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傲霜失踪

小说: 绝色狂魔 作者: 血樱缭乱 更新时间:2022-08-06 字数:3609 阅读进度:127/176

“怎么?你不舍得?”血傲霜抬眸看着他。

“不不不不不不,不是不舍得给你,而是这玩意,我当初大费周章的把它从西域抢回来,这么多年了,也没见它放过一个屁,都当成装饰物随便放着了!要不……你换个?这东西对你也没多大好处吧,我看还是这个极限治疗术更加适合你!”暮雪连连摆手,解释道。

“不了,我就要这座苍穹宝塔。”血傲霜本能的想把它收到空间戒指里,却想起自己的修为尽废,完全没有办法,只好先拿在手上:“另外,陌悠颜的,我帮她拿。”血傲霜站起身,随手拿起那本极限治疗术功法、一株百万年雪莲和一件盔甲:“就这些了。”

虽然不太清楚陌悠颜的职业是什么,但是看样子应该是偏重于借助契约兽来战斗的,那株百万年雪莲可以帮助她提升精神力,对于战斗有很大提升;而盔甲可以保护她在没有契约兽贴身保护时支撑一会;那本极限治疗系功法,虽然暂时起不到什么用,但是这种罕见的功法不拿的话怎么也对不起自己的心啊不是……“那我先走喽。离应该已经醒了有一会儿了,我可不想让他们担心。好啦,有空会来看你的呦,怪大叔!”血傲霜朝他抛了个飞吻,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闪身消失不见。

片刻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个死丫头!怎么拿了那本功法啊!快给老子回来!”

“呼!”血傲霜擦了把汗,看着旁边因为被吓的心律不齐所以掉下来的小鸟,嘴角一抽:“大叔乃介是要吓死银的节奏呀……”

她抬眸看向面前的陌悠颜和幽玦,将手上拿着的几件东西交给他们:“喏,我都看过了,虽然东西都很好,但是这几件更适合你。尤其是这本功法,甚至可以起死回生。不过虽然可以起死回生,但是会损失五十年寿命,要慎重。”

“对了,这株万年雪莲有合适的炼药师的话可以交给我,我帮你炼制。”

“这个盔甲的防御力很高,关键时刻可以救你一命,记得收好喽。”

陌悠颜伸手接过东西:“炼药师我认识,就不麻烦你了。谢谢喽。”

“好啦,东西也给完了,我们就各奔东西吧!”血傲霜露出一抹笑容:“希望我们还能再见呦!”她们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亲密无间,但是只有她们自己知道,她们对于彼此都不信任。就像在战斗时,他们会将自己的后背交给自己的伙伴,而对于像她这样界限不明的人,却绝对做不到放心的将致命的后背交予对方,最多也只能是短暂的合作,“后会有期!”幽绿的瞳孔微微流转,血傲霜冲他们露出一抹微笑,施展开招魂缥缈步法远去。

“幽幽,你觉得,她怎么样?”陌悠颜望着她远去的背影,红唇轻启,眼中幽深无比。

“不简单,但她,不会是敌人。”幽玦仰起头,接住一片掉落的树叶:“但,她也不会成为朋友。”

“……”陌悠颜垂下头,冰蓝的发丝挡住了她的眼帘,就像是雾里看花一般,看得见她看似美好的笑容,却永远也看不透她的内心。

巫骨山脉外围——

“什么?!离,你确定血傲霜在夜晚独自进了巫骨山脉内围?!”雷鸣激动地晃着他的肩膀:“皮咖秋没有发现吗?”

轩辕离微微烦躁的皱起眉:“我非常确定。不但如此,她还打晕了我,直到现在才来得及来找你们。”

“这不可能啊!皮咖秋大叔可是圣阶!”雷鸣烦躁不安的在原地度着步子,“傲霜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不,有可能。而且可能性非常大!”夜北月忽然出声:“血儿能够隐匿自己的气息一个时辰而不被任何人发现,皮咖秋大叔没有发现也是有可能的。现在,我们暂时不需要担心她会不会被魔兽浪潮吞没,而是应该做好……”她的眼神中闪烁着诡异的光彩:“接应她的准备。”

“什么?我们不去找傲霜了吗?”轩辕离很不解。

“我们过去也只能是帮倒忙而已,血儿独自一人反而会更轻松。”夜北月自嘲的笑了笑,她也只能是她的负担啊……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握拳:“好!”

“我最了解傲霜,我去做好相关事宜,你们一定要瞒住爷爷他们,明白了吗?”

“明白!”

……

巫骨山脉内围——

“对了,碧……女皇大人,什么时候帮我修复经脉?血蝉衣我已经拿到了呦。”血傲霜低头看向手上的手镯。

手镯动了动,发出一道清脆的女声:“你找个安全的地方,我们现在就开始。”

“好!”血傲霜抬起头,抬步欲走,却忽然抬眸,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头顶上的树冠,凌冽的目光登时让藏在树上的人惊出一声冷汗,待反应过来,身体早已不听使唤的僵硬住,继而便开始一寸一寸的腐化:“啊——!”

对于那人的那撕心裂肺的惨叫,血傲霜恍若未闻,再次看了那人一眼,唇畔的笑容讥诮无比:“不要在一个杀手面前炫耀你可笑的隐藏技巧,因为你这是在找死。”说完,便不再管身后的那人的惨绝人繆的嘶吼:“永别喽。”

身后,物体从高处坠落的声音格外突兀。

碧曈啧啧感叹道:“真想不到,你居然问也不问就杀了他……”

“问?有用么?”血傲霜淡淡一笑,碧绿的眸中平淡无波:“在我眼中,永远只有五种人——敌人,爱人、友人,亲人,路人。”所不同的是,第一种人杀无赦,最后一种人则是无视个彻底。

“啧啧,像你这样杀戮果断的人,在现在还真是少见啊……”碧曈再次感叹了几句,便没有了声息。

血傲霜也不再讲话,静静地走在路上。魔兽的低吼若隐若现的传来,草丛簌簌作响。血傲霜暗暗握紧了手中的匕首——自己筋脉尽断,精神力也丧失,结果导致修为尽废,小魇他们也被迫进入休眠状态,她能靠的,只有自己。

“吼!”一条庞大的蟒蛇忽然从草丛之中窜出,血傲霜瞳孔猛的收缩,身体本能的避开蟒蛇绞索一般缠绕过来的尾巴,即使如此,她的脸颊也依旧被它的尾巴所扫伤,留下一道淡淡的血痕。面前的蟒蛇猩红的双眼中流露出贪婪的光彩,嘴角腥臭的的涎水一滴一滴的低落,约莫十米长的身躯蜿蜒于灌木之中,眼中的讥诮与贪婪毫不掩饰的让血傲霜看到。血傲霜嘴角一勾:“一条畜生,还敢嘲笑我?”手一挥,匕首血影被放入腰带上系着的刀鞘,被闪烁着森森寒光的银针取而代之,针尖若隐若现一抹紫到发黑的色彩:“我倒要看看,是你的牙厉害,还是我的针厉害!”

脚下施展起招魂缥缈步法,她踏着诡异缥缈的步法,灵敏的躲避开蟒蛇一次又一次的嗜咬以及它如同绞索一般抛来的尾巴,飞速靠近蟒蛇,手上的银针狠狠的扎入蟒蛇的七寸,然而与此同时蟒蛇横扫过来的尾巴也避无可避的扫了过来,血傲霜眸中一凝,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便被蟒蛇的尾巴扫了出去!

“噗!”一口殷红的鲜血从她口中涌出,她艰难地站起身,嘴角的笑意肆意而潇洒:“力道很足啊,小爬虫!再来!”虽是这么说着,她的眼中却是满满的警惕。蟒蛇虽是无毒蛇,但它强力的嗜咬,以及绞索般的尾巴,却是比毒还要致命的东西!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她再次飞射了出去!

似乎,她又回到了地球上,回到了那个充满血腥的杀戮的小岛。那时的她,幼小、脆弱,眼神中却始终带着一股倔强,面对着比她强大无数倍的饥肠辘辘的野兽,只是一次又一次挥动已经失去知觉的双手,用武器去撕裂敌人的胸膛。没有武器,那就用双手;双手失去知觉,再也无力挥动,没关系,她还有嘴巴可以撕咬,还有双腿可以攻击,无论如何,她也绝不认输!绝对……绝对不要!

“丫头,要不要本皇帮忙?本皇是蛇中之王,一条小小的蟒蛇,还不在话下。”碧曈看着她一次又一次的被蟒蛇横扫出去,却又一次又一次艰难地站起,心中浮现一抹震撼,似乎有些明白她所说的话了——

“在我完成心愿之前,阎王爷也不敢收走我的命!”

原来,她并不是口头说说而已。这个少女,真的在拼命!有的人虽然强大,但他为什么总会被打败?是因为他没有视死如归的觉悟。而面前的这个浴血搏杀的少女,却是将视死如归的信念发挥到了极致——既然死亡便是我的归宿,那么,就算是死,我也要让你脱一层皮!

血傲霜再次猛咳出一口鲜血,嘴角的笑意却不曾改变:“咳……咳咳……不用……!这是……属于我的战斗!”

“呦,小女娃还挺有干劲啊!”陌生男子的声音忽然回荡在天空,与此同时原本还在疯狂的攻击者的蟒蛇却是忽然老实了下来,恭恭敬敬的俯下身,身体不断的颤抖着,似乎是在畏惧着什么。

碧曈重新变转为人形,墨绿的竖瞳微微收缩——这声音……好熟悉!难道是他?!

“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我们可爱的碧碧啊~”男子轻佻的声音在空中继续回荡:“这么久不见,碧碧越长越漂亮了呢~”

“够了!柒默,你究竟想怎么样?”碧曈一反常态的没有大发雷霆,单手护住浑身浴血的血傲霜,一手握住青伞:“她可是我的人!”

“哦?是小碧碧的人呀!~”男子的声音略带惊讶,但很快便变得邪魅起来:“那就借给我玩几天喽~”天空中忽然刮来一阵飓风,碧曈心中暗叫不好,奈何却是无论如何也动不了分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血傲霜被飓风送远。四周渐渐平静下来,碧曈的耳边还回荡着柒默的话语:“小碧碧要是想要救她,那就拿碧麟心火和我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