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小说: 君醉尘香 作者: 瑞者 更新时间:2015-05-22 04:36:27 字数:2741 阅读进度:29/50

其实,李慕星打发了客栈的伙计去了之后,本已打算就此离开,可是一想岚秋明显就是不行了的样子,又担心尚香会不知如何处理后事,便在客栈大堂里坐了下来,点了一杯茶慢慢喝着。一边喝一边想这些日子发生的事,先还在思忖着自己为什么对着尚香总是不由自主地心软,待把岚秋救了回来,他便想明白了,只是可怜吧,这世道,谁都不容易,尤其是这些欢场中人,强颜卖笑难道还是自己愿意的不成。

李慕星自以为想明白了他对尚香的心情,便把心思转到本号的那批货物上,却忘了,若他对尚香仅止是可怜,那些莫名的怒气又是打哪里来的?

那批货物受了潮,布面上或多或少开始出现黄褐色的斑点,虽说这些日子来他领着一班伙计又是烘又是晒,可到底不能把已经出现斑点的地方恢复了。如今只能做为下脚料来出售,那价钱自然是贱得不能再贱,只怕连本钱的一成也收不回来。

钱财上的损失还是次要的,麻烦的是这批货已有商家定下,原本就定在淋了雨的第四天交货,李慕星赶到本号的第一件事就是亲自上门说明情况,对方看在他一向信誉良好的份上,同意延迟半个月提货,李慕星当即写了信给钱季礼,嘱他速速联系货源。钱季礼确实能干,不到两天就联系到了货源,只是卖家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得宝来商号出的这档子事,故意哄抬了价格,让李慕星又损失了一笔。

出了这一场事,宝来商号的流动资金便有些紧张了,让李慕星扩大商号规模的的计划搁了浅,一想到这里,李慕星便不免长叹,好事多磨。

就在他长吁短叹的时候,尚红到了。看到李慕星坐在大堂里,尚红的脸上露出意外的神情,却也没有开口说什么,只是眼睛不着痕迹地四下打量着。

李慕星站了起来,迎过去。尚红今天没有穿红衣,而是像尚香以前穿的的旧色彩衣,他相貌本就不算出众,衬着这件彩衣,只令人感觉怪异,与那身衬出他一身风骨的红衣比起来,便让人不得不惊叹衣裳对人的装饰作用。再一对比尚香的艳色新装所透露出浓重的讨好意味,李慕星就有些恨其不争,若是尚香能有尚红一半的性情,想必他对尚香的感觉会好很多吧。

废话也不用多说,更何况李慕星每每接触到尚红那双仿佛跳动着火焰的眼睛,总是无言以对,他亲眼见着这个男子在南馆里的不屈与挣扎,便觉怜惜,这时候也只能大概说了一下客栈里有伤者,让他来只是看诊。

尚红心不在焉的,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清楚李慕星说了什么,只是一边跟着李慕星往里走,一边观察着四周。

所谓的里屋外屋,其实也只隔着一层薄薄的木板,他们一踏进屋里,便听到从里屋传出来的声音。

“……原来……你说的都是对的……卖给一个人和卖给一群人没有区别……有时候我会仔细想一想你调教那些孩子时说的话,那些话很难听,可是……却是让他们能在南馆里活下去的箴言……原来你一直没有变,只是换了个形式……”

岚秋虽然说已是回光返照,开始的声音并不高,可是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已经很激动,音量也拔高了许多,以致李慕星和尚红虽在外屋,却也能听得清楚。没头没脑的一段话,李慕星听不明白,尚红却只注意到这个声音里透出来的力竭,音量虽高,可中气全无,分明是将死之象,医者本能让他加快了脚步,李慕星看他走得急,也跟着加快脚步,也不过十几步的距离,便又听到岚秋大声的话来,说到后面已是纵声大笑。

“……那个畜牲,他以为打断我的骨头,划了我的脸,撬了我的指甲,挖了我的眼珠,我就会把藏钱的地方说出来,做梦……哈哈哈……哈哈哈……”

这一句话听得李慕星头上直冒冷汗,怎么也没想到岚秋竟是这样伤着的,那笑声让他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赶紧拉开了里屋的门,便见着尚香正拌在门槛上向后倒,他连忙伸手抱住,尚红便在这功夫从他们身边穿过,直直地走到床前,岚秋的惨样只让他眼神一滞,便面不改色地扣住他的手腕,把起脉来。

尚香从李慕星怀中勉强站住了脚,颤着声道:“怎么样,尚红,岚秋……他还能救吗?”其实即便是不懂医术的他也能从岚秋越来越低弱的笑声中听出不对来,这么问也只是抱着最后一点点希望而已。

尚红收回了手,看了看岚秋,眼里竟有一丝钦佩,转头对尚香道:“他能活到现在已是奇迹了。”一句话宣判了岚秋的命运。

李慕星清晰地感觉到尚香抓着他的手猛地收紧了,勒得他生疼。

岚秋此时笑声已竭,张着嘴又开始喘了起来,那仅剩的一只眼睛望着尚红,低声道:“你、你叫……尚红?”

尚红没支声,只是注意到岚秋的瞳孔渐渐地扩大了。

“答应……我……照顾……照顾尚香……求……求你……照顾他……”没有看到尚红点头,他喘得更急了,“别……别怪……他……他打你……骂你……其、其实只是……想让你能活……活下去……”

活下去吗?尚红若有所思地扭头看了尚香一眼,却发现尚香此刻根本就没有看这里,而是望着窗外发着怔,那双美丽的丹凤眼被泪水洗过之后,一片空洞,看不出半点情绪,便连以往所见的那些掩饰性的笑意也没有了,不再盈光流转,不再勾魂夺魄,一双失去光彩的眼睛,凄然哀绝。

“活……下去……希望……尚……香……尚……香……尚……”

喘息的声音嘎然而止,岚秋的一口气终于用尽,只是没得着尚红的答应,那一只眼睛始终睁着,死死地瞪着尚红,不肯瞑目。

尚红被瞪得心里一阵发虚,正要伸手合上那只眼,尚香的声音却传了过来。

“别碰他”

尚红一惊缩手,转头望去,却见尚香缓缓走了过来,那双眼……那双眼已恢复如常,不见凄然,不见哀绝,只余一片的冷漠。

“第十七个……十五年来,他是第十七个死在我面前的小倌……”

尚香的手为岚秋合上那只不肯瞑目的眼。第一次看到小倌死在他面前,他哭得三天没有吃下饭,第二次,他背着人把眼睛哭肿了,第三次,他只掉了几滴泪,第四次……第五次……直到他再也掉不出泪……傻岚秋,可知道,令他改变的不是因为被骗走的那些钱,不是因为那书生的欺骗,他只是……因为被郑猴头发现了他私下藏钱,而不得不用这种方法自保……

他不恨那书生,没有那书生,他怎么知道,不好色的人,未必不贪财,信义于人来说,往往比品行难得,世无完人,完人必假……失去的钱财,不过是买个教训,让他从此更加小心翼翼,才能在南馆里平安多待了这么多年。

岚秋太傻,太傻……傻得让他又一次有了想哭上三天三夜的冲动。可是他不能哭,不能在李慕星面前哭,不能在尚红面前哭,他的心,绝不再坦露在任何人面前。

对尚香的话,尚红只是抬了抬眼皮,见惯了生老病死,死一个人于他来说正常得很。可是李慕星却动容了。

他是商人,是普通人,平常所见都是家中死人亲人伤痛欲绝哭声震天的情形,从来没见过有人会一脸冷漠地说着“这是第十七个死在我面前的小倌”,南馆里头究竟有多么的残酷,又是怎样的无奈与伤痛,才能造成现在的冷漠。

只为这一句话,他开始从新审视尚香。明明就已经脆弱得一碰就倒的样子,为什么还要强作冷漠?

尚香,你究竟是坚强,还是真的漠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