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 提头之难

小说: 刘备的日常 作者: 熏香如风 更新时间:2018-12-06 14:39:29 字数:2674 阅读进度:763/780

老铁^一秒钟^记住3^3^小^说^网ω`ω`ω.З`З`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

待众人落杯,曹操谈笑自若。而袁绍却略有惭色。

曹操暗自窥见,微微一笑。便与离席敬酒的洛阳故友,举杯对饮不提。

袁绍乃大将军何进幕府长史。此来,名义上是为旧友接风洗尘,实则亦未尝没有拉拢之意。曹操先提刘备,便是让袁绍知难而退。免开尊口。

话说,何进为大将军,封慎侯。刘备为辅汉大将军,封蓟王。

朝中虽遍布何进党羽。然蓟王亦手眼通天。君不闻“蓟王无难事”乎。

二人可谓旗鼓相当。

再论私交,自然是与蓟王相厚。

若要投靠,自是相助辅汉大将军,岂能转投何进。再说,因宋皇后之事,何进本就与曹操有隙。

曹孟德言外之意,袁绍又岂能不知。这便闭口不提大将军何进。只论私交。

一时宾主尽欢。

然有些话,不吐不快。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袁绍便请曹操同去更衣。

出包间,沿长廊走到尽头,便是公厕。侍者推门,地面皆铺青瓷方砖,一尘不染,光洁如镜。隔间装修华美,下铺金丝地毯,上悬薰香铜球。隔间深阔,内置暖气。可先除常服,悬于柜内,再着内服如厕。皆十分便利。

依次看过,皆无人在内。这便找了靠近角落的隔间,放下漆木垫圈,袁绍与曹操隔墙落座。

“孟德可知今日之时局?”

“未知也。”数月野外扎营,与兵卒为伍。生活起居,各中滋味。只有回到胡姬酒肆,曹操方知何为“云泥之别”。

“南北二路大军,苦战一载,终灭黄巾。先前论功行赏,尚书令曹节本拟定平乱四将各自称大。却被陛下断然否决。足见大将军之权重。陛下有二子,又设大将军二人。孟德可有所悟?”袁绍又提醒道。

“陛下欲以宗室制衡外戚也。”曹操答道。

“然也。”袁绍轻声道:“时下看似均势。然以长远计,玄德难有胜算。”

“只因皇后生皇长子?”曹操反问。

“然也。陛下纵然不喜,却也不敢废长立幼。皇后母凭子贵。大将军手握天下之兵。一旦……形式逆转,洛阳朝中,玄德断难立足。那时,玄德自可归国就藩。孟德又当如何自处?”

“呼……”用力将秽物排出,浑身骤得轻脱。曹操这才痛快言道:“朝中之事,本不想多言。奈何本初相问,操便试答之:你我皆汉臣,玄德乃宗室。然出身虽不同,却情同手足。何故?一心为公也。何为公?天下为公。

本初可知,我单骑入黎阳大营,混迹于骄兵悍将之中。日不得安,夜不能寐。如履薄冰,如芒在背。常深夜惊醒,拔刀喝问。那日得报,有大股乱军,自邺城南下渡河。我便率军拦截。岂料死于刀下之人,竟是耄耋老者。数万妇孺,怀抱幼子,以身冲阵。乱箭之下,惨死一地。我便以身挡箭,情急之中口出夷三族。结果激怒营士,险死于兵乱。虽巧言令色,蒙混过关。可又该如何护数万妇孺周全,不被杀良冒功。急切间,唯有将妇孺送去蓟国……”

前因后果,袁绍又岂能不知:“因而累及卢车骑。本可一战功成,却遭半途撤换。”

“然也。”踩下踏板,冲尽秽物。搬动旋钮,龙头喷水净臀,又取麻布拭干。曹操这便起身:“危难之时,出手相帮。乃义也。共赴国难,不计得失,唯忠也。忠义当头,何需多言。”

袁绍一声长叹:“孟德之心,我已尽知也。”

净手穿衣,相伴而回。与众好友一醉方休。

濯龙园,赤楼帛兰,华云大船。

皇后寝宫。

前殿夜宴正欢,何后已先行离席。大将军何进,越骑校尉何苗,皆在列。

“董重那个废物,竟封万户侯。”何后怒气自生:“又举江东悍勇孙坚,为五官中郎将。此去剿灭黄巾,积势甚重。大将军可有话说?”

何进言道:“洛阳八关,皆在我手。皇后可安枕无忧。”言外之意,洛阳帝都,谁进谁出,皆需皇后首肯。不必担心。

何后便看向何苗:“二兄久居越骑校尉,可想再进一步。”

何苗嘿声一笑:“高官厚禄,谁人不想。”

“今黄巾虽灭,群盗蜂起。二兄可愿亲领一军,出关讨贼?”何后笑问。

“这……”何苗略显迟疑,却又舍不得高官厚禄。思量再三,咬牙道:“皇后欲将臣……遣往何处?”

“河东如何?”

“白波势大,断难取之。”

“并州如何?”

“黑山雄兵,难以速决。”

“汉中?”

“山路崎岖,易守难攻。”

“江东?”

“皇后当知,不习水性。”

何后无言。

见气氛不妙,大将军何进这便进言道:“今有永巷令徐奉,勾结黄巾,图谋不轨。若能捕其党羽,可为河南尹。”

许久,何后这才笑问:“这趟差事,二兄以为如何?”

“干了!”何苗咬牙道。

见他一副吃了大亏的模样,何后便气不打一处出。讥笑道:“旁人为一郡一县之长,尚能奋起血勇,举刀杀贼。今不过是去抓个逃犯,似有提头之难。二兄,让我如何是好。”

何苗张了张嘴,却未置一言。

总归是血亲,何后也不想让他颜面无存。转而问道:“永乐宫令掖庭甄选二岁男婴。大将军可知何故?”

何进答道:“听闻是要豢养宫中,作逐鬼童子。为永乐宫驱鬼。”所谓“逐鬼童子”,乃是正腊时,驱疫行傩仪式中,选出的黄门子弟装扮。

何后一声冷笑:“还说心中无鬼。”

借沙丘平台尸皇之事,何后曾命人假扮鬼怪以试。董太后并未上当,更未惊怖而死。本以为就此了结。今日看来,还是心生余悸。不然何须豢养“逐鬼童子”。

“蓟王……”话刚出口,何后语气忽软。须臾,待心情平复,这便言道:“增封三县,又平陇右。年内或被调回,大将军当好自为之。”

“遵命。”何进郑重抱拳。

“都回吧。”何后自珠帘后慵声道。

“臣等,告退。”

待寝宫空无一人,何后目光如水。一声轻喝:“来人。”

“奴婢在。”便有心腹宫女现身。

“请舞阳君。”

“喏。”

3`3`小`说`网м.3^3^x^s.cóм值得收藏无广告ろろ小說

Ps:书友们,我是熏香如风,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