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 艰难的战斗

小说: 猎美都市 作者: 暧昧无罪 更新时间:2015-12-05 15:08:51 字数:6568 阅读进度:370/392

林辰笑道:“那也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希望这次你不像上次那样被我击倒才好,要不然你在你们兄弟面前脸上就不好看了。”

地火马上就对天雷说道:“三哥,少跟他废话,还是拿出我们最擅长的攻击方式,先击倒他再说。”

天雷马上就将架势摆开了,天雷的天雷拳,林辰是领教过的,虽然没有自己的帝皇决这样的高级,可是比起苍狼的爆拳还是略高一筹,再加上他旁边有个会打火掌的地火,林辰不敢有任何的大意。

天雷爆喝一声,他第一个出手,估计他们以前都是这样安排的,地火这样狡诈的人,自然是负责偷袭了,林辰一看天雷又使出了他的天雷拳,也没有着急,等到天雷拳攻击到他的面前时,他才出手,因为他晚点出手,就能让地火偷袭的机会更小一些。

天雷拳打到眼前,林辰一记快拳打出,双方硬碰硬之后,并没有出现太大的差距,因为林辰根本就没有使出全力,他要留出余地对付地火,一旦使出全力,地火就会抓住机会,

果然,林辰的拳头刚刚和天雷交手的时候,地火就像是幽灵一般的出手了,他的火掌一记拍向了林辰的胸口,林辰因为已经发动攻击,几乎不可能躲开,而林辰要是用左手抵抗的话,就会被他的掌火侵害。

虽然地火知道林辰的身体强悍程度不是他能够想象的,上一次他偷袭就是以失败告终,不过地火不相信林辰的身体完全强悍到无法摧毁的地步,上一次还是他大意了,并没有使出火掌最强攻击,才让林辰侥幸逃脱。

这一次,地火绝不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了。他一上来就是为了要杀了林辰,所以他出手之后,打出的火掌威力就是他功法之中威力最强的,面对这样强势的攻击,地火完全有信心将林辰体内的经脉烧毁。

地火一掌打出的时候,林辰好像根本就没有第二个选择,他的左手迅速的打出一拳,双方再一次交锋,而这一次,林辰觉得自己的拳头上一阵滚烫,他心知这家伙的火掌威力巨大,侵入性极强,赶忙发动帝皇决将这股强横的热量驱逐出拳头之外。

幸好他的帝皇决发动及时,身体里的真气将地火的掌火完全抵抗在外,如果这个时候换着是苍狼的话,他的胳膊都可能已经抬不起来了。

地火一接触到林辰的拳头,开始也是得意万分,因为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掌火已经侵入到林辰的拳头,只要再进一步,他的手腕经脉都会受损,他就几乎将这条胳膊报废了。

可是就在他得意的时候,他忽然感觉一股强大的排斥力从林辰的拳头里打出,地火顿时就感觉不妙,他释放出的热能居然朝自己的身体袭来,地火大吃一惊,赶忙想收回自己的手掌,可是这个时候已经将天雷击退的林辰又怎么会错过追杀他的机会。

林辰脚尖一点,身体嗖的一声就扑向了后退的地火,旁边的人还来不及叫一声,林辰就朝地火发动了第二轮攻击,他的拳头飞快的打向了地火的胸口,地火虽然退的速度也很快,可和林辰相比他还是慢了。

地火也想抵抗林辰的拳头,可他的双掌刚刚抬起的时候,林辰忽然拳风一转,将目标瞄准了地火的脑袋,地火躲闪不及,脑袋再一次被林辰击中。

被击中的地火脑袋马上就是一偏,身体就在地面滑行了两米,被身后的天雷牢牢的接住,可是这个时候地火的脑袋已经有点晕乎了,要不是林辰手下放缓,地火已经被他打成残废。

林辰不是不想这样做,可是他现在不能这样做,如果将地火打成残废了,即使他将四大金刚都打败,他们也不会放过自己的,他只能先让地火失去攻击力,证明他能战胜他就行了。

天雷一看到地火受伤,对林辰就更是恨的牙痒痒了,他就要扑上来的时候,虎王却一声喝道:“天雷,你和地火已经输了,就让我和老二来对付他。”

虎王完全知道,地火一旦没有攻击力,天雷就不是林辰的对手,虎王只有亲自出马了,他和铁帽子的实力又比天雷地火要强很多了,林辰一看两个老大出手,就说道:“虎王,你可要言而有信,要是我将你们也打败了,你就要放我走了。”

虎王冷笑道:“我说的话自然算数,不过你没有这个机会了,今天你根本就逃不出我的手心。”

林辰也笑道:“虎王,你这个话是不是说的有点早了,我林辰虽然功夫不怎么样,但是也和你们交过手,知道你们的手段,虽然我没有什么把握,可是试一试还是有这个机会的。”

虎王就说道:“是吗?那就让你看看这机会有多大吧。”虎王说完,第一个攻击,随后,铁帽子紧跟着就也朝林辰扑来。

虎王的龙虎斗算是很厉害的功夫了,在四大金刚之中威力最大,林辰自然要小心,他将帝皇决发动到自己最强的境界,这一次他还要和虎王硬碰硬,因为硬碰硬的话,虎王不是他的对手。

可是虎王好像早就知道他的想法一样,当林辰的拳头打出的时候,他却忽然一闪身,一记猛龙过江,身体旋转,绕到了林辰的身后,林辰也是微微一惊,想不到虎王的身手也这么矫健,这样的动作加上这样的快速,不是一般高手能做到的。

虎王来到林辰的身后,自然是要攻击林辰的背后了,而铁帽子的攻击也来了,他们一前一后,都是朝林辰的胸口打来,速度之快,林辰已经没有机会躲避了,除非是前后都长手了,才能化解这一次的危机,可他没有。

难道就没有办法化解这一次的危机吗?让他们两个随便哪一个打中一拳的话,林辰都是有的受了,况且还没有完,他除非是战胜了对方,要不就要被他们折磨。

林辰在这危急关头,也许是被形势所迫,他的脑海忽然闪过了一道亮光,一个新的招式出现在他的脑海,林辰想都没有想,身体右转,将侧面留给了对方,而他的双拳,也在在这个时候来了个猛虎出笼。

他的双拳,就像是两头猛虎一般,准确的找到了虎王和铁帽子的胸口,两拳打去的时候,铁帽子反应慢点,被林辰击中,不过他身体后退了几步,也没有摔倒,而虎王反应快一些,林辰只是刚好将他击退,没有伤到他。

不过他刚刚的这一招可不是他的帝皇决里面的,是他将帝皇决和葛云飞的拳法互相糅合成了一个新的招式,正好可以对付刚刚的危机情况,也算是现学现用了,不过这要说的是林辰的悟性极高,不是这样的话,刚刚根本无法逃脱。

被林辰击退之后,虎王和铁帽子都很吃惊,刚刚那一个配合,是他们再熟悉不过的攻击了,可以说,一般的人根本不用他们出这样的招式,也只有林辰了,可是没有想到,居然还是被他给破了。

虎王就说道:“真想不到你越来越有本事了,比几天前,你都要强了不少,要不早点将你解决的话,以后我们日月教还真有麻烦了。”

林辰就说道:“你过奖了,如果我现在说我和你们日月教是一场误会的话,你根本就不会相信的,你一定以为我是怕了你们日月教才这样说,可是我还是要说一句,我以前是误会你们日月教,才和你们交手的,现在查清楚了,是我错怪了你们。”

虎王听了他的话,脸上也有一点惊讶,不过他马上就说道:“你说的是那孤鹰的事情吧,你应该也知道了,孤鹰不是我们所杀,可是即使不是我们所杀,我们对他的死也是很高兴的,因为别人不杀他,我们也照样会杀他,你也没有什么误会。”

林辰摇了摇头说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这里面还有别的重大隐情,如果我说是有人想将孤鹰的死嫁祸给你们日月教,让我们拼的你死我活,他就坐山观虎斗的话,你会相信吗?”

虎王听到林辰这样说,心里也是一阵吃惊,他还没有说话,那已经清醒了的地火却

马上就说道:“大哥,你不要听他胡说八道,这个家伙就是想让我们放过他,他以前将我们兄弟四人害的有多惨,大哥难道你不想报仇了吗?要是你不想的话,我还想,我一定要将他杀了。”

虎王对地火摆摆手说道:“杀他不急,有的是时间,我倒想听听他说的这个话是什么意思,看看他能说出什么内容来。”

林辰看虎王愿意听自己说话,心里也有点希望能和虎王他们说清楚,现在他不想和日月教为敌,因为他还要对付黑手党,日月教只会是他的一个很重的负担,他当然是希望暂时放下这个沉重的负担,一心去对付黑手党和许巍。

林辰就说道:“虎王,你应该知道,孤鹰老前辈他的兄弟有多大的实力吧,就算是你们日月教,杀了孤鹰的话,也会被孤鹰前辈的兄弟追杀,他们的实力每一位都是和你们教主李天刚是一个等级,就算你们日月教全教上下全部出动,也只会落个两败俱伤的下场,这个你应该比谁都清楚。”林辰笑道:“那也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希望这次你不像上次那样被我击倒才好,要不然你在你们兄弟面前脸上就不好看了。”

地火马上就对天雷说道:“三哥,少跟他废话,还是拿出我们最擅长的攻击方式,先击倒他再说。”

天雷马上就将架势摆开了,天雷的天雷拳,林辰是领教过的,虽然没有自己的帝皇决这样的高级,可是比起苍狼的爆拳还是略高一筹,再加上他旁边有个会打火掌的地火,林辰不敢有任何的大意。

天雷爆喝一声,他第一个出手,估计他们以前都是这样安排的,地火这样狡诈的人,自然是负责偷袭了,林辰一看天雷又使出了他的天雷拳,也没有着急,等到天雷拳攻击到他的面前时,他才出手,因为他晚点出手,就能让地火偷袭的机会更小一些。

天雷拳打到眼前,林辰一记快拳打出,双方硬碰硬之后,并没有出现太大的差距,因为林辰根本就没有使出全力,他要留出余地对付地火,一旦使出全力,地火就会抓住机会,

果然,林辰的拳头刚刚和天雷交手的时候,地火就像是幽灵一般的出手了,他的火掌一记拍向了林辰的胸口,林辰因为已经发动攻击,几乎不可能躲开,而林辰要是用左手抵抗的话,就会被他的掌火侵害。

虽然地火知道林辰的身体强悍程度不是他能够想象的,上一次他偷袭就是以失败告终,不过地火不相信林辰的身体完全强悍到无法摧毁的地步,上一次还是他大意了,并没有使出火掌最强攻击,才让林辰侥幸逃脱。

这一次,地火绝不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了。他一上来就是为了要杀了林辰,所以他出手之后,打出的火掌威力就是他功法之中威力最强的,面对这样强势的攻击,地火完全有信心将林辰体内的经脉烧毁。

地火一掌打出的时候,林辰好像根本就没有第二个选择,他的左手迅速的打出一拳,双方再一次交锋,而这一次,林辰觉得自己的拳头上一阵滚烫,他心知这家伙的火掌威力巨大,侵入性极强,赶忙发动帝皇决将这股强横的热量驱逐出拳头之外。

幸好他的帝皇决发动及时,身体里的真气将地火的掌火完全抵抗在外,如果这个时候换着是苍狼的话,他的胳膊都可能已经抬不起来了。

地火一接触到林辰的拳头,开始也是得意万分,因为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掌火已经侵入到林辰的拳头,只要再进一步,他的手腕经脉都会受损,他就几乎将这条胳膊报废了。

可是就在他得意的时候,他忽然感觉一股强大的排斥力从林辰的拳头里打出,地火顿时就感觉不妙,他释放出的热能居然朝自己的身体袭来,地火大吃一惊,赶忙想收回自己的手掌,可是这个时候已经将天雷击退的林辰又怎么会错过追杀他的机会。

林辰脚尖一点,身体嗖的一声就扑向了后退的地火,旁边的人还来不及叫一声,林辰就朝地火发动了第二轮攻击,他的拳头飞快的打向了地火的胸口,地火虽然退的速度也很快,可和林辰相比他还是慢了。

地火也想抵抗林辰的拳头,可他的双掌刚刚抬起的时候,林辰忽然拳风一转,将目标瞄准了地火的脑袋,地火躲闪不及,脑袋再一次被林辰击中。

被击中的地火脑袋马上就是一偏,身体就在地面滑行了两米,被身后的天雷牢牢的接住,可是这个时候地火的脑袋已经有点晕乎了,要不是林辰手下放缓,地火已经被他打成残废。

林辰不是不想这样做,可是他现在不能这样做,如果将地火打成残废了,即使他将四大金刚都打败,他们也不会放过自己的,他只能先让地火失去攻击力,证明他能战胜他就行了。

天雷一看到地火受伤,对林辰就更是恨的牙痒痒了,他就要扑上来的时候,虎王却一声喝道:“天雷,你和地火已经输了,就让我和老二来对付他。”

虎王完全知道,地火一旦没有攻击力,天雷就不是林辰的对手,虎王只有亲自出马了,他和铁帽子的实力又比天雷地火要强很多了,林辰一看两个老大出手,就说道:“虎王,你可要言而有信,要是我将你们也打败了,你就要放我走了。”

虎王冷笑道:“我说的话自然算数,不过你没有这个机会了,今天你根本就逃不出我的手心。”

林辰也笑道:“虎王,你这个话是不是说的有点早了,我林辰虽然功夫不怎么样,但是也和你们交过手,知道你们的手段,虽然我没有什么把握,可是试一试还是有这个机会的。”

虎王就说道:“是吗?那就让你看看这机会有多大吧。”虎王说完,第一个攻击,随后,铁帽子紧跟着就也朝林辰扑来。

虎王的龙虎斗算是很厉害的功夫了,在四大金刚之中威力最大,林辰自然要小心,他将帝皇决发动到自己最强的境界,这一次他还要和虎王硬碰硬,因为硬碰硬的话,虎王不是他的对手。

可是虎王好像早就知道他的想法一样,当林辰的拳头打出的时候,他却忽然一闪身,一记猛龙过江,身体旋转,绕到了林辰的身后,林辰也是微微一惊,想不到虎王的身手也这么矫健,这样的动作加上这样的快速,不是一般高手能做到的。

虎王来到林辰的身后,自然是要攻击林辰的背后了,而铁帽子的攻击也来了,他们一前一后,都是朝林辰的胸口打来,速度之快,林辰已经没有机会躲避了,除非是前后都长手了,才能化解这一次的危机,可他没有。

难道就没有办法化解这一次的危机吗?让他们两个随便哪一个打中一拳的话,林辰都是有的受了,况且还没有完,他除非是战胜了对方,要不就要被他们折磨。

林辰在这危急关头,也许是被形势所迫,他的脑海忽然闪过了一道亮光,一个新的招式出现在他的脑海,林辰想都没有想,身体右转,将侧面留给了对方,而他的双拳,也在在这个时候来了个猛虎出笼。

他的双拳,就像是两头猛虎一般,准确的找到了虎王和铁帽子的胸口,两拳打去的时候,铁帽子反应慢点,被林辰击中,不过他身体后退了几步,也没有摔倒,而虎王反应快一些,林辰只是刚好将他击退,没有伤到他。

不过他刚刚的这一招可不是他的帝皇决里面的,是他将帝皇决和葛云飞的拳法互相糅合成了一个新的招式,正好可以对付刚刚的危机情况,也算是现学现用了,不过这要说的是林辰的悟性极高,不是这样的话,刚刚根本无法逃脱。

被林辰击退之后,虎王和铁帽子都很吃惊,刚刚那一个配合,是他们再熟悉不过的攻击了,可以说,一般的人根本不用他们出这样的招式,也只有林辰了,可是没有想到,居然还是被他给破了。

虎王就说道:“真想不到你越来越有本事了,比几天前,你都要强了不少,要不早点将你解决的话,以后我们日月教还真有麻烦了。”

林辰就说道:“你过

奖了,如果我现在说我和你们日月教是一场误会的话,你根本就不会相信的,你一定以为我是怕了你们日月教才这样说,可是我还是要说一句,我以前是误会你们日月教,才和你们交手的,现在查清楚了,是我错怪了你们。”

虎王听了他的话,脸上也有一点惊讶,不过他马上就说道:“你说的是那孤鹰的事情吧,你应该也知道了,孤鹰不是我们所杀,可是即使不是我们所杀,我们对他的死也是很高兴的,因为别人不杀他,我们也照样会杀他,你也没有什么误会。”

林辰摇了摇头说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这里面还有别的重大隐情,如果我说是有人想将孤鹰的死嫁祸给你们日月教,让我们拼的你死我活,他就坐山观虎斗的话,你会相信吗?”

虎王听到林辰这样说,心里也是一阵吃惊,他还没有说话,那已经清醒了的地火却马上就说道:“大哥,你不要听他胡说八道,这个家伙就是想让我们放过他,他以前将我们兄弟四人害的有多惨,大哥难道你不想报仇了吗?要是你不想的话,我还想,我一定要将他杀了。”

虎王对地火摆摆手说道:“杀他不急,有的是时间,我倒想听听他说的这个话是什么意思,看看他能说出什么内容来。”

林辰看虎王愿意听自己说话,心里也有点希望能和虎王他们说清楚,现在他不想和日月教为敌,因为他还要对付黑手党,日月教只会是他的一个很重的负担,他当然是希望暂时放下这个沉重的负担,一心去对付黑手党和许巍。

林辰就说道:“虎王,你应该知道,孤鹰老前辈他的兄弟有多大的实力吧,就算是你们日月教,杀了孤鹰的话,也会被孤鹰前辈的兄弟追杀,他们的实力每一位都是和你们教主李天刚是一个等级,就算你们日月教全教上下全部出动,也只会落个两败俱伤的下场,这个你应该比谁都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