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七章 破门而入

小说: 雷霆(三环少主) 作者: 三环少主 更新时间:2018-12-06 14:46:12 字数:2527 阅读进度:527/547

芳子正在紧张地拍打街门,突然从大门两侧冲出来十几个便衣,吓得芳子快速掏出枪呵斥道:“你们是什么人?快快的离开,否则我要开枪了。

“芳子小姐,请不要开枪,我是大岛泽太郎。”

芳子从这些便衣里认出大岛泽太郎,面『露』鄙视的质问道:“大岛君,你们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打电话叫我来到这里的是不是你?”

“芳子小姐,我们负有跟踪监视宋世的任务,你怎么会认为我给你打电话呢?由于你的到来,破坏了我们监视任务,警觉了藏在屋里的宋世,所以我怀疑你私自会面宋世,是别有用心。”

“大岛君,你混蛋,宋先生回到自己家里,那是他的空间,你没有权利干扰他人生活,你的明白?”

“不要这么质问我,你知道宋世的身份吗?我们谁都说不清,可这个说不清身份的宋世,在晏城出现的几件大案要案都有他的身影,可苦于没有证据奈何不得,只有采取跟踪监视,只要这混蛋干出抗日反日勾当,我会立即抓捕,一旦反抗地击毙。”

芳子听大岛泽太郎如此歹毒的对待宋世,愤怒地说道:“大岛君,既然我来了,那请你们退开,我知道如何面对宋先生。”

“不行,我们已经监视了一个多小时,宋世在屋里一点动静都没有,我的怀疑有两种可能,一是正在秘密与神秘人物接触,二是他已经趁我们不注意,离开这里。”

“那又怎样?”芳子一听大岛泽太郎如此说,更加担心宋世的安危,突然靠在门板,将身边的人推开,指着他们吼道:“都给我离开,要是谁再向前,我开枪杀了他。”

大岛泽太郎看芳子突然持枪威胁,更加深他对宋世的怀疑,为了不惹怒芳子突然开枪,故作笑意的说道:“好、好好,听芳子小姐的,你们统统的退开。”

他说着突然扑向芳子,夺下芳子手里的枪,对退下的便衣特务命令道,破门进去,一旦发现宋世在进行反日勾当,立即抓捕,要是反抗地击毙。

“宋先生、宋先生,你快开门,我是芳子,大岛泽太郎要带人冲进去,你听到了没有?”

在此时,从东面走过来一位穿着褴褛头戴破毡帽的老人,看到前面一伙便衣在四合院门口撕扯一名女军官,吓得他紧跑几步窜进一所院子,时间不长没了人影。

正在与芳子纠扯的大岛泽太郎,无意发现一个步履蹒跚的老头,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等他再次看过去,那老头突然不见了。

狡猾的大岛泽太郎松开挣扎的芳子,命令几名便衣冲过去抓着那闪身不见了的老头,他则带着几名便衣几脚踹开四合院的门,如狼似虎的冲了进去。

芳子一看大岛泽太郎带人冲进四合院,她不顾一切的扑向前面,堵在正屋门口喊道:“你们谁都不准进屋,谁想冲你屋,我死在你们面前。”

大岛泽太郎看芳子如此维护宋世,更加激怒认为宋世跟芳子关系暧昧,是这混蛋抢了他的心爱人,他刚想冲去将芳子拉开,没想到芳子手里突然多了一把手术刀,刀刃抵在脖子。

锋利的刀刃触及到芳子滑嫩白皙的脖子,已经被刀刃割破皮肤,细细的血流一点一点的往脖子下面延伸。

“芳子小姐,快、快放下你手的刀,我马命令所有人后退,没有你的允许任何人不得进入宋世的屋子。”

大岛泽太郎哪还敢拉开芳子硬闯?要是这个刚强的女人真为了宋世而割喉身亡,作为芳子的表哥、直接司特高课副课长饭冢大佐,能轻易饶了他?

为了芳子不做出他所不齿的傻事,大岛泽太郎终于妥协了,他之所以妥协,来自两方面,一是为了芳子在保护宋世时,豁出『性』命堵在门外不让进去,怕激怒芳子真割喉,自己不好交代。

二是既然已经把宋世堵在屋子里,不怕宋世闹出什么花招,进去搜查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但是绝不能给宋世太多时间,一旦推延时间,恐怕宋世在屋子里做出意想不到的事来,到那时如果出现不可收拾的局面,饭冢大佐还是不会饶了他。

狡猾的大岛泽太郎,陪着小心的说道:“芳子小姐,听你在门外拍打街门时的喊叫,好像宋世身染重病在家,你要是不及时进去诊治,一旦出现生命危险怎么办?”

芳子被大岛泽太郎说的感觉有道理,但又怕她刚走进屋,大岛泽太郎带人闯进去。

为了宋世的安全,芳子瞪着狠厉的眼神威胁道:“大岛君,既然你这么说,我马进去检查一下宋先生的病情,不过你们决不能进来,否则我会死在你的面前。”

大岛泽太郎真闹不清楚,为什么这些女孩子见了宋世,魂儿都被勾走了,竟然连自己的生命都不顾的护着他,这个宋世到底是人是鬼,为什么会这么容易得到女人的青睐。

他怕屋里出现其他情况,更想知道宋世到底在不在家,如果这混蛋在家,在屋门口闹这么大动静,他又为什么不出来,难道真死了?或是......。

大岛泽太郎想到这里,突然狠厉的盯着芳子说道:“芳子小姐,我只给你两分钟时间,你要是再不进去检查宋世的病情,那对不起了,我会带人冲进去看个究竟。”

在大岛泽太郎给芳子下最后通牒时,从内屋传出有气无力的声音:“谁在外面,快、快叫大夫,我、我......。”

突然从内屋传出呼救的声音,吓得芳子放下抵在脖子的手术刀,不顾一切的冲进屋,发现宋世躺在炕,蜷缩着躲在被窝里浑身发抖。

她趴在宋世头前,由于过于紧张声音颤抖的问道:“宋先生,你这是怎么了,到底哪里不舒服?”

大岛泽太郎同时随着芳子冲进屋,命令身边的便衣马搜查,不得漏掉任何可疑角落。

芳子伸手『摸』了一下宋世的头,感觉烧的烫手,她对大岛泽太郎吼道:“混蛋,宋世先生浑身发烧,病重十分危险,你们还在屋子里肆意翻腾,要是你们还有人『性』,都快点滚出去,听到了没有?”

大岛泽太郎不相信宋世回来时还活蹦『乱』跳,怎么回到家会发烧卧躺在炕,病情发展的这么快呢?

他不相信的冲到炕前,伸出手放在宋世的额头,确实感觉烫手,心里虽然还存在狐疑,但发烧是装不出来的,再是搜查的便衣不断的跑来报告,没发现什么可疑。

大岛泽太郎这才命令屋子里的便衣特务退出去,临走出去时对芳子说道:“芳子小姐,你一个人留在屋里,一旦宋世要对你下手,你会非常危险。”

“你快给我出去,我芳子宁肯相信你会杀了我,也绝不相信宋先生会伤害到我,还不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