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腐尸

小说: 邻家少妇(雁惊云) 作者: 雁惊云 更新时间:2015-01-30 07:01:32 字数:2267 阅读进度:233/458

[第7章低谷

第15节腐尸

你是说王妈同孩子已经搞掂了?别墅里,赵姨问老王。

赵姨端坐在沙发上,端起茶杯,优雅地喝着茶。

老王恭敬地站着,目光瞄向了她挺起的胸脯。

是的,夫人。老王回答,其实火灾后,他并没有在小镇停留,因为害怕他就开车回省城了。

好啦,那以后就太平了,以后不要再提这件事了。赵姨挥了挥手,示意他离开。

夫人,我……老王偷望着她的胸前的白皙的沟沟,欲言又止。

怎么?还有其它事吗?赵姨放下茶杯,有些严肃地看着他。

没事了。老王咽了咽口水,退了出去。

赵姨瞄了一眼他肥胖的身躯背影,冷冷地笑了笑。

……

很大的一场雨,降临到了省城。

郊区的山林里有警车在冒雨工作。

附近拉起了警界线。

有村民无意间在山林中发现了一具尸体,所以报了警。

警方堪察现场时,发现尸体已经高度腐烂,尤其是五官。

法医赶到时,在雨中匆忙取证。

……

晚上文文录完节目,经过新闻录制室的时候,听到女主持人正是背诵着新闻稿件:山林中发现了无名尸体,怀疑他杀,警方已介入调查……

又杀人了。

文文无奈地摇了摇头,也不太过理会,

因为杨伟约了她,正在楼下等着。

文文,下班没有,我在楼下。杨伟给文文打了电话。

就行了,我换衣服先。文文走进了化妆间。

想不想喝酒?杨伟问文文。

呵呵,好啊,走,上我宿舍喝酒去。文文亲昵的挽着杨伟的手臂,将他往楼上拽去。

细小的脑袋,枕在阿伟的手臂上。

电视台的宿舍是一房一厅的布局,设备还是完善的。

你随便坐,我先去洗澡先。文文从冰箱里拿出了一瓶马嗲利放到阿伟面前,然后就去洗澡了。

阿伟打开酒,自己就饮了起来。

文文洗完澡,穿着一件连体旗袍睡衣走了出来,华丽的旗袍上绣着艳色的牡丹。

怎么一个人就喝了?文文问。

为了庆祝你工作顺利,为了你将来的事业成功,我们今天必须要一醉方休。杨伟给文文倒了一杯。

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开心事了?文文拿起酒杯,同阿伟轻轻碰了一下,饮了一小口。

文文,我在想,如果放弃目前的一切,重新开始,不知道还能不能适应。杨伟一口干了。

大哥,你现在三十多了。还年轻呀。还重新开始?文文惊讶道。

阿伟自己又饮了一杯。

文文,你愿不愿意嫁我呢?阿伟突然很认真地问。

那肯定愿意啦,来,我们干一杯。文文调皮地说。

文文给他们身前的酒杯,满满倒上,端起酒杯,调皮笑了笑,跟阿伟来了一个交杯酒。

她脸上绽放的笑容,看上去,是那样的纯,那样的真。

对了,到底是什事,今晚想起喝酒的?文文追问着。

杨伟淡淡地说:可能我要离开恒丰了。

啊!为什么?文文吃了一惊。

陈叔要我在佳佳同你之间做出一个选择了。杨伟双手捧着文文的脸蛋。深情款款,四目相对,他徐徐贴了上来,在她的小嘴上亲了一口。

文文满脸羞红。

阿伟,我很感谢你,但为了你的前途,你不用选择我的,真的,我现在过得也很好。她妖媚的站起身来,将房间的灯光调暗。

她迈着性感的猫步,朝着他徐徐走来,两只白皙的手臂,搭在自己胸前,一一将衣服上的扣子解开。

那一双明亮的眼眸,媚眼如丝般目光灼灼,直勾勾的盯着他。

她舌头吐了出来,添了添嘴唇一圈,她栖身贴了上来,伸手拉着他的领带,将他往床上带去。

被牵着领带的他,宛如一只宠物般,被她一把推倒在床上。

他只是怔怔的盯着她,看着她暴露在空气中,黑色的罩罩,视线在难以挪开。那一片圣洁的白肉,实在太诱人了。

她伸手撩开旗袍,叉开双腿,跨坐了上来。

他扯下了她的蕾丝t字裤……

公司要倒闭了,这是大家心里都很清楚的事情,周冲公司的员工,都已经着手在外面找新工作去了。

这个时候,光头张又提出要撤资了。

在如此关头,他的撤资只会加速公司的破产。

兄弟,不是我不挺你,在如此关头,再不走人,最后一毛钱都亏光。光头张对着周冲说。

张哥,我们再坚持一段时间,说不定就有转机了。周冲试图说服着光头张。

你现在还不明白吗?公司走到这一步,完全是张昆在背后搞的鬼,公司不破产他是不会罢休的。兄弟,我真的不陪你玩了。这样吧,我的股份,你只要出一半的钱,我就把股份全部转给了,你不玩了。光头张下定了决心。

其实就算是周冲自己,他也是打算放弃公司了。

要不是王希的坚持,他早就申请破产了。

……

送走光头张后,周冲走进了王希的办公室。

老婆,我们申请破产吧。周冲对王希说。

我们很艰难才搞起来的公司,我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它倒闭的,何况,这次是张昆摆明想整垮它的,我怎么能让张昆得逞。

王希很倔强。

可是,可是,我们现在真的没什么办法了?除非,除非……周冲停顿了一下。

除非怎样?

除非我们去投靠陈天豪。不过,可能陈天豪对我们的公司也没什么兴趣。周冲说。

这……王希沉默了,当年王希已经得罪过陈天豪,他是不会伸出援手的。

除非求助杨伟。

一听到杨伟,周冲就来气,他摆摆手说:算了,我们再想想办法吧,不用那个小白脸帮忙。

真的不求他?哪怕公司破产了也不求?王希问。

不求他,坦白跟你讲,我最看不起的男人就是他了。周冲很气愤地说。

好啦,好啦,不求他,不求他。王希赶紧拍了拍周冲的肩膀,如同安慰一个孩童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