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睾丸爆了

小说: 邻家少妇(雁惊云) 作者: 雁惊云 更新时间:2015-01-30 07:01:33 字数:2821 阅读进度:235/458

[第7章低谷

第17节睾丸爆了

又是一天,下班后的文文同杨伟相约吃晚饭。

为了能早一点见到杨伟,文文抄捷径,往一条寂静的小路开去。

却不想,车子行驶到一半时,前面突然窜出一辆车,堵截了她的去路。

怎么回事?小路就那么点大,最多能并肩过两部车子,前面那辆面包车,横在路上,文文只能停下来。

嘟嘟!文文按响喇叭,示意面包车司机把道路让开。

这时,后面又出现了一辆面包车,飞速驶来,在快撞上她的轿车时,才急急刹车。

从倒后镜,看到后面那辆面包车车门打开,四个蒙着面的男人冲了上来,每人手里还拿着一条铝水管。

啊!他们想干嘛?文文马上意识到不对,想起最近被人跟踪,她慌乱的掏出手机,按了110。

请问有什么事?110女值班员礼貌地问。

救命呀!文文慌张地说。

哐啷!就在这时,四扇车门的玻璃,同一时间被敲碎,刺耳的声响,吓得文文哇哇大叫。

呜呜,你们要干嘛?文文因为惊恐而哭泣起来。

突然一只大手伸了进来,直接把她的手机夺去。

很快又一只伸进来把车门打开了,文文本能地侧着身子,躺在椅子上,抬脚往大汉手臂上踹去。

却不想,身后车门被人打开,一个男人狞笑着扑了进来,抱着她就往外面扯了出来。

放开我,她奋力挣扎着,慌乱中有人在摸她的胸,摸她的短裙。

妈的,这妞还真靓,要不是老板交待,我就上了。有个男人咽了咽口水,吩咐其他小弟,把她抬上面包车。

文文拼命挣扎,突然一条手巾捂住她的口鼻,她只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然后就完全晕过去了。

这几个男人把昏迷不醒的文文抬上车之后,司机立马踩下油门,发动车子疾驰而去。

死寂的小道上,只有破碎的小车,静静的停在原地。

郊区。简陋的房舍。昏暗的灯光。

文文醒过来,发现自己四肢都被绳索束缚住四肢,绑在柱子上不能动弹。

她的脸色就跟旁边的墙壁一样,惨白的没有半点血色。

被绳索捆住的手脚,传来阵阵麻痒,犹如千百只蚂蚁攀爬啃噬。

文文无力的挣扎了片刻,绳索捆的太紧了,她难以挣脱。

四下里扫了一圈,空荡荡的房间里,也找不到有利的东西。

窗外已是深夜,偶尔还能听到有狗嚎叫,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在哪里。

阿伟,你在哪儿,呜呜!

哭累后,她又继续沉睡着。

突然,房门打开,几人男人走了进来,都是蒙着脸的。

你们是谁?文文哭着问。

靓女,要怪就怪你得罪老板的女儿了,那么多男人你不选,偏偏看上老板的女婿。走在最前面的蒙面男人阴阳怪气地说。

老板的女儿?老板的女婿?你指的是谁?文文挣扎着。

小妞,恒丰大老板的女儿是谁?女婿是谁?你就没印象吗?那男人的手捏住了文文苍白的脸蛋。

是佳佳!文文怔了一下,想到最近老是被人跟踪,原来是佳佳!因为自己同杨伟的事。

小妞,把你绑成这样,我也挺心疼的。男人淫笑着,他的手摸到了她的脸上。

文文慌乱的呵斥道:你想怎样,快把我放开。

小妞,别急,我肯定把你放的,如果你伺候得我舒服的话。男人嗤笑着摆了摆手,叫其他手下先出去。

无论听到什么声音,你们都不要进来。男人说。

哦。其他蒙面男走了出去,他们知道老大要搞这美女。

关上门后,他们很识趣地走到了另外一处房子,去喝酒打牌赌钱了。

男人见关上门后,他这才大步走向文文,伸手挑着她的下巴尖,添了添嘴唇,奸笑道,小妞,自从上次一别,我们都很久没见过面了。

你,你想干嘛?你就是上次袭击我的男人?文文心里直发毛,声音颤抖,她想起了上一次雨夜想强奸自己的面具男。

小妞,你终于想起我了,哥哥,可是想死你了。男人绕着文文,走到柱子后面,突然从后面伸出两手,扣在她浑圆的胸部上。

放手。文文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扭捏着身子,想要甩开他的脏手,无奈绳子勒的太紧了,她怎么挣扎,也挣脱不了。

她歇斯底里的怒吼着:放开我,畜生,再碰我我就杀了你。

哈哈哈!杀我?真是可笑。男人从后面走到前面,肆无忌惮的攀登上她的高峰,添着嘴唇淫笑道。

我干嗲会砍了你的。文文怒吼道。

哦,干嗲,你是说老曾吗?那个家伙除了玩女人,还会做什么。他也玩过你很多次吧!男人咬住了文文的耳朵。

文文怔了一下,看来这男人很了解自己的一切。

小妞,你也怪不了我,如果不是得罪小姐的话,也不会走到这一步。说话间,男人剥开文文胸前的领子,浑圆的玉峰大半个裸露在文胸外边。

你要什么条件,我们可以讲和,她给你多少钱,我双倍给你,不,三倍给你。文文急着说。

太晚了。男人粗鲁的撕扯掉她文胸,爱不释手的捧着她白花花的**,叼在嘴里美美的含着,又用右手拨弄着粉嫩的**。

文文不停的扭动娇躯,左右摇摆,无奈她怎么动作,那一双脏手,总是摁在她敏感的部位。

她的挣扎,非但没有摆脱他的双手,反而更加刺激了他的兽性。

滚开,畜生放开我,放开我!文文怒吼,咆哮,到最后连嗓子都喊哑了。

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被光头张剥的精光,她偏过头,咬着嘴唇逼着双眼,低声的抽泣着。

酥软的**,伴随着她的哭泣,一阵阵的颤抖。

怎么样,小美人,爽不爽!男人无耻地说。

这样有意思吗?真想要,我会给你的。一瞬间,文文突然像换了一个人。

刚刚还是哭哭啼啼的,现在一下子十分妩媚地笑了起来,看不到一点悲伤。

现在轮到男人怔了一下,疑惑地看着她。

对于她妩媚地笑容,他突然有些害怕。

怎么,还要这样绑着我吗?不解开,你又怎能爽呢?她继续媚笑着。

松绑?男人忽然有些害怕。

虽说自己是一个大男人,但她那诡异的笑容,让他有些心寒。

怎么,怎么你好像变成另外一个人似的?男人有些颤抖地说。

我不就是女人一个嘛,难道还能吃了你不成?快帮我解开。她的眼神委淫荡。

虽然他很疑惑,但想到她一个弱女子,又能把自己怎么样?男人解开了她的绑绳。

小妞,我们来吧?男人抱起了娇柔的他。

好啊,来吧。她搂住他的头,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

男人抱着她,把她放到一个床垫之上。

果然是荡妇!他猴急地就想把她按倒。

别急嘛,我来。她轻轻的伸手爬住了他的下体。

嗯。他知道她要替自己服务,他当然不会拒绝。

他坐在了床垫上,她轻轻拉下了他的裤子,然后她的头埋在了他的下体之上

舒服。男人呼了一口气,想不到她的吮功还不错。

没想到她竟也这么淫荡,竟然这样就屈服自己了。

舒服吗?文文抬起头,妩媚地问。

不错,继续。男人抓住她的头发,又把她按到他的下面。

啊!男人突然惊叫起来,下体的剧痛,让他一下子就晕倒了。

文文用牙齿狠狠地咬住他的下体,同时双手捏住他的睾丸,睾丸发现异样的声音,估计是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