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冰清玉洁

小说: 邻家少妇(雁惊云) 作者: 雁惊云 更新时间:2015-01-30 07:02:05 字数:2483 阅读进度:278/458

[第8章命运转轮

第22节冰清玉洁

两人在车后边一靠窗户的位子坐下。

很快车子就发动了,出城后很快进山。

城市本就是和北面的大山衔接在一起的。

旅游公路,路面不宽但是很平坦,就是弯道多,一会儿左一会儿右的,把坐车的人搞的重心颠来倒去的,两个人的身体不时紧贴在一起。

阿伟干脆就抱着她的肩头,她也不拒绝,两个人就抱着左右摇晃着,一个小时后晃到了终点站。

司机一声吆喝:到了,大家都下车。

景区有专门的旅馆。

其实就是带有暖气的小木屋。

阿伟包下了一间小木屋。

两个人在小木屋里。

他坐在椅子上,一边煮紧茶水,一边悄悄看着她。

她依在窗边,脸上有掩盖不了的愁容,正望着窗外白茫茫的景色。

天很低,很沉重的灰,很难看,心也很难受。

好在这时候终于下雪了。

很薄的一小片雪花落在她的鼻子上,凉沁沁的。

下雪了,终于下雪了!她惊喜大叫,然后仰望天空。

雪来的很快,星散的雪花儿只飘了一小会儿,接着就变成了大片大片的雪花,密集地从天上飘下来,到了后来,简直就是不飘了,而是哗啦啦地带着声响,铺天盖地往下落,远处的山近处的路,一会儿就被一层又一层的雪,覆盖得没有了原本的面目,一眼望去都是白。

她也因为落雪而明朗起来,拽着他的手在山坡上疯跑。

别跑那么快,小心点。他叮嘱着。

你来追我呀!她喊着,索性甩脱了他的手,自己在山上忘情跑,在片片地雪花飘落之下奔跑。

他紧跟在她后面,生怕她有个什么闪失。

她穿的是一件白色的羽绒衣,脖子上却围一条红围巾。

她的这种打扮从来没有在办公室出现过。

白色的羽绒衣,米色的裤子,红围巾很鲜艳的红,像燃烧的一簇火。

她跑起来的时候长发飘飘,冲满生命活力和青春的美。

他看着她,有点成就感。

她是因为压抑太狠了,所以才要来这大山里释放自己,而他就是给她提供情绪释放的人。

跑着的她,一点也没有了在办公室里常见的,那种郁郁寡欢的样子,整个儿的变了一个人,或者说变回了以前的她自己。

她是被自己的心魔压得变态了,连性格也萎缩了。

跑着的她忽然站住,扬起脸来愣愣地看天。

天上的雪花依然大片地落。

他走到她跟前,看着她的脸,看见她眼里正滚落两点清泪。

他掏出一片纸巾,给阿妮擦泪,阿妮捉住了他的手。

我没事,咱们继续跑吧。

只要你高兴!阿伟说。

阿妮又跑了起来,一边跑,一边尖着嗓子叫喊。

阿伟紧跟在后面。

终于跑累了,她脚下一崴倒了,倒在已经铺了很厚一层的雪地上。

阿伟也扑倒了了她的身边。

她的脸,因为疯跑后变得艳红欲滴,而那条红围巾,更映衬得她真个脸庞红艳艳的。

四目相对,他呆呆地看了她的脸一刻,只觉得浑身热血奔涌,一把抱起她的脑袋,对准她的嘴唇一阵狂吻。

两个人吻了许久,他才依依不舍地放开搂住她的手,两个人从雪地里爬起来,一言不发地站着对视,几乎是同时出手,又紧紧拥抱在一起。

雪仍在下,下得还是那么猛,那么狂,但是天穹却明亮了许多。

天光亮起来大地也随即明亮起来,远近的山头都已经被雪覆盖,也都由灰白变得洁白。

两人站在山头上,好像天地间就剩下他们两个,就那样毫无顾忌地拥抱着,许久不放松对方。

一直等到依然略显灰白的天空中,忽然迸出一绺阳光,她大叫起来:太阳雪!

太阳雪,太阳从灰白的混沌中倏忽跳出来,很圆,但是没有强度也没有立体感,就像画在纸上的一个圆,平平淡淡,光和色不太明亮。

阳光照在那些飘飞的雪花儿上,雪花儿就有了光和色,晶莹明亮,漫天的小精灵有点不知所措地、躲躲闪闪地,但终于还是落下来,洇没在白皑皑的雪地里。

山头有风,虽然不大,但是很凛冽。

风太大了,我们先回木屋。阿伟拖着她的手,虽然她极不情愿,还是被他拖着往回走。

木屋从外面看就成了一个洁白无暇的雪窝里。

阿伟开了门,两人钻了进去。

屋里暖和多了。

两人对视着,很快就抱在了一起。

两条舌头互相纠缠在一起,没完没了地吞吐着。

虽然间隔着厚厚的衣服,但两个人依然能感到对方**的温度。

她的胸很饱满,弹性也好,他的胸脯贴着她的胸乳,心跳加快血流也急促起来,情不自禁把手伸向她的一只胸乳,轻轻地揉搓起来。

她呼吸急促了,一把将他拽到自己的身体上,然后轻轻地挪开他的手,解开了羽绒服的扣子,又把他的手塞了进去,让他的手掌覆盖在自己的一只胸乳上。

他亲吻她的唇,然后耳垂颈窝。

等到他想到要往下转移自己的唇,她早已经把里面毛衣的扣子解开,又掀起自己的内衣,让他的脑袋完全钻进自己的怀里,而他已经轻轻咬住了她的一只**,轻轻地啜吸起来,另一只手则将她的另一只胸乳罩住,轻柔地爱抚。

她轻吟低唤,紧紧抱住他。

她突然推开了他。

他以为她又抗拒了,没有进一步侵犯。

她看着他民,默不作声,然后开始脱下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脱,丢在了木屋地板上,直到一件不剩。

看着呆立在一边的阿伟,她轻轻叫了一声:来。

阿伟目瞪口呆地看着她做这一切,有点喘不上来气儿的感觉。

等她招呼他,才醒过神来,

他血往上涌,扯掉自己的衣服扑倒在她身上。

两个人滚在一起紧紧搂抱,感觉血肉都已经融合在一起了。

雪屋子外面的雪花仍然在纷扬,整个世界一尘不染的洁白无暇,屋里也是那样的纯洁而完美。

阿妮,嫁给我吧!杨伟说。

佳佳呢?阿妮问。

我爱的人不是她。

但她怀里有你的孩子。阿妮提醒着她。

这……这也正是杨伟一直疚心的问题,如果不是因为佳佳怀孕了,他一定会跟她说清楚的。

还有,你刚刚起步的同舟集团,同佳佳联婚后,同舟会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的。阿妮说。

别说了,我只要跟你在一起。杨伟吻着她。

此刻的她如同一位冰清玉洁的公主,一切是那么的纯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