里。

明哥,好酒量,再来!粗狂男再将两个杯子斟满,两人端起酒杯碰了碰,然后一饮而尽。

明哥,有没想好怎么报仇了?粗狂男问。

报仇。阿明苦笑了一下。

七年了,他的光阴都在狱中度过了。

如此当年没有那么意气用事的话,就不会遭受这一劫难。

他现在只想好好地过完下半生。

对了,老头子去世时才只给你留了三亿,你为他拼搏了大半生,而他绝大部分的钱都留给了干女儿,太不公了。粗狂男愤愤不平地继续唠叨着。

阿明没有说什么,头一仰,又把杯中的酒倒进了胃里。

好了,明天开车带我去一个地方。我现在没驾照了。阿明双手抱枕,仰躺在沙发上。

去哪里?粗狂男不解问道。

去看看老头子。阿明说。

粗狂男口中的酒差点就喷了出来。

当晚是阿明埋的单。

……

第二天,上午。

粗狂男开着一辆破旧的国产车,直接将阿明送到南坑公墓门口。

两人都戴着墨镜,有点像黑社会的样子。

其实也不应该说像,这两人本来就是半黑半白的。

在墓园门口,阿明买了一束鲜花,一些纸钱、香、蜡烛和鞭炮之类的祭祀品,领着粗狂男一起来到了鬼手的墓碑前。

墓碑上,有鬼手的照片,石刻上有他的遗容。

阿明将墨镜取了下来,蹲在墓碑前,把鲜花摆在墓前,他摸着墓碑,沉默了一会。

粗狂男站立在他的后面。

过来,给老头子烧香。阿明喊了一叫。

哦粗狂男,走上前,蹲了下来。

阿明伸手将粗狂男的墨镜取下,塞进了粗狂男的衣袋中。

粗狂男点上香蜡,一边说着:老爷子,你好走了,一定要保佑明哥,顺顺利利。

阿明拿起纸钱,几张几张地在蜡烛上燃烧,默不作声,眼睛红红的……

下午。

在鼎山庄大酒店里一间豪华的办公室内,造型别致的水晶吊顶灯,散发出柔和的光芒。

办公设备极其豪华时尚,壁墙上挂着一个大型的数字电视,粉墙四周点缀了一些花艺装饰品,极富现代气息。

门口站着几名西装革履的保镖。

张昆把阿明约来这里见面。

对不起,先生,我们要先搜身。阿明来到房门口时,一名保镖将他拦住。

阿明举起了双手,保镖拿着金融探测仪在他身上从上到下探测了一遍,仪器显示正常。

先生,请进。

阿明推门而进,就看到了一位老人正背对房门,坐在一张柔软的转移沙发上。

男保镖说:老板,阿明到了。

张昆将转动椅子转过来,还是那样的目光炯炯,气势凌人。

阿明,请坐。张昆仍然中气很足,字字有力。

阿明也不客气,直接坐在了沙发上。

张董,约我来,有什么指示?阿明直接问。

听说你出狱了,打算替你洗洗尘。张昆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事先准备好的支票,放到了阿明面前的茶几上。

阿明瞄了一眼,也没有伸手去拿。

还有其他什么事吗?阿明问。

你也知道的,王希跟我一直有些误会,她不是跟我在同一桌上吃饭的人。我一直很欣赏你,有没兴趣过来我这里工作?张昆向阿明伸出了橄榄枝。

我刚出来,想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先。你不知道,狱中太潮湿了,我想好好晒晒太阳先。阿明站了起来,张董,如果没有其它事,我先走了。

好的,有需要时,打我电话。张昆也站了起来,主动伸出了手。

两人轻轻握了一下,阿明转身就走了出去。

张昆望着茶几下的支票,沉思起来。

他一时间还未能摸透阿明的心思。

……

阿明走出山庄。

明哥,这里。粗狂男在小车前向他招手。

阿明直接走到车前。

明哥,要不要你来开开?粗狂男问。

先不开了,几年没开车,都生疏了。阿明摆了摆手,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

粗狂男上了车,发动了车子,车子向城中村奔去。

粗狂男把阿明带回了自己所住的出租屋。

一房一厅的房子。

整个房子相当零乱,客厅里、餐桌上,厨房里和卧室里,到处摆放着脏衣服、臭袜子、脏碗和方便面盒等等,地面上脏兮兮的,这跟粗狂男的穿着极为不相衬。

阿粗,这是你的家呀!怎么到处乱七八糟的?阿明问。

粗狂男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自从你入狱后,兄弟们混得都很一般。

阿明掏出钱包,拿出几张人民币递给他,好好收拾一下,然后买点熟食回来,今晚我们再好好饮一顿。

粗狂男也不推脱,接过了钱,塞进了后裤袋中。

然后开始收拾房间、拖地、洗碗、洗衣服和擦桌椅、板凳、沙发、茶几等等。

阿明躺在那张破旧沙发上,点燃了一根烟,吸了起来。

明哥,今天同张昆聊得怎样?以后是不是跟他混了?阿明一边收拾,一边问。

还没呢?阿明淡淡地说。

啊!为啥?粗狂男不解地问。

阿明沉默着,也没有回答,他对着天花板吐着烟圈,没有人能知道他现在的想法。

阿粗搞完卫生,就到外面买了些熟食回来,他又带回了两支烈酒。

阿明饮了一口,火辣辣的。

阿粗,以后有什么打算?阿明问。

明哥都出来了,以后肯定就跟你混啦。阿粗冽着嘴笑了笑,露出了几颗大门牙。

阿明也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