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迷魂招不得-120

小说: 灵魂迷途 作者: 十四夜的茶 更新时间:2019-08-13 04:56:28 字数:4610 阅读进度:472/472

何灵满心思都在长歌和朱幼安上面,虽然注意到脚下被什么扣住了,却没想过会有什么危险,毕竟赵学尧真的很配合地帮她找到了长歌。

一边用左手尚未凝固的鲜血抹在长歌上,一边使劲拔腿,大概是地上太湿了,说不定长了苔藻之类的东西呢?

何灵完全没注意到地上有什么,使劲拔了一会儿脚,却觉得脚怎么越拔越重了?

低头一看,何灵“啊”地一声狂叫,手中长歌被吓得抛入空中。

脚下哪里是什么苔藻之类的东西啊,那是几只手握住了自己的脚踝啊。

若是看到有人趴在地上抓自己的脚都没这么恐怖,这是只有手,没有其他部位了。

虽然这些手的攻击力不强,但是惊悚程度那是相当高的,何灵一声接一声地尖叫起来。

虽然她是驱魔人,但她真的没见过这种惊悚的场面,一上来就是手掌在自己脚上握着,拼命地拉扯自己。

这不是力量的悬殊,而是惊悚程度的打击。

何灵拔了一下左脚,拔不动。

再拔一下右脚,还是拔不动。

“赵学尧赵学尧”

鉴于前面赵学尧十分配合,何灵一时糊涂了,以为他不知道地下室会有手掌,更不知道手掌会攻击自己,这才开口叫了赵学尧。

叫了一会儿,脚上的手掌越来越多,有些手掌顺着脚踝开始往上抓了,吓得何灵浑身血都往上冲了,“妈呀,救命啊,有鬼啊。”

忽然耳边吹过一阵阴森森的寒风,“哪里有鬼?”

一只冰冷的手按在何灵的肩膀上,何灵一侧头,看到右肩上一只死灰色的手掌,眼睛一翻,差点吓晕过去。

随着这一只死灰色的手掌按上肩头,何灵的后背、肩膀、头顶、脸庞,全都按上了冰冷的手掌,“哪里有鬼啊?”

“鬼在哪里啊?”

“我好害怕啊,哪里有鬼?”

何灵浑身僵硬得像根棍子一样,牙齿抖得“嘎嘎嘎”地上下打架,“你们你们”

初时只是冰冷的手掌,过了一会儿,何灵发现身边挤过来一个冰冷的身体,“哪里有鬼?我怕”

“我也怕”

“鬼呢?鬼在哪儿?”

一个接一个,何灵被一团团寒气靠拢,不用说了,肯定都是些已死之人,只是赵学尧将他们都收在这里了。

何灵第一次遇到这么惊悚的场景,哪里会考虑到自己凭了法力一定会胜过这些已死的怪人呢?

依然像根木头一样呆立在原地,“赵学尧王以恒啊”

惊声惨叫起来。

何灵一叫喊,身边紧贴着的这些人也跟着尖叫起来,“鬼啊,要死了要死了。”

赵学尧冰冷又嘲讽的声音终于响起了,“哼,小丫头,我当你这驱魔人有多了不起呢?不是驱魔人吗?为什么连这些人都害怕呢?”

何灵听到赵学尧的声音,僵直的身体忽然有些回暖了,“赵学尧,你快来帮帮我”

“好啊,不过姑娘,你得先告诉我,你是哪家哪派的,若是你本是恶邪之人,那你也不必出去了,就跟着我们这些恶灵邪祟在这里一辈子吧。”

“我乃驱邪联盟五大家族中的秦家传人,赵学尧,你赶紧把这些人弄走!”

“哎呦,小丫头,年纪不大脾气倒不小啊。驱邪联盟五大家族是吧?没听过!这年头,上了原青山的人,个个都自称系出名门呢,到头来还不是与我们为伴?小丫头,方才不是很嚣张吗?不是要将我打得魂飞魄散吗?我现在倒想看看你如何施展你的本领,将我们打得魂飞魄散。”

说得这会儿话,何灵已经被这些冰冷的身体和手掌扣得严严实实,连手都抬不动了。

何灵挣扎着想抬起手挽个手势使出符纸,刚一弯起手指,就被一只冰冷的手掌握住了手指,紧接着更多的人手掌将自己的手掌按住。

这冰冷越来越挤,何灵被挤得快无法呼吸了。

何灵憋着一口气大喊一声,“王以恒!”

赵学尧冷笑道,“想叫门口那救兵是吧?小丫头,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要将你带到这密室来?你以为凭你这小绵羊一样的嗓子,上面的人就能听到?别说他听不到了,便是他听到了,你以为我会让他好好地下来救你?做梦吧。行了,我也不跟你废话了,既然你这么想来原青山,那你就留下来吧,咱们这里什么人都有,就是没有自称驱邪联盟五大家族的人呢。”

赵学尧这番话一说完,何灵立刻感觉到有冰冷的手按住了自己的脖子、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堵住了自己的嘴。

人太多了挤得何灵动弹不得,这股阴森的冷气冻得何灵想抖都都不了,憋了一口气想发一个大招。

好在被符纸封住的要害尚未失去效果,否则被他们这样扼住脖子,早就掐死了,也不用等自己反击了。

何灵的手指被一团冰冷按得死死的,完全动不了兜里的任何东西,只能在心里默念驱邪咒。

可是这驱邪咒到底需要符纸配合,何灵现在被这些冰冷的手掌扣得严严实实,哪里还能驱动符纸?

赵学尧冷笑的声音越来越远,“这么久了,也难得你们有机会找个替死鬼,这样吧,你们当中若是有谁能将这姓秦的丫头弄死了,你们便不用在这暗无天日的地下室了,你们可以随我出去见见外面的世界。”

何灵身边本来就挤得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冰冷声音高兴起来,“赵公子,你可说的是真的?”

“那如果我们都弄死了这丫头呢?我们都能上去吗?”

“这丫头是我的了,你们都不要跟我抢。”

“说什么呢?你看看我的手,明明是我掐在她的脖子上,她这是被我掐死的。”

何灵憋了这一口气是因为用符纸封住了要害,可并不代表她就可以长时间不呼吸。

她能感觉到扼住自己喉咙的双手越来越用劲了,自己本来就长得瘦小,若是再这么用尽,脖子都要被他们拧断了。

忽然,脖子上一阵刺痛,何灵嘴里喊不出救命,可痛感却是实实在在的,这是谁在自己脖子上咬了一口吧。

“哎呦,赵公子,这姓孙的小子使诈啊,他在吸血啊。”

“嗷”何灵脖子上的刺痛消失了,“这丫头的血得给我留着,你们谁都不能动她的血。”

周围的人唯唯诺诺的声音,“是是是,赵公子,我们掐死她便是了。”

这么多人一起拧自己的脖子,何灵觉得再用一寸劲,脖子就要给拧下来了。

何灵要害处的符纸似乎到了时间或者被这些恶灵以大无畏的找死精神弄丢了,何灵觉得自己真的被掐住了,一口气都呼吸不上了。

赵学尧的声音越来越飘忽,“哎呦,还挺厉害的啊,这么长时间都没死,看来还真是个驱魔人啊。那就太好了,我若是得了这个驱魔人,那我真是如虎添翼了。”

呼吸不上来,何灵意识有些飘忽了,浑身又开始僵直,想喊喊不出来,想施咒又施不了。

难道自己真的要被这群人掐死在这里,成为他们其中的一员?

那是不行的,自己是迷途中人,死了就是真的死了。

大概是感受到生命真正受到威胁了,原本已经意识模糊的何灵忽然愣了一下神,左手的灵力暴涨起来,渗着秦家血往外暴起。

赵学尧难以置信的声音响起,“你们都给我按死她,若是将她放走了,你们一个个连这暗室都没机会待了。”

话音一落,何灵觉得周围困住自己的冰冷更重了些,可何灵一点都不想死啊,她还要拿了长歌回去保护朱幼安呢。

灵力算什么啊,朱幼安更重要。

一想到朱幼安,灵力从左臂蔓延开来,何灵猛地睁开双眼,刚好看到赵学尧手持长剑向自己心口刺来。

他还真是下了杀心,不让自己有半分活下来的可能。

何灵一声尖叫,灵力从左臂冲出身体,将身上所有冰冷弹开,想也不想,伸出左掌握住赵学尧的长剑。

赵学尧急了,若是这一剑刺不中何灵,自己必死无疑的,他左手往后一抓,只听到密室中一片鬼哭狼嚎声,“赵公子,饶了我们吧。”

“赵公子,我不想死啊。”

“赵公子,我们全听你的,在这地下室便在”

“啊”

何灵只觉得手中握着的长剑划破顺着手掌向心口直刺过来,灵力全都护住自己的左臂,却看到赵学尧身上泛起一阵浓烈的红色,长剑带着自己的手掌往心口直刺而来。

何灵来不及护住自己的心口,只心中暗叫一声,糟了

“波”地一声响,何灵感觉到长剑划破了自己皮肤,但是却停止不动了,并没有再往前刺进去。

全身浓烈红色的赵学尧露出疑惑的表情,继续用劲想将长剑刺进何灵的心口,却始终动不何灵。

到底是被刺过一次心口的人,何灵知道自己死不了了,她没空看自己为何死不了,直将全部灵力运遍全身,浑身泛起一层金光,“作恶多端,死不足惜!”

灵力运向右手,跟着恶邪一起弹出去的虹越剑“嗡嗡嗡”地响着向何灵右手飞来,何灵左手握着赵学尧的长剑,右手虹越剑一递,直刺入赵学尧心口。

明明赵学尧早已死过一次了,可何灵这一剑却是实实在在地刺在他心口上,赵学尧发出尖锐的叫声。

何灵左掌一个使力,将赵学尧连人带剑都击飞出去。

“唰唰唰”几下,何灵再一次封住自己的要害,以剑指向赵学尧,“赵学尧,原本我想饶你不死,给你一条轮回重生之路,想不到你竟然禁锢了这许多无辜的死灵。你杀人在先,禁锢灵魂在后,真真是正邪两道都容不得你了。今日便让你魂飞魄散,免得你再危害人间。”

说完挽起一个剑花,剑尖燃起一张符纸,嘴里开始念动驱邪咒。

这一次何灵心中十分平静而坚定,再不会给他任何机会了,这种恶灵邪祟,原就不该容于世间,偏偏自己还一时妇人之仁。

若是今日自己被他害死,也做了他的禁锢,只怕他不仅要称霸原青山,更要祸害全天下了。

赵学尧知道已失了偷袭何灵的最佳时机,可他也不是坐以待毙之人,双手一挥,暗室里再一次鬼哭狼嚎起来。

“赵公子,饶了我们”

“赵公子,我一向对你忠心耿耿啊”

“赵公子,我们一起”

可这一次,这些恶灵邪祟根本没机会将剩下的话说完,一个个全都戛然而止了。

赵学尧竟然将他们全都纳入体内,做了自己的怨灵。

“小丫头,你是很厉害,可是你可知道我为了防备这一天,准备了多少怨灵吗?你以为凭你的力量,你真能将我打得魂飞魄散?”

何灵不等他说完,驱邪咒念完,手中虹越剑化作无数剑影直冲赵学尧飞去,将浑身血红的赵学尧笼在剑影中。

可是,出乎意料的是,驱邪咒念完,驱邪剑使完,并没有出现如秦氏秘术中所说的那样有烟花状爆炸。

难道自己所用灵力不够?

何灵再次提起灵力,这一次她不再保存实力了,整个人泛起了金色,虹越剑又一次燃起驱邪符纸。

赵学尧将手中长剑一抛,“叮”地一声,长剑落在何灵的身后。

如此托大,很好。

何灵很高兴这么狂妄的对手,虹越剑在手,便是驱邪咒再不起作用,依然可以用虹越剑将赵学尧打得灰飞烟灭的。

何灵再一次念完驱邪咒,剑影又一次飞向赵学尧,这一次的气势比上一次更盛,头顶已经就开始掉灰尘了。

暗室要塌了。

驱邪咒结束,何灵依然没听到原本该有的烟花爆炸声。

好样的,这驱邪咒竟然无法驱除赵学尧,真是个棘手的角色啊。

赵学尧嚣张的笑声响起,“小丫头,你以为凭你的本事就能将我打得魂飞魄散灰飞烟灭?你是秦家传人对吧?这长歌是你秦家法器是吧?果然还是你秦家法器才能护得住我。”

一听这话,何灵反手上下摸了起来,长歌竟然不在自己身上?

定睛一看,赵学尧何时将长歌握在手里的?

原来自己的驱邪咒不起作用,并不是因为法力不够,而是长歌竟然敌我不分,护住了赵学尧。

看到得意洋洋将长歌挡在身前的赵学尧,何灵几乎要气吐血了。

好你个长歌啊,我呼唤你的时候,你装死不搭理我。

等我真正开始战斗了,你居然跑去帮敌人?

你到底是不是秦家的东西啊?为什么会临阵叛敌?

更可气的是,刚才还枯萎的长歌,这会儿居然挺拔着身姿护在赵学尧身前。

若不是何灵确定长歌乃秦家之物,看着打斗场景,几乎以为长歌就是赵学尧的法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