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征服的欲望

小说: 邻家少妇(雁惊云) 作者: 雁惊云 更新时间:2015-01-30 07:02:07 字数:3488 阅读进度:281/458

[第8章命运转轮

第25节征服的**

杨伟这小子,艳福不错。冷总盯着她消失的翘臀,咽了咽口水。

……

杨伟回到办公室时,阿妮正背着他在收拾着东西。

望着她凹凸的身材,他立马从后面抱住了她。

她怔了一下,看到是杨伟,才稍稍放松,不要再这样了,我们说好的,从此保持一定的距离。

杨伟有些着急,紧紧抱住了她,说:阿妮,你嫁给我吧,我一辈子都会疼你,爱你!

作为一个独自抚养孩子的女人,阿妮早已身心疲惫了,她也需要停泊在一个爱的港湾,她也需要一个男人去照顾和疼爱。

可是她不能接受他。

冷总还在办公室里等着你,快去吧。她提醒他。

哦杨伟这才松开她。

冷总来找杨伟是来商量新的投资项目。

同舟国际城基本销售完了,未来城工程也进展顺利。

所以需要新的投资项目了。

不过暂时两人都还没有新的头绪……

光头张在外面投资生意,又亏了一大笔钱。

自从他离开鼎盛后,生意从来没有畅顺过。

郁闷的他,在家里喝了大半瓶蓝带马爹利,横躺在沙发上。

张岚下班归来,提着包包,扭着婀娜多姿的身躯回到家中,上了二楼,一看到满身酒气的老公,有些不满说,怎么喝成这个样?

老子的事,你别管。光头张睁开三角眼盯了她一下,他现在满是闷气,正想找个人出气。

管你又怎么了?我是你老婆,还不能管你呀。张岚很不愤,往沙发上踢了一脚。

你妈的。光头张跳了起来,啪的一声,给了她一个耳光。

顿时,张岚白嫩的脸颊上留下了清晰的手指印。

你妈的,叫你别惹我,还惹,真是贱货。

她感觉满眼直冒金星,一阵眩晕,本能地用手捂住自己火辣辣的脸,还没有反应过来,光头张已经离开了房间,嘭地一声将房门关上,独自一人出门了。

你!这没良心的……张岚捂着脸哭了起来。

楚妈听到哭声,走了上来,叹了口气,安慰张岚,夫人,少爷就是那脾性,你就多忍着……

张岚约周冲见面。

这几个月来周冲也是无比的孤独寂寞。

他每天回到家中,面对着空空的大房子,他都要发疯了。

所以接到张岚的电话,他立马就开着新换的奔驰车飞奔前往。

弯弯曲曲的柏油路犹如一条涂墨的带子,在城市中蜿蜒盘亘,两边景色秀美,环境清新,他的心情舒畅很多。

见面的地点在江边,一栋刚兴建落成不久,并投入使用的五星级大酒店。

张岚同周冲约好在这里见面。

见面后,两人寒暄几句之后,便乘坐电梯一起来到大酒店顶楼的旋转自助餐厅,选了一个靠窗位置坐下来。

两人挑选好食物后,又回到了坐位上,面对面地坐着。

四目相对,略有一些尴尬。

彼此将目光投向窗外,俯视霓虹灯映照下的江边,望着湍急的江水,彼此心潮起伏。

周冲想到的是自己的婚姻。

张岚想到的也是自己的婚姻。

良久后,两个人目光再次交叉在一起,她脸上掠过一丝忧郁。

周冲突然就坐在了她的身边。

她怔了一下。

他已经用手轻轻地梳理她的秀发了。

一股久违的**与冲动犹如决堤的洪峰那样朝她袭来,两人很快就吻上了,完全沉浸在无限的ji情与浪漫之中,虽然餐厅上也还有其他人,但他们全然不顾,全然不知……

当然了,在餐厅上,两个人能做的也只是亲吻。

吃过晚饭她坐上了他的奔驰轿车。

将轿车停靠在江边码头。

沿江两岸灯火辉煌,绚丽地霓虹灯变幻着七彩光芒,耀眼而迷人,激光灯束在夜空中交相辉映。

江水滔滔,波光粼粼。

去酒店开间房,好吗?他问。

不,我想回家了。她拒绝了。

哦。他有些失望,然后发动了车子。

看到他失望的表情,她内心忽然很高兴。

他开车送她回到小区附近,然后停了车。

张岚下了车。

我回去了。周冲说。

嗯。

周冲发动车子,消失在茫茫的夜色里,张岚还站在粉红色的路灯下发呆。

两人之间的感情,她也说不清楚,她爱他吗?她也不敢肯定。

也许她只是孤独寂寞之时,需要一个人安慰一下。

张岚正要往家里走去的时候。

突然又听到了车声。

周冲又开车回来,停在了她身边。

周冲下了车,亲自将车门打开,看着她。

张岚脸一红,重新钻进了他的车里。

……

酒店总统套房里,他坐在客厅沙发上喝着茶。

孤男寡女独处在一个房间里,他已经能揣测后面将会发生什么事情了。

只是这层纸,就等着其中的一人来捅破。

浴室里传来哗啦啦冲凉的声音。

声音仿佛长了芒刺,可以透过浴室的毛玻璃窗传递到他的身体,刺激着他的耳膜。

这是生理自然反应。

张岚拉开浴室门,探出湿漉漉的脑袋,亮着脆甜的声音对周冲说:周冲,拿杯茶给我喝,我口渴了。

周冲端起茶杯,走到浴室门口,将茶杯递给她。

她伸出洗浴得白白净净的手臂,接过茶杯。

这个时候,他透过浴室门缝,可以隐约看见她细腻白嫩的酮体,虽然不是多么清晰,但水雾朦胧的,反倒生出几多诱惑的神秘。

她拿着茶杯,稍微停留了一会,她朝他媚笑一下,道:等我洗好澡,你也进来冲个凉。

说完,她把浴室门又关上了。

他知道,她这是故意在挑逗他。

他强忍着欲火。

他想掌控着她,她也同样想掌控着他,谁定力不够,谁主动了,谁就输了。

浴室冲凉声音停止了。

过了一会,她穿着真丝半透明的睡衣出来了。

她的头发蓬松着,脸洗得白净,两只胳臂像鲜嫩的藕节一般,很是抢眼。

她的脸容微微搽了点晚霜护理,嫣然露出一个成熟女人的媚人风韵。

她靠近他身边坐下了。

她的身体透露出淡淡的香味,那是属于女人味道的独有的肉欲的芳香。

她穿的睡衣太透了,里面嫩白的肌肤,隐约可见。

尤其是两个饱满鲜美的**,朦胧欲醉地显露在那里。

周冲的目光呆滞地停留在了她的玉峰上,他已经感觉到自己快要输了。

她轻松地说:你去冲凉吧。

周冲这才回过神来。

进了浴室,浴室里还弥散着她洗浴的芳香味道。

水雾还没有散尽,那里面仍然散发着一种肉欲的清香。

他已经晕乎乎了。

从浴室出来,张岚已经躺在床上,媚眼如丝,鼻腔里时不时的嗯啊一声,声音不大,宛若蚊蝇。

却更能挑动男人心扉,白皙娇嫩的脸蛋,布满了绯红,怎么看都像是一个熟透了的苹果。

娇娇欲滴的红唇,在灯光的映辉下,泛着迷人的光泽,让人恨不得抱上来狂咬上一口。

看着她那媚眼如丝的模样,平坦的腹部,傲人的高耸……

周冲再也忍受不住了,呼吸越加急促,像一只饿极了的狼,扑了上去。

啪啪她突然给了他两个重重的耳光。

脸上火辣辣的,他怔怔地看着她。

她媚笑了一下,往他脸上亲了一口。

周冲立马又抱住了她,亲吻起来。

虽然被打了,他却没有半点怒气,完全像只卖力讨好主人的狗。

张岚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原来男人也是可以征服的。

张岚对着天花板笑了起来,笑得很怪异。

周冲不知道她笑声的含义。

他卖力地运动起来,能将这么漂亮的女人压在胯下,在她身上纵马驰骋,听着那勾人心扉的叫声,周冲男人的自尊心,也得到极大的满足。

而床上的张岚表现的很娇媚,张岚反过来将他压倒,用手狠狠地捏他,用嘴狠狠地咬他。

他痛苦地叫着。

他的叫声,让她很兴奋。

她忽然明白,男人都是贱骨头,你越对他好,他越不会珍惜,你越是折磨他,他越是兴奋,越是把你当作宝。

ji情过后,他劳累地沉睡了,她仍在沉醉在ji情当中。

直到耳边传来起伏不定的呼噜声响时,张岚这才抽出已经被压红的手臂,找来浴袍,披在身上往洗手间走去。

俏皮可爱的脚趾头,涂上了红色的指甲油,踩在舒暖的茸毛地毯上,径直踱向洗手间。

角落里有个浴缸,见热水放的差不多了,她迈步往浴缸走来。

周冲彻底唤醒她内心深处的**。

她是一个女人,一个正常的女人,她也有需求。

试了试水温,感觉合适之后,她抬脚钻进水中。

她曲卷着身躯,躺在浴缸柔软的按摩枕头上,将按摩器打开。

她很高兴,她突然觉得男人其实很容易征服。

身子下面的水,滚滚冲击着她的皮肤。

浴缸边上,堆满了各种洗浴用品,她挤了一堆乳液,在手中揉搓出泡沫,再涂抹到细腻光滑的肌肤上……

光头张,你也将是我张岚的一条狗。

张岚嘻笑着,笑声很怪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