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异变进行时(再续)

小说: 猎天争锋 作者: 睡秋 更新时间:2020-02-14 10:51:32 字数:3496 阅读进度:330/332

通幽城上空,玄界之外!

云鹿老祖见到幽雪剑的刹那,饶是白鹿福地的五阶祖师,也不免心动非常。

眼瞅着这样一柄天下罕见的神兵,居然被云菁这样一个四阶武者送上门来,云鹿老祖甚至不惜从霞光虹桥上分心镇压幽雪剑,试图将这件寇冲雪的佩剑据为己有。

而云鹿老祖在霞光虹桥之上一分心,果然就被玄界当中的通幽武者抓住了机会。

一直在维持玄界阵法运转的阵法师,立马汇聚一部分通幽武者的力量,试图将玄界上被打开的缺口封堵,同时截断霞光虹桥对于玄界本源的汲取。

“哈哈,宁可舍了神兵幽雪剑,也要截断老夫的霞光虹桥么?看来寇冲雪当真是凶多吉少啊!”

半空之中,云鹿老祖表面口出讥讽之言,心中却不免略有遗憾。

若非此番苍灵界长白圣地承诺的两界锚旗没有送到,他此番跨州而来,也不可能只勉强维持初入五阶的实力,更加不会因为幽雪剑而难以分心他顾。

不过维持霞光虹桥虽是此番前来的根本目的,但幽雪剑这等神兵又何其难得?

此番纵使元气大耗,只要幽雪剑能够到手,也是值得!

想到这里,云鹿老祖悬于霞光虹桥上空的身形也不免黯淡了几分。

然而通幽玄界的界域屏障也终归没能彻底截断了霞光虹桥,将玄界被破开的缺口补齐,仅仅只是令霞光虹桥所汲取的本源一下子缩减了一半儿。

但幽雪剑却仍旧还是被云鹿老祖定在半空当中,甚至开始渐渐向着云鹿老祖所在的位置移动过去。

很显然,通幽学院这一番挣扎,非但没有达到原有的目的,甚至还被人锁定了幽雪剑,眼瞅着便要赔了夫人又折兵……

…………

长枫城城主府外。

尤殇眼瞅着高云来身周的守护阵幕崩溃,知道商夏已经在地下水脉灵穴当中得手,顿时大喜过望。

然而面对尤殇的抢攻,高云来非但没有气急败坏,甚至高声道:“以为这样就稳操胜券了吗,你们对于阵法之道简直一无所知!”

话音刚落,城主府上空的霞光虹桥处,如同流云瀑布一般垂落的两界本源,忽然出现了一个个加速其向下垂落的旋涡。

这旋涡变得越来越大,而且旋转的也越来越急,以至于将所有垂落的本源瓜分,形成了一十八道上与霞光虹桥相连,下与城主府十八处位置相接的漩涡柱。

“高某布阵,向来留有后手。水脉灵煞虽然被你等破坏,可如今水脉灵穴也成了一座牢笼,一座被天地本源源源不断注入其中的牢笼,你的同伴纵使也是一个四阶武者,在如此海量的天地本源源源不断的灌注之下,料想阁下也能猜到将会发生什么!”

尤殇神色再变,原本正要被他掷出的一根投枪陡然收回,而后长枪一抖,枪头顿时有两道本命灵煞缠绕而出,化作一道螺旋形的两色枪芒,隔空刺向高云来……

…………

商夏不知道为什么这十八座井口会与长枫城地下水脉

灵穴相连,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人发现井底的异状,更不清楚为什么透过每一座井底的水面,都能够看到一轮相同的残月。

但商夏明白,他现在必须要离开这里,而灵穴溶洞上方连接着的十八座水井的井口,便是他可能的逃生通道。

然而当他正要准备动手的时候,十八道原本如同蜿蜒曲折的潺潺流水一般垂落的天地本源,忽然化作了急剧垂落的洪流瀑布,劈头盖脸的冲刷了下来。

而商夏深处水脉灵穴所在的地下溶洞之中,却是根本无从躲避,只能任由汹涌而落的两界本源镇压下来,令他在灵穴当中想要行走都成为困难。

这个时候,不要说还想着打破头顶上空的十八座井底洞口,便是想要做出多余的动作都显得为难。

这个时候,商夏就算是反应再迟钝,也明白自己这是被人镇压了。

而且不仅如此,商夏还发现,从头顶垂落的天地本源不断的汇聚,在浓郁到一定程度之后,原本被商夏收取了一道灵煞的灵穴旋涡当中似乎又有什么东西正在一点点的质变生成。

而随着这些东西的生成,原本被商夏破去的阵法又有了重新运转的迹象,流淌的地下暗河又开始携带天地本源顺流而下。

然而这对一个举步维艰的商夏来说,几乎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此时商夏心中虽然焦躁,但还不至于慌乱,他虽然被镇压在溶洞之中不得动弹,但周围似乎暂时也没有其他的危险存在。

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地面上的尤殇能够拖住高云来更长的时间,好让商夏图谋其他的脱身之策。

然而正所谓屋漏偏逢连阴雨,船漏又遇顶头浪,商夏那里不等想到脱身之计,溶洞在地下暗河上游的进水口处却出现了另外一个人——杨振彪!

话说这杨振彪在长枫城遇袭,确定来袭之人为四阶武者的第一时间,便已经返回到了有着高云来坐镇的城主府中。

待尤殇来袭,与高云来在城主府上空大战之后,杨振彪又果断躲进了地底。

高云来虽然围绕着地下水脉灵穴布置了庞大的守护阵法,但这座阵法毕竟是基于杨氏父子原本阵法的基础上升级改造而来,因此,杨振彪对于这座阵法颇有几分了解,而且还能够自行初入,并在一定程度上对阵法进行掌控。

也正因为如此,待商夏拿走水脉灵穴孕育的灵煞,破开守护阵幕,进入水脉灵穴当中的时候,不但是高云来在第一时间便已经察觉,便是躲在地下暗河上游的杨振彪,也察觉到了水脉灵穴中的变化。

杨振彪可不傻,能够强行破开高云来为水脉灵穴布置的守护阵法,来袭之人显然不是他能够对付得了的,他自然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跑去水脉灵穴进行查看,相反,他已经做好了再次逃回地面上的准备。

而紧跟着高云来发动潜藏阵法,利用汲取而来的天地本源,在水脉灵穴之中形成了更为强大的困阵,将来犯之人强行镇压在灵穴之中。

杨振彪这个时候终于意识到机会来了,况且他不来也不行,毕竟水脉灵穴中孕育的那道灵煞,可是关系到进阶

四重天能否成功的关键。

因此,当杨振彪在灵穴尚有入口发现来犯之敌的确被镇压,而且商夏更是只有武意境的修为之后,胆气一壮的杨振彪登时怒发冲冠,二话不说便要朝商夏下狠手!

“一个特么三阶武者,居然也敢来这里捋虎须!”

杨振彪不受灵穴守护阵法的影响,也不受天地本源的压制,凌空一掌将几乎没有还手之力的商夏打得口吐鲜血,大声道:“说,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这杨振彪本身就有着三阶大成的修为,其修为实力也就比李天寿稍逊,在通阶武者当中也是难得的好手。

这一式“惊虎掌”更是得自其父的武道传承,威力极为可观。

商夏倒是有心要躲,可在无匹的天地本源之力的镇压之下,他想要抬手都变得极为困难,想要移步更是变得如同蜗牛一般,只能将杨振彪这一掌生受下来。

杨振彪眼瞅着商夏连还手之力也无,心中忌惮顿时消散一空,抬步便踏进了溶洞之中,可这里充斥的天地本源的镇压之力,也果真影响不到他分毫。

然而杨振彪在进入溶洞的一刹那脸色就变了,连忙向前走了几步来到石潭中央边缘,果然里面孕育而成的灵煞已经不见了。

“玄水阴煞呢?交出来!饶你不死!”

杨振彪猛地抬头看向商夏,口中冷冷的说道。

商夏张口狠狠的吐出了口中的血水,冷笑一声道:“原来是玄水阴煞!它就在老子身上,有本事你自己来拿!”

“不知死活的东西!”

杨振彪轻蔑的笑了一声,凌空一拳便向着商夏的胸口打去,伴随着低沉的虎啸震荡着溶洞中充斥的天地本源。

虎啸拳,这是杨振彪所修炼的第二套三阶武技。

商夏仍旧没有丝毫还手之力,被这一拳实打实的击中了胸口,之前就已经被击伤的内腑震荡,让他被击飞之余,又张口呕出了一口瘀血。

只不过这一次商夏在被击飞的同时,原本难以动弹的身形却是趁机调整,让他将一只表面雕刻着一只鹿灵浮雕的黄玉皮儿葫芦给甩飞了出来,“咕噜噜”的在地上滚动着。

“咦,这是……”

杨振彪作为长枫城主杨虎之子,也算得上是家学渊源,眼光自然也是有的,在见到这只葫芦的刹那便已经察觉到了它的不凡。

然而不等他伸手想要将这只葫芦招来查看究竟,就见那葫芦的塞子不知何时已经打开,从中飞出一股青灰色的煞雾,而后就在他眼前化作一头四五尺高的鹿灵,一低头便向着杨振彪冲了过来。

“白鹿福地的鹿灵雕,你是白鹿福地之人?这怎么可能?”

杨振彪只来得及怪叫一声,却来不及进行躲闪,仓促之下只能全力抵挡鹿灵的冲击。

“嘭——”

杨振彪整个人被鹿灵撞飞,而后又贴在溶洞的石壁上滑了下来。

“哇——”

他颤巍巍的指着远处的商夏,原本想要说些什么,却不料一张口喷出了一口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