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杀狗吓村霸

小说: 绝品村医向往 作者: 卫子航苏醒 更新时间:2021-11-21 字数:2186 阅读进度:22/1141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潘红霞不情不愿地被宋玉明拉进了里屋,横眉冷对了片刻,宋玉明笑眯眯地道:“男人都是贱骨头的。”

潘红霞冷冷地道:“是,我爸也是贱骨头。”

“没错,你爸也是男人,我跟你讲噢,只要是男人,就没有不喜欢骚的!”

“是,你也不看看你有多骚,让我爸都把你领家里来了,我妈也是个没用的废物。”潘红霞怨毒地道。

宋玉明也不恼火,笑眯眯地道:“你爸不知道,但是我可知道你不少事。”

“切,跟你这个小姐可比不了。”潘红霞一脸不屑地道。

“你还真别瞧不起我,至少我赚到了钱,至少我还钓到了你爸呢,现在又有了儿子傍身,你呢?败了名声结果还什么都没有捞到。”

潘红霞傲然一笑道:“你也不出去打听打听,就那几头烂蒜,只要我勾勾手指头,我让他舔左脚,他都不敢亲我右脚。”

宋玉明摇头道:“说白了,人家就是图你身子才顺着你的,真遇着事了,你看谁还靠前来,不信你打个电话试试,在谁那能借来超过一万块。”

潘红霞被激起了性子,抄起电话就打了出去叫道:“亮子,马上借我一万块,打到我银行卡里来,我有用。”

那头的亮子犹豫了一下道:“啊哟,你早说啊,昨天还有呢,昨晚上打牌全输了,我家那房子不给你住了吗?”

“呸,咱们镇上一个破房子,就住几天值几个钱,你没钱给我借去。”

“我也不好张口啊,我这还有事,先撂了。”亮子说着直接挂断了电话。

潘红霞啊哈了一声,又打了电话,“六子,借我一万块。”

“喂?谁啊?破电话又特么坏了,现在穷得连买电话的钱都没有了。”对面自自语地挂掉了电话。

宋明玉道:“看到了,咱们女人就应该现实一点,舍了身子是小,关键是得能赚回钱来。”

潘红霞不由得想到了卫子航,连门都没进去,就在他那划拉到十多万了。

“不行,我找他去。”潘红霞起身就要去卫子航。

宋明玉一把拉住她道:“你这样可不行,男人得抻一抻他,赶到他有火的时候再去,不见钱,一根毛都不让他碰。”

“小姨你说得有道理,卫子航还是挺能赚钱的!”潘红霞美滋滋地道。

“傻呀,怎么可能吊死在一个男人身上,多做对比嘛,这叫广撒网,择优取之。

还有,你这么直来直去的可不行,男人总要给他来点新鲜的,小姨教你几招,保证是他那种小年轻想都没想过的。”

潘红霞努力认真地跟着学的时候,潘大雷一推门进来了,看到这一幕人都傻了,然后把潘红霞给推了出去,屋子里响起了叽叽咯咯的笑声。

没一会,宋玉明一声轻哼百转千回,听得潘红霞这个少女后背直发毛。

小姨厉害呀!

卫子航总是惦记着潘红霞会去找苏醒麻烦这件事。

之前他压根就没有想过,青春靓丽的潘红霞居然会这么泼。

人家苏醒可是有知识有文化又有事业的女强人,真要是被这泼妇打骂上门去,说不定有多难堪。

关键是,这事跟自己也关系。

在家里越想越不放心,索性骑着摩托直奔镇里,自己得找她解释一下。

结果到宾馆没找到人,打听了一下也知道潘红霞来过,没有伤着苏醒,这才让他放心。

等他转了一大圈再回去的时候,发现一辆镇里的电三轮停在自家门口,一双修长洁白的双腿正从车上探下来,看到卫子航的时候,伸手向他招了招。

“快过来拿东西。”

上前才发现,苏醒居然带了不少餐盒,还有一箱白酒,纸箱上只印着一个红色的五角星,除此之外,什么标识都没有。

“真正的军中特供,你也尝尝。”

苏醒招呼着卫子航把东西搬了进去,“哟,这房子挺气派啊!”

等进了门,看着墙面被砸坏的地方又笑道:“怎么?被你小女朋友砸的?”

卫子航一脸尴尬,把餐盒摆好,又把白天留的鱼拿了出来,这鱼刚拿出来,瘸着一条腿的猞猁崽子就钻了出来,围着他嗷嗷直叫唤,扔给它一条才算老实。

“你养猫了?”苏醒笑问道。

“哪是猫啊,一只猞猁崽子。”卫子航一边做着酱焖河鱼,一边把遇到野猪猞猁的事跟她详细地说了一下。

苏醒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猪肚呢?那可是好药材啊,我正好有用。”

“已经卖掉了呀,你想要的话,回头我再给你弄,母猪的比较好。”卫子航赶紧道。

今天的苏醒,处处透着开心与娇媚,好像一切又回到了从前似的。

苏醒开心地笑着,拎了一条鱼去逗猞猁崽子,小猞猁也不怕生,颠着一条瘸腿扑腾着。

苏醒把它拎了起来往后头看了看,见是个公的,还给它起了个名字叫铁男,虎头虎脑的小家伙,现在恢复活力之后,还真有点威猛的架式。

卫子航把酱焖河鱼端上桌,这才问道:“怎么想起到我这来了?还又拿酒又拿菜的。”

苏醒把铁男往旁边一放,拆了酒箱子,拿出一个没有任何标志的白瓷瓶来,倒了两杯醇厚的酒,端着杯先抿了一口,嘶哈一声后才笑道:“庆祝一下你重获自由啊。”

“我妹妹也说这是大喜事,我自己也反思了一下,是我太年轻啊!”

“哈哈哈,年轻火力旺,没见过女人呗。”苏醒欢乐地笑道,端着杯子跟卫子航碰了一下,“这一杯,祝你往后大展宏图。”

“必须的。”卫子航也笑了起来,一杯酒干下去,畅快无比。

两人一边吃一边喝,铁男不时地挤到他们的怀里来讨肉吃,最后索性蹲在桌子上,嚼骨吃肉,嗓子里发出呼噜呼噜的低呼声。

苏醒转着酒杯,肩膀轻轻地碰了卫子航一下,挑着眉毛一脸八卦地道:“喂,你俩有没有那啥?小姑娘虽说脾气泼了点又不正经,但是年轻呀,我看她那皮肤相当不错啊。”

“哪有,顶多就是亲亲摸摸抱抱,真的没发生你说的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