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我是兽医之王

小说: 绝品村医向往 作者: 卫子航苏醒 更新时间:2021-11-21 字数:2184 阅读进度:15/1141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卫子航暗叫一声不好,把药材一扔转身就跑,找了一颗大腿粗的大榆树就爬了上去。

要是碰到一只带崽子的母野猪,卫子航都敢抡刀开片,留下一两只小猪尝尝鲜,毕竟母猪要顾忌大多数,逃跑才野牲口保命的第一要务。

但是这种独行的大公猪就不一样了,山里向来有一猪二熊三老虎的说法。

别看老虎那么猛,其实只能排第三而已,熊是占有强大的体重优势,而这排名第一的猪,指的就是独行公猪。

管你有没有敌意,只要挡着路,立马就撞过去,呲出唇外半尺长的獠牙,悍不畏死的冲撞,还有蹭了一身的松树油子甲胄就是它最强大的武器。

那只母猞猁来不及叼崽子,那只大公猪就发动了猪突冲锋。

小小的猞猁幼崽还没有一只普通的家猫大,在大公猪的蹄子下连蹬带踢发出一声声惨叫。

这下可热闹了,这只猞猁的体重大概只有五十多斤的样子,但是那头大公猪膘肥体壮,几乎快要破五百了,十倍的体重差距。

母猞猁为了护崽,把命都拼上了,灵活地纵跃着,爪挠牙啃,在大公猪的身上留下一道道的挠痕,却连猪皮外面那层护甲都没抓破,直到爪子一勾,浆液爆裂,一只眼睛被挠瞎了。

换成一般的野牲口,一旦吃亏肯定先逃命了,但是这只大公猪被激怒了,翻滚着浓浓的烟尘,死命地扑杀着这只母猞猁。

当这只母猞猁一爪子将大公猪的另一只眼睛也挠瞎之后,它的胸肋处也挨了一下子。

这就是体重差距大力量差距大最大的劣势,无论你多么灵活,你打我半天我就受点小伤,但是让我碰你一下子,非死既伤。

现在母猞猁就是这样,此前靠着灵活和尖牙利爪占尽了便宜,毛都没掉一根,现在被大公猪挑这一下子,顿时胸肋开裂,内脏都从伤口处流了出来,挣扎了两下就没气了。

那只大公猪瞎了两只眼睛,愤怒地咆哮着四处冲撞,直接撞到了卫子航爬上的这颗榆树,顿时碎木迸飞不停地摇晃着,卫子航也从树上摔了下来。

大公猪听到动静,奔着卫子航的方向就冲了过来。

卫子航看着被踩翻的药材筐还有甩落出来的开山刀,不由得狞笑一声,一只瞎了眼的野猪,有什么好怕的,老子的损失你就拿命来赔吧。

卫子航一个前扑抄起开山刀,看着如山一般冲来的大野猪,澎湃的劲力从腰而起散布全身,有星光壮体之后,他早就不可同日而语,否则的话,也不会一个人追打满俊平他们十几号人。

卫子航一个纵跳闪开大野猪的冲撞,两尺多长的开山刀奔着它的脖子就剁了下去。

开山刀是用工业锯条打磨出来的,锋利无比。

这一刀剁下去,破皮、切肉、剁骨,鲜血迸飞,当大野猪一个急刹扭身的时候,脑袋居然向侧方甩去贴到了肋巴扇上。

卫子航这一刀,把它大半个脖子都切断了,这一甩,将颈骨彻底折断只剩一层厚皮连着。

大野猪倒地气绝,卫子航上前开膛破肚扒皮,别说野猪皮了,就算是一般养殖用来繁殖的老母猪皮都又臊又硬没法吃。

肋排、两大两小四个肘子,能要的也就这些了,也有一百多斤。

其实野猪肉特别是这种大野猪真的不好吃,老母猪肉都有臊气,何况是这种山林中的野牲口?

但是城里人就好这一口,都想吃个新鲜。

其实最值钱的还是野猪肚,这玩意在野外什么都吃,就算不小心吃到有毒的东西也不当一回事,就靠这副猪肚来化解毒性,所以焙干的野猪肚,是治老胃病的绝配。

连肉带肚算计一下,能卖个四五千块,比挖药材来钱快。

但是,这山里头,连麻雀都特么是保护动物,捕杀超过二十只一样要被拘留罚款,何况是野猪。

恰逢其会,偷摸的搞只野猪还是没问题的。

这东西繁殖快,再加上被保护,数量直线上升,年年下山祸害庄稼,偷摸打死的不知多少,民不举官也懒得究。

要是大张旗鼓地盗猎,那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卫子航用树枝子做了个爬犁,把猪肉装好,再看看这片被祸害得不成样子的五味子,心中叹了口气,自己想在野外环境下,用木牌星光催生的主意算是落空了,恶客太多,自己也不能天天在老林子里守着。

拖着爬犁刚要走,一声奶里奶气的叫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那只猞猁崽子一条前腿断了,好像还有内伤,躺在草丛里,鼻子都冒着粉红色的血液。

看着这只猞猁崽子无助的样子,卫子航不由得心生怜悯,当初自己父母离去后,他跟妹妹像极了这只失去母亲的小崽子!

卫子航把猞猁崽子抱到爬犁上道:“你跟我回去,明天木牌的星光下来,我给你熬点药试试看,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你的运气了。”

卫子航回了家,把小猞猁安顿好,然后驮着野猪肉进了镇里,本想先把猪肚给苏醒送去,但是一想到之前她那副清冷保持距离的模样,还是叹了口气,强行止步。

猪肉卖给了饭店,一百多斤的肉卖了四千五百块,猪肚卖给了药材收购站的老黄,足足一千块,一趟就五千多的收入,卫子航已经很满意了。

把钱收好之后,他本想给潘红霞打电话问问在哪,两人处对象就算闹矛盾也不能老死不相往来吧。

刚刚把破电话摸出来,就见水凌抱着孩子匆匆而来,看到卫子航的时候赶紧迎了上来道:“小卫,我们错过了上一趟客车,包车又太贵了,你能不能用摩托送我们娘俩到县城坐火车?”

看着少妇抱着孩子一脸汗水的模样,卫子航的心中一疼,赶紧招呼她们上来,骑着摩托带着他们直奔五十公里外的县城。

路上两人也没多说话,卫子航把摩托车骑得又快又稳,少妇背着孩子也顾不得身体上的接触,紧紧地抱着他的腰。

少妇温润身体紧紧地贴着后背,一股淡淡的香味混着淡淡的汗水味,顺着两人接触的胸背处传来。