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0章自责

小说: 狂妃逆袭记梅开芍慕容烨 作者: 佚名 更新时间:2020-11-21 22:42:40 字数:3268 阅读进度:1090/1102

第1090章自责

梅开芍回了屋子便直接躺下了,今日奔波了一整天了,真的很是疲倦,如今只觉得躺下实在是太舒坦了。

还想着就这么躺着听听外面有没有什么动静,然而心里想的跟现实会完全不一样,她不知不觉间便睡了过去,对外面发生的事情完全不知情了

沼泽之地的深处,疾风已经召集了众人,今日就是他们定下的日子了,是时候该好好的教训梅开芍他们了。

蛟王对着众人道:“今日辛苦你们了,你们能在沼泽之地自由活动,如今真是让我羡慕,身上的禁锢之术实在是太霸道了,但只要我突破了禁锢之术,我肯定就能离开这里,到时候会好好的奖赏你们,我不会让你们的辛苦化为乌有。”

“蛟王严重了。”众人纷纷开了口。

运转武气,蛟王变幻出了铜镜,镜子里浮现出了梅开芍他们的情况,梅开芍跟许老伯正呼呼大睡,两人似乎累极了,睡的很沉,而樱儿也正心不在焉的巡逻,他们的状态都不怎么样。

蛟龙狂笑起来,他的笑声很是刺耳,他开口说道:“真是天助我也,他们太逊色了,真是不值一提,疾风,这次多亏了你,若不是你提前过去吓唬了他们,只怕他们现在也不会疲倦成这副模样,生怕咱们去偷袭所以特意守了几天夜,如今他们坚持不下去了,让人笑掉大牙。”

“他们天族看起来很是厉害,实际上不值一提,他们也知道疼痛,也知道疲倦,跟普通人相比就是武气高了一些,根本没什么大不了的。”

疾风开口说道:“今日我就将他们彻底解决掉,总之绝对不允许他们继续猖狂下去!”

“嗯,这次尽量多杀几个,倘若能把他们都杀干净那是最好不过的了,得给天族一个警告,不能让他们觉得咱们没了往日的威风。”

“是。”疾风应了声。

没过多久,疾风便带着人离开了沼泽深处。

有的人缺了半边脸,有的缺了胳膊,有的脸上露出了森森白骨,还有的脸上狰狞的很,有着无数刀疤,他们迈着步子走向了屋子,这次的目的就是撕碎屋里的那些人

樱儿浑然不知道危险马上就要降临,她巡视了一圈发现没什么异常,她伸了个懒腰,直接坐在了园子里,还是眯一会儿,实在是太疲倦了。

樱儿很快闭上了眼睛,这几日神经紧绷,难得可以坐下休息片刻,真是难得。

一柱香后,疾风带着众人来到了屋外,疾风变幻武气,将屋子周围的屏障击破了,这里的屏障可不似沼泽之地的大屏障那么牢固,这样的屏障不过是樱儿变幻出来的。

疾风挥了挥手,就见众人纷纷往前爬了起来,妖风阵阵,周围散发出了魔气,不过慕容寒冰赠予的除魔球比较厉害,很快就将周围的魔气吸收了干净,周围还是一如既往的明亮。

无数邪祟正爬墙,场面很是诡异,众人流出了口水,整日生活在腐烂的沼泽地里,压根没有机会吃人,终于可以品一下人味是什么滋味了。

几个邪祟终于爬了进来,只不过他们笨手笨脚的,眼下已然制造出了声响。

樱儿被声音给吵醒了,她很快睁开了眼睛,一睁眼就瞧见了周围长相丑陋的邪祟。

她又惊又怕,这会儿连忙喊了起来:“夫人,许老伯,赶紧醒醒,好多邪祟”

樱儿一边喊着,一边运转武气打杀起了那些邪祟,然而邪祟实在是太多了,没过多久樱儿便觉得身心俱疲,她的额头上沁出了汗水,她感觉快要撑不下去了,怎么回事,许老伯跟夫人怎么还没有出来?

“今日就将你彻底解决掉!”

疾风恶狠狠的说了起来,他运转武气变幻出了武气团,随即将黑色的武气团掷到了樱儿身上。

樱儿本就力不从心,哪里想到黑色的武气团会偷袭她,毫无疑问,这次她中了武气团!

腹部传来了剧痛,樱儿呕出了一口鲜血,她再也承受不住了,整个人的身子彻底倒在了地上

梅开芍跟许老伯从睡梦中惊醒,听到外面的动静后,他们立马跑了出去,待瞧见眼前的场景后,两个人的脸色很是难看。

梅开芍立马运转武气,她变幻出了浮梦剑,她立马进入了警戒的状态,她浴血杀敌,眼下只想解决这些入侵者。

许老伯也拼命对峙起来,只不过许老伯的武气比不上梅开芍,所以并没有梅开芍那么轻松。

梅开芍剑气逼人,就这么挥出去便解决了几个邪祟,她扯了扯唇,虽然眼前的这些邪祟特别多,但他们没有多少实力,解决他们只是时辰的问题,最多是费些力气。

疾风见梅开芍很是霸道,他运转武气来到了女人身旁:“瞧瞧把你厉害的,不如让我们来过过招!”

说罢,疾风变幻出了一把通体发黑的长剑,两人对峙起来,疾风的武气很是高明,梅开芍跟他对峙一点好处都捞不到,梅开芍眯了眯眼睛,眼前的这个男人确实厉害。

“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一直遮着,眼下明显是不敢以真正的面目示人,实在是太可笑了!”

梅开芍冷嗤一声,随即变幻出了武气球,她一边跟疾风对峙着,疾风也在对付她的招数,完全没有想到她竟然变幻出了武气球。

不过片刻,武气球就将疾风带的帽子给打了下来,疾风的真正面目落在了梅开芍的眼眸里。

眼前的男子有几分清秀,虽说不是那么出类拔萃,但看起来还算顺眼。

“你”

“怎么,生气了?”梅开芍扯出了一抹笑容:“要怪就怪你技不如人,若是你特别厉害,只怕能应对自如,至于这武气球你肯定也躲得过去!”

疾风怒不可竭,这女人竟然敢取笑自己,这女人真是活腻歪了,疾风换了招数,这会儿就想直接杀了眼前的女人。

梅开芍不停的跟男人对峙,见他的剑马上就要戳中自己,她猛地挑起了剑,就听见两把剑发出了‘锵锵’的声音,紧接着梅开芍甩掉了疾风的剑,成功的躲了过去。

同时梅开芍又变幻起了武气团,武气团威力极大,直接砸中了不远处的邪祟,几个邪祟立马倒在了地上。

许老伯虽是半仙,但他比较善于研究药草,手里有不少药,一边对峙着一边给那些邪祟下药,就听见邪祟惊恐的叫了起来,顺势倒下了很多。

蛟王虽然离不开沼泽之地,但他从铜镜中看的一清二楚,见场面一发不可收拾,他脸色难看极了,这会儿心里很是烦躁,自己人已经死了大半,继续对峙下去,用不了多久所有人都会死干净。

蛟王迫于无奈,只能传音于疾风:“疾风,胜败以分,继续对峙下去没什么意思,咱们的人只会死的更多,速回。”

疾风收到传音后,忍不住蹙了蹙眉头,他冷嗤一声:“算你走运,咱们改日再战撤退!”

后半句话明显是说给其他邪祟听的。

下一刻,黑色的魔气冲天,魔气直接将周围笼罩了,梅开芍蹙了蹙眉头,眼下什么都看不见,实在是可恶!

待除魔珠将所有魔气吸收干净后,就见周围什么都没有了,那些邪祟已经不见了,梅开芍低叱一声:“实在是太可恨了,真不知道这些邪祟把咱们这里当成了什么,眼下他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真是让人恼火!”

许老伯吐出了一口浊气,终于解决完了,方才太惊险了,虽说这次过来的邪祟没有多大的本事,可还是招架不住他们人多。

“樱儿呢,樱儿怎么不见了?”

这时梅开芍忽然想起了重要的事情,方才跟那些邪祟对峙时她就没有瞧见樱儿。

梅开芍下意识打量了起来,这时她在墙角瞧见了一具尸体,她猛地瞪大了眼眸,只觉得浑身划过了电流,那种感觉实在是不好受,她慢慢走了过去,心里百转千回,她希望眼前的尸身不是樱儿的。

“啊,樱儿,樱儿”

下一刻,梅开芍便惊恐的喊了起来,她的眼泪顿时冒了出来,心痛的感觉肆意蔓延,她难受极了,整颗心抽痛不已,那种滋味真的不好受。

这时许老伯也走了过来,他也没办法接受这件事,有些混浊的眼眸里划过了一丝痛心:“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真是乱套了樱儿,樱儿你怎么死了,你让我这把老骨头可怎么办?”

梅开芍抽抽搭搭的哭了起来,脑海里浮现出了樱儿的面孔,女子很是乐观,脸上经常挂着笑容,可是现在她却变成了这样,真的很痛心。

“都怪我,我就不应该让樱儿一个人待在这里,是我不对,我不应该让她自己守夜的,若是我跟她换换就好,若是我今日守夜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梅开芍自责极了,这会儿反复的说了起来。

许老伯摇了摇头:“小梅,这件事怎么能怪你呢?我们也想不到邪祟会忽然入侵,前几日那个黑影过来挑衅,咱们戒备森严,哪里想到他们迟迟没有过来对峙,以为是骗人的,自然就放松了警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